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抢戏
    妙芸此刻也真是躲无可躲了,满心的无奈。她自南边一路北上,虽说也是另有因由,但眼前这个魏国公世子徐小公爷,也是其中原因之一。

    只是没想到,自己都躲到北方京城脚下了,这位徐小公爷仍是孜孜不舍,竟而也一路追到了武清。

    方才在车里躲着不出声,总想着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其人也不敢如何。只要拖得对方无奈,好歹度过这一关,回头大可寻机再走就是了。

    哪成想,这位小公爷真个是霸道惯了,一言不合登时便大打出手。这样一来,她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再躲了。

    对面,人群中的苏默万没想到,这车中的人竟然是妙芸。虽然还不明白其中的纠葛,但说就这样当着自己的面,让这美人儿被欺负了,那小苏相公的面子还要不要了?这尼玛不是打马家的脸了,这是打小苏相公的脸啊。

    苏默不乐意了。

    不再往后退,返身却往前走来。迎面正迎上一个魏国公府的仆从,见苏默不退反进,眼中不由闪过一抹讶异,但随即却转为不屑。

    手中齐眉棍一扬,向前一压后面一抬,顿时抖成一条直线,冲着苏默肩膀便戳了过来。这一下,竟是使出大枪的招式,显然这些魏国公府的仆从都是从过军的。

    苏默眼神微缩,脚下只轻轻一错步,便闪了过去。人却毫不停顿,大步继续向前。

    以他此刻的身手,跟人对打自然远远不行,但若是论敏捷和闪躲,却已然是一等一的高手了。

    那仆从一招走空,顿时脸大为惊讶,口中不由咦的一声,猛地吐气开声,本来向前戳去的势子蓦地一顿,随即棍随身转,呜的一声,带着一股刚猛的恶风便向苏默拦腰扫了过来。

    苏默眉尖一挑,脚下不退反进,只迅捷的往前交错了两步,那仆从的大棍便堪堪掠着苏默的衣襟划过,这一招,又走空了。

    他俩这一对上,因那仆从的大喝,顿时引得众人纷纷转过头来。那徐小公爷眼见一个清瘦的少年缓步而来,虽然四下里乱成一片,这少年却如同信步闲庭,脸上不但看不到丝毫惊慌之意,反倒是一片从容。

    这还不说,就在这少年身后几步处,跟着自己北上的八健卒之一,正拄着手中木棒,满面震惊之的看着这少年的背影。想来方才定是两人交过手了,而且自己这边的人还没占到便宜。

    这却是了。徐小公爷手抚下巴,心中暗暗想着。

    妙芸这会儿也看到了苏默,妩媚的明眸顿时一亮,但随即却化为惊慌担忧之。

    “苏公子你快走,这不关你的事儿。”她纵声高呼着,面上又是焦急又是紧张。

    徐小公爷见状,脸登时阴沉下来。

    苏默却是面如常,仍是毫不停留的走到近前。只是心中却暗暗点头,不枉哥这番英雄救美的壮举,美人儿此刻显然自身难保,却首先想到的是让自己走。

    嗯,不错不错,有情有义啊。哥是不是要考虑下,以身相许呢?哎呀,可是何言兄那边怎么办?算了,也不知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谁让他不说呢对不对?就这么办了!

    谁也想不到这个关头,这位小苏相公竟然还在想着完全不靠谱的事儿。唯见他信步从容,一脸笑容的直走到妙芸身前,都是不由的暗暗佩服。

    妙芸娇躯颤动,心下更是激动不已。何曾有人这般对过她?明知道面对的是绝世豪强,却是毫不妥协;面对着刀枪棍棒,一不小心就是或伤或残的结局,却仍是信步从容。就那么坚定的、坚决的站到了自己面前。

    这一刻,妙芸双眼发红,泪珠儿直在眼眶里打转。泪眼模糊中,眼前这个瘦弱的身影,忽然变得如山如岳,那么的高大,那么的伟岸,让她心中都快要遗忘了的一种叫做安全感的情思,油然而起。

    “公子!”她颤声叫着。

    苏默微笑着,冲她点点头,温声道:“不怕,有我。”

    只是简单的四个字,便在这一霎那,彻底冲入妙芸的心扉。“不怕,有我”这短短四个字,曾是她多么渴望听到,多么期盼拥有却终不可得的。然而,此时,此刻,在她完全不经意之中,却那么倏然而至,瞬间将她撞的如在云里雾中。

    旁边小婢簟儿也是满含感佩的望着他,两只大眼睛差点就要变成桃心了,这让苏默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

    对面徐小公爷面阴沉如水,傻子都能看懂妙芸此刻那眼神了。自己辛辛苦苦、不辞千里追寻而来,没想到最后竟是这个结局。徐小公爷这一刻心中的怒火,简直要冲了顶了。

    为什么说是怒火而不是妒火?其实对于徐小公爷来说,这只是一场猎取的游戏罢了。作为魏国公的世子,大明朝最顶级的衙内,什么漂亮女人没见过?哪里会真只是为了美这么巴巴的追寻?他图的不过是其中的乐趣。

    可是现在,现在不但这个乐趣没了,还大大的丢了脸面!脸面啊,这才是徐小公爷最最在乎的!这事儿一旦传回南京,不定被那帮王八蛋们如何笑话呢。

    越想越怒,额头上青筋突突突的跳着。死死的瞪着苏默那张脸,猛地对身后使劲一挥手。

    你丫能打?那看你有多能打,能不能一个打八个!

    徐小公爷气急败坏了,再没了游戏的心情,决定给这个剥自己脸面的小子一个深刻的教训。

    八健卒齐齐轰喏一声,各挺棍棒抢步上前。

    妙芸和丫鬟簟儿面大变,一边一个伸手扯住苏默衣袖。苏默抬手拍拍两女小手以示安慰,还不忘感觉一下两只小手那柔腻的触感。

    簟儿年纪小不懂,妙芸却是不由的脸一红,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这人,都这个时候了,怎的还如此不着调?

    苏默这会儿却摆足了架势,缓缓转过身来。提起一口气,便要来个大喝一声的戏码儿。不过这大喝过后,是打还是说,那就再议了。苏老师手上功夫稀松,嘴上功夫却自认若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就在他一口气提足了,将将要断喝出口之际,猛然间却听远处一声娇喝:“大胆**贼!胆敢强抢民女,看剑!”

    声到人到,苏默只觉一阵香风从身边掠过。下一刻,对面刚刚逼过来的八健卒齐齐大叫一声,呯呯声中,已是和来人撞到一起。

    苏默张大了嘴,那提的足足的一口气就此闷在了喉咙里。

    这憋得。

    抢戏!这是红果果的抢戏啊!

    导演!导演在哪儿?

    我要投诉!要控告!这……这太欺负人了!

    苏默转头望望妙芸,再看看簟儿,口唇瘪了几下,欲言还休。

    妙芸二女眼见他目光盈盈,似乎快要掉下泪来了,还当他是因得救而激动所致,不由齐齐伸手握住他手,眼中满是宽慰。

    苏默这个屈啊。这满肚子里都是泪,能不像是要哭了的吗?

    转头望望,场中喝叱连连,这位从天而降的女侠使动一柄青钢剑,和八健卒打的热火朝天的。一柄剑指东打西,忽焉在前,瞻之在后,灰尘滚滚之际,连连向后而退……

    嗯?等等!后退?

    没错,就是后退。

    这位女侠绝对有一颗替天行道的侠心,只可惜,就是似乎没有替天行道的本事啊。

    虽说也有些功夫在身,只是也就开始几下看着犀利。在八健卒摆出战场军阵之后,登时便相形见绌,左右支拙了。

    苏默震惊了!嘴巴张的能塞下个鸡蛋去。随即便是连连的捶胸顿足。

    你他喵的,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啊。没本事还跑出来抢戏,你……你你,你太没职业道德了!

    妙芸和簟儿也是面面相觑,茫然不知所措。这位……呃,女侠,也太无厘头了些。

    对面徐小公爷面松了下来。喵的,刚才简直吓死个人了,还真当这次踢到铁板上,遇上什么江湖高人了。

    听说那些个江湖人都是无法无天之辈,他们可不管你什么公爷爵爷的,惹恼了他们那是真用刀子招呼啊。

    不过眼下看来,眼前这位跟江湖高人全不搭噶,眼看着就要被自己的八健卒擒下了,他终于又再次悠然起来。

    若是苏默能听到他心里的话,一定会严重同意。这他喵的就是一水货!山寨的!

    “喂,你还不来帮忙?就看着我一个小女子在这顶着,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场中,女侠汗流浃背,狼狈的再次后退,猛不丁回过头来冲着苏默怒吼起来。

    苏默被吼的一呆,随即“嘎巴”一下合拢了嘴巴,差点没把舌头要下来,心中犹如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我操!这会儿你想起哥来了,早干嘛去了?你不是喜欢抢戏吗?继续抢啊。

    苏默暗暗咒骂着,心中竟有些小窃喜。

    这人实在太阴暗了。

    眼见苏默不动,对面八健卒又再次围了上来,女侠眼中又是羞恼又是无奈,一边张剑勉力游斗,一边忽然又大声喊了起来:

    “哥!大哥啊,快来援手啊!有人欺负你妹子了——”

    顿时,众皆绝倒。

    妙芸眼中露出不忍之,有心开口让苏默去帮帮,但是瞅瞅苏默那小胳膊小腿的,再看看场中那八个大汉,终是默然下来。

    苏默当然看到了她的神情,心中暗暗哼了一声,你妹的,最后还不是要靠哥来救场?争个头啊争!当这是蒸包子吗?

    发泄完了,这才冲妙芸点点头,表示自己要上场了。在收获了妙芸和簟儿敬仰而又担心的目光后,这才抖抖袍袖,准备上前重新大喝。

    一口气酝酿了又酝酿,待觉得胸臆横生,估摸着能有喝断长板桥的张三爷,差不多十分之一的功力的时候,这才舌压上颚,张开嘴来。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