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抚琴
    “当然是斗诗词!”听到苏默果然上当,马东来不由大喜过望,昂着头傲然回道。

    今天!就是今天!就是现在!自己一定要把这苏家子的真面目揭露开,到时候不但能让这苏家子名声扫地,也必然能让自己名声更响,彻底坐实武清第一才子之名。若如此,不但能收获得妙芸那个美娇娘之心,便是对自己日后步入仕途,也是有无数的好处。

    想及此,马东来不由的两眼放光。似乎看到了自己日后无限风光的场面。

    嘿!

    苏默上下打量着他,不由在心底暗暗冷笑一声。后世作为一个老师,对这些半大孩子的心思最是清楚不过。

    眼瞅着这小子一边装腔作势的跟自己叫阵,那边却一眼又一眼的去瞄那个叫妙芸的女子,脸上还时不时的露出一副猪哥相,心下顿时便全然明白了。

    尼玛,原来从头至尾,这王八蛋跟老子这不依不饶夹缠不清的,都是为了讨好那个叫妙芸的女子啊。

    小王八蛋,年纪轻轻的,才刚懂人事儿,就跑出来争风吃醋。苏默这会儿很想问一句:你丫这德行,你妈知道不?

    只是明白归明白,眼前这事儿看来还真不能躲了。苏默可是太了解这个年龄孩子的心思了,处于这种懵懂的青春期,他们最渴望的就是得到他人的重视。这个他人或许是父母,或许是师长,也或许是某个令他们心动的人。

    而这种懵懂,往往都体现在一些,在成年人眼中微不足道,但在他们眼中却很重要的事儿上。

    为此,他们可能会用各种自己觉得妥当的方式去寻求结果。而一旦得不到回应,很有可能便会发展成捅破天的大事儿。就如同洪水一般,一味的堵是不行的,必须要给予其奔泻的渠道。

    而且,这种渴望若是只涉及父母师长还好说,一旦再搀和上男女之情,凭着那初恋的懵懂,真的是可能烧死人的。这个烧死可不单单是当事人自己,所有被涉及的人,都可能会被殃及池鱼。

    显而可见,眼下苏默自己,便成了马东来的第一目标了。若不想法儿一下子搞定这小子,怕是日后自己可难以安宁了。

    这无怨无仇的,总不能真杀了他?更何况,这也就是个孩子,跟自己以前的那些学生没什么不同。

    至于说害死之前小苏默的事儿,嚓,同学之间口角几句算什么仇?小苏默自己承受力太差,寻了短见,实在怪不得别人。

    不过话虽如此,要搞定这小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必须要跳出他设定的套路,就如同后世所说的那句话,不要和一个二百五争论,不然你自己也会被拖入二百五的等级。然后,二百五会用他丰富的二百五经验将你击败。

    眼下的马东来,几乎就等同于二百五了。唯有出其不意,跳出他划定的窠臼,然后再给他凌厉的一击,才有可能让他彻底拜服。至少让他不敢再随意来找茬儿了。

    想到这儿,苏默眼神在对面几人身上转了转,猛然有了主意。缓步向前,直走到马东来身前,这才停了下来。

    马东来心头一跳,不由的向后退开半步,忐忑道:“你,你要作甚么?”

    苏默挑眉一笑,却是并不理会他,又再迈动步子,最后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在妙芸的身前停下。

    妙芸也是心头砰砰直跳,完全搞不懂苏默想要做什么。要说是因为先前被马东来利用,拿来为难苏默惹他恼怒了,要来为难自己,可看他面含微笑,实在不像那码子事儿。

    可要说不是,那他过来做什么?难道是,他也跟他人一样,盯上了自己的美貌?

    想到这儿,妙芸心中不由微微一黯。自己身具内媚之骨,不知为她招来多少烦恼。也正是因此,她才不得不千方百计,从南直隶逃到北直隶这边来。

    哪成想,先是那个马东来,现在又是这个苏默。却不知自己这苦难的日子,要到何时才是个头儿。

    正自怨自艾之际,耳边苏默那温和的声音却响了起来,话音才入耳中,便让妙芸不由的怔住。

    “听闻芸姑娘是词曲高手,在下不才,却是想要跟芸姑娘在这词曲之道上讨教一二,还请恕过唐突之罪。”

    什么?跟我讨教词曲之道?这……这是什么情况?妙芸一时间真的愣住了。同时心下没来由的却又有些羞恼和不忿。

    女子大多便是如此,她们的心思总是百转千回、变幻如云。先前误认为苏默也是垂涎自己的美,这才上前搭讪,心中不知多难过来着。可没想到却全不是那码子事儿,人家压根就没提自己容貌的事儿,甚至连句客气的赞美都没,只是提出要和自己论一论词曲之道。

    难道是自己不美吗?又或是自己的魅力消失了?内媚之骨呢?莫非失去功效了?竟然对他这般没有吸引力,真是太可恶了。

    “芸姑娘,芸姑娘!”眼见自己说完,这妞儿却呆呆的半天不说话,苏默不由的奇怪,忍不住微微提高声音唤道。

    “啊!哦哦,公……公子何事?”被苏默唤醒,妙芸不由的霞飞双颊,一颗心扑通扑通跳的快要蹦出嗓子眼了,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

    苏默诧异的看她一眼,温和的将自己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妙芸借着空挡稳下心神来,妙目瞟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马东来,又撩了苏默一眼,这才轻声道:“苏公子一阕临江仙惊采绝艳,由此想来,公子也定是精于词曲的高士,能得公子指教,奴幸莫何焉。只是敢问公子,此刻马三公子正要与公子切磋诗文之时,何以公子竟不理会,却要来与奴论词曲之道呢?”

    她不温不火的一番话,既解了自己方才失态的尴尬,还抬出了马东来斗诗的话头,也不得罪马东来。这般斡旋手段,让苏默不由的啧啧称奇。

    转头去看马东来,果然见这小子脸稍缓,已不复先前怒。眼见苏默望来,当即大步走过来,隐隐的挡在妙芸身前,怒道:“苏讷言,你什么意思?”

    苏默哈的一笑,毫不客气的伸手把他扒拉开,深深的看了一眼妙芸,轻笑道:“好一个八面玲珑的妙人儿。”

    妙芸心下一颤,面颊微红,却是默然不语。苏默这句话,显然不只是夸赞,还是点明了懂了自己方才言语的意思。

    马东来却气的脸发紫,待要大骂,却见苏默又转过头来,看他一眼,抱拳团团对着四周拱了拱,这才朗声道:“诸位,今日正逢端午佳节,想必诸位不辞劳苦,来此也是为了欢度佳节的。所谓欢度,当然是歌舞相和才是最好的了。至于诗文之道,平日里我等又岂少作了?若是在这佳节欢庆之日,还要去寻章觅句,岂不苦也?诸位觉得学生说的可对?”

    随着马东来登山的这些人,虽是世家子,却也都是读书的。而且大多还是那种被逼着去读书的,早就苦不堪言了。如今听了苏默一番话,想及平日里的苦恼,登时感同身受,纷纷应和起来。

    而且,因着这边闹腾的响动大了,外面登上山顶的其他人也被陆续吸引了过来。此刻听的苏默说的有趣,也都是笑着回应。

    马东来眼见苏默几句话,就把楼带歪了,不由大急。连忙道:“苏讷言,我只说你我之间斗文,又干他们何事?你不肯跟我斗文,却莫名其妙的跟芸娘讨论什么词曲,莫不是自承不如本公子,不敢比试吗?”

    苏默撇撇嘴,哂笑道:“马公子,你这话说的可了。这些朋友可都是你带来的,都是你的朋友。难道在这大好的节日里,他们的欢乐就不是欢乐了?你便要只顾着自己快活,不在乎他们的感受?这可有违君子之道啊。”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都是面上浮起异。马东来这个怒啊,这什么跟什么吗,简直就是断章取义,还带着挑拨离间,这苏家子,真是太坏了!

    当即气急败坏的道:“我怎会如此?你……你这是满口胡言!你我皆是士子,斗文以分胜负本是理所应当,你又何必扯些不相干的。”

    苏默哈哈大笑,昂然道:“马公子啊马公子,你即自称士子,那我问你,君子六艺和解?为何除了诗文,比别的就不符士子身份了?”

    这话一出,马东来登时一窒。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其中第二项便是乐,苏默以这六艺说法驳斥他,却让他哑口无言,有苦说不出。

    苏默也不理他,又再次抱拳对四周一揖,朗声道:“诸位,今日大好良辰,学生本不愿与人争斗。奈何马公子紧逼不让,迫不得已,只得勉强从命。只是若只因着我二人之争,却惹的大伙儿过不好节,却是莫大的罪过了。是以,学生倡议,要斗也行,便以六艺中的乐斗上一回。如此,既不负君子之道,也能娱乐在场诸位,岂不美哉?当然了,学生是万不敢狂言自己的乐可以娱众。但是眼前这位娘子,想必大家多半认得,天香楼的妙芸姑娘,一向以艺双绝闻名,精擅词曲,当世无双。有她在此,应不负良辰美景也。”

    这番话说完,登时引得四周连天价的喝彩声。马东来面如死灰,事到如今,再想反对可就引了众怒了。可那乐之一道,自己实在不精通啊,这般比下去,眼见的是惨败收场的结局。今日,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把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想到这儿,憋屈的同时心中却也有些傲然。这苏家子百般推赖,用这般手段逼自己认输,可见在诗词一道上,他还是自认没把握赢得自己的。

    如此一想,心下不由稍平。便原本对苏默的怨气,似乎也不觉中稍减些许。

    不提他这边暗自心思,苏默却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再次走到妙芸身前,笑道:“芸姑娘也听到了,如此,可愿与默各献上一曲,以娱乡莘?”

    妙芸眼看着苏默一点点扇动起周围的民众,又一步步将马东来逼的说不出话来,心下不由的又是佩服又是惊讶。此刻听他问起,不由妩媚一笑,嫣然道:“公子所请,岂敢不从。”

    苏默哈哈一笑,道了句客气,便伸手一引,示意妙芸先来。妙芸再次敛衽一礼,这才回身吩咐小婢将身上背的琴囊解开,那边石悦开了窍,甩开膀子搬了块青条石过来,权当琴台了。

    妙芸微笑答谢,这货便憨憨的摸着脑袋退开,让苏默不由的大翻白眼,暗中鄙视这厮。

    周围众人眼见妙芸拉开了架势,渐渐的便也就静了下来。整个双山峰顶,下一刻忽然只剩下鸟蝶振翅之音,余皆静寂。

    妙芸微阖双目,两只白玉般的皓腕轻抬,虚虚的悬于琴上。片刻后,忽的十指轮动,下一刻,顿时一串清音响起,顿时打破了原先的宁静。

    但闻琴音婉转,忽高忽低。高时如清泉鸣涧,婉转时却如百鸟呢喃。曲音反复,隐隐透出一股欢快之意。苏默侧耳听去,却正是一曲《流觞》。

    《流觞》为古人每逢农历三月上巳日于弯曲的水渠旁集会时,在上游放置酒杯,杯随水流,流到谁面前,谁就取杯把酒喝下,这便叫做流觞了。

    此时此刻,妙芸奏起这曲《流觞》,确也是合情合景,也颇见这女子的蕙质兰心。

    曲音悠悠,直盏茶功夫后,方才袅袅而散。四周众人听的心神俱醉,琴音停止半响,才轰天价喝起彩来。

    妙芸盈盈起身,对着四周敛衽答礼。待到众人呼声渐小,这才抬起双眸望向苏默。

    苏默微微一笑,却是回头先看了看马东来。马东来一张脸涨的通红,只把脸转向一边。

    苏默哈哈一笑,也不再去戏谑他。敌人都放气治疗了,再去虐人家就不人道了。

    冲着对自己欢呼的卫儿挥挥手,又对着紧张的看着自己的杏儿和楚玉山等人点点头,这才撩起衣襟,端然坐到琴台前。

    古琴属于民族传统乐器,更属于礼器的一种。古人对于古琴更是有一种特殊的情结,正规的奏琴程序中,甚至要沐浴焚香后,才能开始奏琴。

    苏默后世曾很是痴迷过这种彰显飘逸风姿的乐器,此刻身处大明时空,面对着这实实在在的古琴,一时不由的有些恍惚。

    好在总算及时警醒,深吸一口气让心静了下来,这才双手抚上琴弦。

    众人再次静寂下来,等待着这个一夜之间,声名鹊起的苏公子,又要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震撼。

    叮——

    空寂的山顶上,随着苏默手指微动,琴弦颤动着发出几个单音。众人不由的下意识的竖起耳朵,唯有妙芸却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微微蹙起眉头。

    古琴的指法中,虽也极为常见以单音破曲的,但却绝非上来就拔这般高音。如此操琴之法,她实在闻所未闻,这位苏公子,究竟在做什么?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苏默那边叮叮咚咚的单音却仍持续不断。这种单音虽然单调,却偏有种清亮之感,自成一股韵律。

    这让妙芸困惑之余,却也有些佩服。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顿时目瞪口呆。无独有偶,和她同样表情的,是整个双山峰顶的所有游人。

    因为,苏默忽然开口说起话来了。

    h5..cfragment1

    [专题]暑期福利再升级,海量作品免费畅读!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