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项庄舞剑
    乾清宫偏殿内,随着太监的传唱,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在杜甫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便是御案后的弘治都起身走到前面,以示尊崇。

    “老臣徐溥,叩见陛下。”老人进来后,眯着眼微微一扫,便推开扶着自己的杜甫,颤巍巍的便要下拜。

    弘治赶紧拦住,上前拉着老人的手扶住,温言道:“徐师傅,国家有事,不得不劳动您老,还望莫怪。”

    徐溥微微一笑:“陛下言重了,为国效力,理所当然耳。只是老臣老迈昏聩,或有不到,陛下莫要怪罪才好。”

    弘治自是摆手。旁边刘健、李东阳等人此时这才齐齐上前拜见,徐溥笑呵呵的冲着众人拱拱手,连道:“好好好,都好。”完全是一副老人家的作态。

    旁边杜甫早搬来锦凳软垫,弘治亲自扶着坐了,这才又道:“徐师傅近来可安好?眼疾可缓些了吗?”

    徐溥拱手道:“劳陛下挂念,臣能吃能睡,俱都安好。就是这眼睛啊,它既不让臣瞧看清楚,臣便由他去,也不瞧他,看谁耐得。”

    他这话说的豁达有趣,弘治听了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众人脸上也都是笑意,看向这老者的眼神中则带着几分尊敬。

    徐溥待众人笑完,这才拱拱手道:“不知陛下此次宣召老臣,所为何事?”

    弘治面上笑容一敛,叹口气,转向刘健:“刘公和徐师傅说说。”

    刘健恭声应是,便将达延汗和亦不刺的事儿说了,又把众人方才的争论也说了。

    徐溥微阖双眼,一手捻着胡须,一边侧耳听着。其他人都屏气凝息不敢出声,弘治则脸露期盼的看着。

    沉吟片刻,徐溥忽的问道:“此事,希贤和宾之有何高见?”

    刘健和李东阳对视一眼,李东阳这才拱拱手,迟疑了下方道:“学生的意思嘛,这仗,不能打。”

    旁边谢迁大急,气道:“宾之,你……”

    李东阳神波澜不惊,冲谢迁摆摆手,微微一笑道:“于乔,且稍安勿躁。”

    谢迁一窒,只得闷闷的坐下。

    李东阳这才转向弘治,沉声道:“陛下,如今我国库空虚、甲备待修,倘若仓促应战,便能胜之亦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智者不为也。臣有一计,或可解此尴尬。”

    弘治精神一振:“哦,是何计策,卿速速讲来。”

    李东阳欠欠身,道了声是,这才不慌不忙的道:“陛下,如今北方草原,小王子一家独大,隐然有席卷大漠之势。若真让其统一了北方草原,必然倾力南下,我大明边关再无安宁之日了。如今幸得有亦思马因、亦不刺等部牵制,才让其图谋稍缓。而一个纷乱混战的北方,才最符合我大明的利益,故而,这亦不刺部,不能灭。”

    众人都是微微颔首,表示赞同。谢迁更是大喜,拍掌道:“正是如此!”

    弘治却微微皱眉:“如此,岂不还是要打?”

    李东阳智珠在握的一笑:“却也不必大动干戈,陛下可使人去与那两家谈判,哪边出的条件高,咱们便答应哪边。另外,使人往大宁卫,赐下些许财物,使朵颜卫提兵往西佯动,引而不发。再让人散播传言,就说哈刺、忽马乞等部,听闻亦不刺恶了达延汗,唯恐达延汗迁怒,欲要举族东迁,依附三卫。如此一来,巴图蒙克后方不稳,岂敢再和我大明叫嚣?只要令其撤回王庭,又或分兵东巡,则亦不刺压力之围,解矣。”

    这番话说罢,众人顿时不由纷纷喝彩。人道李公谋、刘公断、谢公尤侃侃,此番看来,这李东阳真不愧一个“谋”字。

    刘健频频点头,起身拱手道:“陛下,宾之之谋大善!臣附议。”

    几个主和的尚书听闻不用打仗了,也都纷纷站出来赞同。便是主战的谢迁等人,也觉得如能不动刀兵就逼退鞑虏,也是可以接受的,便也不再反对。

    唯有英国公张懋和定国公两人对视一眼,微微露出些遗憾。毕竟,没有征战,武人们的功勋从哪里来?只是眼前却不好与所有人放对,只能咂咂嘴,闷声大发财了。

    弘治脸上忧虑尽去,望着李东阳赞赏道:“李卿大才,甚善。如此,内阁与各部再议一议,确定下出使的人选。其他几处倒罢了,但那小王子处,却勿要堕了我大明的国威。”

    众人齐齐起身,凛然而尊。

    弘治又转头望向徐溥:“徐师傅可有补充?”

    徐溥摇摇头:“如此甚好。”

    想了想,忽然又道:“老臣方才来此时,见宫外跪着一人,不停说着有要事禀奏,陛下可知否?”

    老头儿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就是一静,各自低着头装死。

    弘治面一僵,对这老头儿却又不好训斥。强挤出几丝笑容道:“此人乱我望日大礼,是故罚之。”

    徐溥皱皱眉,又道:“那陛下可知其说的要事又是何事?其人不惜扰乱大礼进言,必然有因。如今既有边事在前,一切都应小心应对,陛下岂可因一时之怒,而蔽塞言路?何不令其陈述之后,再酌情治罪呢。”

    弘治面上微微发青,有心告诉这老头儿,那厮就是个被人挑唆着蹦出来搞事儿的,与眼前边患无关,但这种臆测之言,委实不好实说。

    半响,只得暂且忍了,吩咐让人宣那田成安来见。

    片刻后,脸苍白的田成安亦步亦趋的上了殿。此时早已天将近午,这六月的天,骄阳似火,田成安跪在空旷的广场上,差点没给晒成人干儿。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湿了又干的汗渍。上到殿上,颤抖着跪下,口乎万岁。

    弘治厌恶的瞥了他一眼,冷声道:“田成安,今有徐阁老为你求情,朕便暂且记下你扰乱大礼之罪。说,你所言的要事究竟为何?倘若说不出个道理来,便是欺君!到时二罪并罚,须知律法无情!”

    田成安伏在地上,颤声应是。先转头感激的瞄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徐溥,这才深吸口气,大声道:“臣启陛下,前时山东遭遇兵祸,军报上说是为蒙古火筛部散兵所为。然臣有一乡人幸得逃出,告与臣知,其祸非是鞑虏,实为海贼也!豋莱卫守备懈怠、畏敌不前,终至酿成大祸。后惧朝廷降罪,这才谎称鞑虏所为。”

    这番话一出,别说殿中诸位大佬愣住,便是弘治也不由瞪大了眼,万没想到事情与自己所料完全不是一回事儿,反而竟爆出这么个大炸弹来。

    海贼?竟是海贼!厂卫这些个混账,都在做什么?这么大的事儿,怎的竟完全没有探查到?

    弘治脸上有些不正常的红晕。死死的盯着跪在面前的田成安,半响,缓缓抬起头来,一字一崩的道:“传,牟斌来见!”

    牟斌,现锦衣卫都指挥使。宪宗时,因崇拜朱骥和袁彬加入锦衣亲军。历任百户、千户,直到指挥俭事。后经已故司礼监太监怀恩举荐,于弘治初擢指挥使。为人颇为忠厚,上任之后,一转锦衣卫之前风气,甚得百官好感。

    此时见得弘治宣他前来,刘健等人相互对望一眼,暗暗决定,若是天子降罪的话,自当为其开脱一番才是。

    大殿中一时无声,不多时,殿外靴声橐橐,随即一个脸膛微红的大汉紧步走入。到的前面,拜道:“臣,牟斌奉诏见驾。”

    弘治目光森然的看着他,不说话,也不叫起,牟斌渐渐沁出汗来。旁边刘健咳了一声,婉转道:“陛下,政事要紧。”

    弘治这才哼了一声,让他平身,顺便让田成安也站起身来。牟斌感激的看了刘健一眼,低头垂手侍立。

    弘治忍着气,对田成安道:“你说给他听。”

    田成安应是,便将前言又再说了一遍。牟斌越听面越是难看,待到听完,噗通跪倒,自称请罪。

    弘治此时怒气稍息,便要下旨彻查。旁边田成安忽的上前一步,朗声道:“陛下,臣欲奏大事并非此事,实有下情容禀。”

    殿中众人都是不由的嘴角一扯,这田成安,简直就是个锤子!还有完没完了?却不知又要爆出什么炸弹来。

    弘治眼睛一眯,上下打量打量他,只简单的道:“讲。”

    田成安道:“臣适才所奏,山东之事实为海贼所为。而据臣乡人说,曾于京师之中见过其中一人。”

    众皆大惊,牟斌更是身子一颤,差点没当场跳起来。尼玛,这贼人都堂而皇之的跑到天子眼前了,自己身为皇帝耳目却完全不知。这……这这,这简直就是要他的老命啊。

    “臣,死罪!死罪!”他哪还敢站着,再次扑倒在地,颤声呼道。

    弘治真是怒不可遏了,看都没看他一眼,只冷声对田成安道:“如今贼人何在?”

    田成安道:“那贼人乃是弗朗机人,身边又跟这护卫,我那乡人只是个普通百姓,哪敢去招惹?只是来告知了小臣后,便急急的走了。”

    说到这儿,眼见弘治面难看,忙又道:“不过陛下莫急,虽说如今已不知那贼人去了何处,但是却有一条线索可循,若能拿住,必不叫贼子走脱。”

    弘治双目猛然一凝,问道:“是何线索?”

    田成安低着头的眼底划过一抹狠戾,沉声道:“臣的乡人说,当时看到那贼人时,那贼人正与一个道人在一起。后来臣急急派人去查,却查到,此道人名唤天机,其人与武清县一个童生关系极为亲密。而当日和那贼子接触后,便一路往武清去了。”

    这话一出,原本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英国公张懋顿时一个激灵,随即眼睛便眯了起来。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