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音乐老师
    苏宅大厅,何言话说一半停住,苏默却是仍旧纹丝不动,只用手轻轻扣着茶盏盖儿,低着头看着,似乎上面有无尽的风景一般。

    何言无奈,只得自顾接下去道:“所以,咱们便多费了点心思,暗暗去查了查这位少府大人。从他入仕以来的经历、因由、相关人等都查了一圈儿,最终在关陇那边却断了线。这位少府大人,看来很是神秘啊。”

    听到这儿,苏默抚着碗盖儿的手忽然一顿,心中不由暗暗吃惊。他吃惊的不是阚松的来历神秘,阚松身份不简单他早就心中有数。他吃惊的是,这何家的势力。

    何家竟能将阚松从政以来的根底全查了个底儿掉,从武清到京城,再从京城一直到关陇,这般手段、势力,饶是苏默早料到何家背景极为不俗,却也没想到竟至如此地步。

    看来这个何家必须要好好交往啊,不为别的,就单单只这份潜藏的势力,就值得。而这个何言今日忽然来此,差点就当面点明了事情的始末,但又一再暗示会严守口风,分明也是一种主动交好的意思啊。

    想到这儿,苏默将碗盖儿“嗒”的一声放下,慢慢抬起头来,木然道:“何兄究竟要说什么?”

    何言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言想说的是,我们追查到关陇后,发现唯一和阚松有关系的那人,一家子都葬身于一场莫名的大火中了。”

    苏默眼眶微微抽动了下,抬眼直视着何言。何言点点头,再次重复道:“没有活口,一个都没有!全家上下七十余口,无论老少妇孺,还是鸡犬猫狗,尽皆化为灰烬!真真的是鸡犬不留!”

    苏默不语,放在腿上的另一只手,却在袖子中猛然攥紧。好狠辣的手段!好歹毒的心肠!

    这一刻,苏默猛然觉得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对方的强大,确实有点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了。

    能让七十余口的一大家子,凭空死的干干净净,还让如何家这般老江湖找不出半丝线索来,显然,对方有着深不可测的背景和势力。而所谋之大,怕是也不敢想象。自己莫名其妙的招惹上了这样的敌人,日后怕是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了。

    再细细回想一下,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从卫儿被劫持引起的。那卫儿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人呢?

    他微微蹙眉思索着,何言却哈哈一笑,站起身来,抱拳道:“今日闲来无聊,逛到讷言兄弟府上胡吹乱侃一气倒也痛快。如今天不早了,言这便告辞了。”

    苏默一怔,随即省悟,也是笑着起身,一边往外送他,一边道:“这等闲聊倒也有些意思,欢迎何兄随时无聊,小弟一定扫榻以待。哈哈。”

    何言笑着应了。两人各打机锋,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却默契的确定了攻守同盟。

    将将走出大门,何言抱拳告辞,忽又停下,曼声道:“先前兄弟送的人可是那位名妓,妙芸姑娘?”

    苏默一怔,坦然道:“正是天香楼的妙芸姑娘。”

    何言笑笑,道:“据某所知,天香楼以前可没有什么入的眼的角儿。这位妙芸姑娘,应该最近刚来的,倒的确惹人怜爱。”说完,对苏默一抱拳,转身扬长而去。

    苏默愣愣的不明所以,不知何言最后忽然来了这么一番话什么意思。是他也看上了妙芸,跟自己又不好意明说,所以才如此暗示?

    想想又不太像。从未听闻何言逛窑子、留恋青楼妓馆的传闻,也没听过任何关于他的风流韵事,这猛不丁的,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呢?

    苏默站在门口,低头思索半天没有所得,索性不再去想了。自己跟妙芸虽说有些小暧昧,但终究那不是自己的女人,若真是何言有意,大可去追求就是。

    至于自己嘛,苏默忽然自失的一笑。真要是自己的艳福那就果断圈到自己碗里,不是自己的也不刻意去求。话说这边不但有杏儿那小醋坛子,还有个不知长啥样的未婚妻让他头疼呢。

    要死不死,爱咋咋的。

    放下心事,溜溜达达的回了房。韩妞儿带着卫儿小鬼头躲躲闪闪的在门口晃悠。

    苏默让人重新换了茶,拿起来喝了一口,这才放下碗,没好气的道:“有事儿就进来说,没事儿在外头那儿晃鬼呢。”

    一大一小便欢呼着窜了进来,卫儿爬到苏默身上坐了,央求着苏默再教他唱刚才的歌儿。

    苏默笑着应了,又看向眼神儿飘忽的傻妞儿:“你呢,又要说啥?”

    傻妞儿扭扭捏捏半天,嗫嚅着道:“那个……那个我……我……”

    苏默这个闷啊,气道:“好好说话。”

    韩杏儿被他喝的一愣,随即猛地抬起头来,大声道:“说便说,你那曲儿我也要学!你所有的曲儿我都要学!”

    苏默一呆,没想到她说的是这个。韩杏儿见他不说话,只当他不乐意,心下也是委屈,半扭着身子,低声嘀咕道:“不肯便不肯,凭什么自家的本事,外人学得,偏自己人学不得。”

    苏默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这丫头又是不甘又是委屈的模样,时不时的还拿眼偷觑着自己,不由的哭笑不得。

    把卫儿放下,走到她神情,抬手狠狠给她脑门上弹了个爆栗,苦笑道:“这又是什么大事儿?你想学我便教你就是,用得着这么别扭吗?”

    韩杏儿抱着头雪雪呼痛,猛听得苏默答应了,登时大喜过望。忙不迭的靠过来搂着他胳膊,将他按在椅子上坐了,又主动把茶端过来,腻声腻气的道:“人家就知道你最好了。累了,渴了,这一下午的。都怪那个狐……呃,那个女人,没完没了的,一点也不心疼你。”说着,又是忙着掐肩膀又是捏腿的。

    苏默这个无奈啊,扯着她小手将她拉起来,往自己怀里坐了,点着她的额头道:“你这里面都装着些什么啊,小小年纪,哪那么多心思?”

    韩杏儿被他搂住,扭捏几下想要起来,却忽然想起对这冤家有所求,便只得由他,却红着脸低声岔开话题道:“卫儿要找你学曲子呢。”

    旁边卫儿虽然有些不乐意杏儿姐姐抢了自己的位置,但是忽然听到提及自己,连忙小鸡啄米般点头:“是哦是哦,卫儿要学曲儿。”

    苏默:“………”

    就这么着,苏默接下来的几天便多了一个营生,做音乐老师。学生就俩,大胸美妞儿韩杏儿,小可爱卫儿。

    晃眼便是三四天过去了,几天来,《铃儿响叮当》这歌俩学生终于都学会了。于是,府里每天都能听到卫儿那稚嫩的声音飘荡,正房里、花园里、操场上,甚至厨房里……

    而杏儿姑娘除此之外,还缠着多学了一首。苏默拿出来的则是后世他极喜爱的一首歌,黄义达的《那女孩对我说》。

    这首歌曲调仍是走的忧伤流,歌词对韩杏儿这种小女孩杀伤力更是巨大。最终,果然收获了杏妞儿火热的拥bao和一大把鼻涕眼泪,还有幽幽的“你要永远背着我,我不会离开你的”一句情意绵绵的誓言。

    得了自己专属曲子的杏妞儿,觉得有了依仗,便不再如之前几天痴缠了。卫儿仍是热情于童谣之中,也不太来烦苏默了,所以苏默在四天后,终于是轻快下来。

    独自坐在书房中,想想自己似乎好久没去城里看看了。赵奉至那老头对自己是真好,自己不说晨昏定省,时常去看望下是必须的;

    四海楼那边,教给孙四海的生意,也要时常去关注一下。不是说不相信孙四海,但总要不闻不问的,反倒让人不自在,怕是会生出些别的心思来;

    还有何家,上次何言来时,自己应承过去瞧看何晋绅那老头来着,人总要守诺不是;

    除此之外,庞士言那边,张家那边都该去走动下了。张家不但牵扯到凤水开发这边的事儿,还有张文墨那边,自己可是有许多想法,日后要通过他去实现的,必须也得保持紧密的联系;

    而庞士言那边,虽说庞士言基本上被自己忽悠瘸了,应该不会有别的心思。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常来往便越来越紧密,不常走动的,就会慢慢的生疏起来。

    而且阚松走了之后,据说朝廷要重新派来一位佐贰官,但是至今已经快三个月了,却迟迟不见动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猫腻?这最好也去听听庞士言这个官场中人的看法。

    毕竟现在还在武清县混,县里的头头脑脑怎么也得混个脸熟,这样才好行事。否则一旦有点事儿,人家跟你不认不识的,凭什么给你方便?

    有鉴于以上几点,所以苏默准备进城一趟。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