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争地儿
    双山峰顶,面对着不期而至的马东来一群人,苏默懒洋洋的站了起来,冷漠的眼神在这群人中掠过。

    只是在眼神扫过这群人里的一个白裳女子时,却是不由的微微一怔。

    这个女子给苏默的感觉很怪。这个女子第一眼看上去,并不觉得其人有多美,而是只给人一种恬静舒服的感觉。

    但是第二眼再看时,就会觉得这女子其实长得挺好kan。而第三眼再看时,却会猛然发现,这女子竟然是天香国,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似乎都让人从心底里生出一种想要疼爱她的感觉。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苏默不由的微微皱了皱眉,但却随即便移开目光,重新将目光落到最前面的马东来身上。

    对于马东来,其实真说起来,倒算得上是苏默的恩人了。因为要是没有马东来刺激之前被附身的小苏默,穿越而来的苏默很可能就会因为没有合适的载体而魂飞魄散了。

    所以,对于马东来这个人,此时的苏默并没什么特别的仇恨。不然的话,当初像找人结盟时,他也不会曾考虑过马家。

    而他现在之所以面不渝,恼火的其实是被人打断了好事所致。而偏偏这个马东来不但破坏了他的好心情不说,现在还堂而皇之的上来挑衅,这让苏默真的是生气了。

    “你们是什么人?干嘛跑到我们这里来?还有,我夫君是不是才子可不是由你说的,而是武清县所有人说的。你有本事,去堵住全城人的嘴啊。来这里乱跳乱叫的算什么,不是都说读书人知礼吗?却不知你这样子算的哪门子的读书人。”

    苏默还没说话,韩妞儿却先爆发了。

    话说方才马东来那一声没吓着苏默,却真真的是把韩妞儿吓着了。自个儿刚才可正躺在爱郎怀里呢,而且还被那冤家轻薄着,搞的浑身不上不下的不说,甚至连腿间都滑腻腻的,这可不要羞死个人了。

    好歹杏儿姑娘还是个没出阁的大闺女好伐,这被人看到了自己此刻的样子,还要不要人活了?所以,杏儿姑娘羞恼之下,彻底抓狂了。

    这丫头常年跟着老爹抛头露面的,颇是有些小辣椒的性子。也就是跟了苏默有了好事后,在苏默面前才会露出温柔羞涩的一面。可在面对苏默之外的人面前,顿时便露出了本性。

    苏默先是一愣,随即不由莞尔,对于傻妞儿这爽朗直率的性子大是欢喜。

    可他欢喜了,马东来却是气的要死。自己此番是要来揭露苏默这个欺世盗名的混蛋的,眼里也只有苏默这个敌人。可是现在倒好,苏默还没上,却被一个黄毛丫头忽然跳出来骂了一通。

    而且偏偏这丫头骂的还有道理,让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竟无言以对,这实在是太掉份儿了,太没面子了。

    “哼!你一个未嫁的女子,却跟男人孤身来这野外行苟且之事,也不知羞!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家的闺女,莫非是哪家青楼才来的妓子?今日却是我辈文人间的事情,你却没那资格来问。”

    半响,马东来总算是回过神来,情急之下,张口便回了过去。只是这话一出口,立马知道不对了。也不理会旁边跟着起哄的众纨绔,偷眼看去,果然见那白裳女子脸上露出了不渝之。

    这个白裳女子不是别个,正是他想要收入后房的天香楼名伶妙芸。他方才那番话虽是侮辱韩杏儿的,但其中轻贱青楼女子的意思,却是显露无疑。

    “芸儿,我……”顾不上再跟韩杏儿多说,马东来拨开众纨绔,冲着妙芸走出一步,张口欲要解释。

    妙芸却面淡漠的将头扭过一边,眼神连看都没看他一眼。马东来脚下一僵,这一步却是再也迈不出去了。

    这要走过去了,妙芸恼怒之下继xu甩脸子,自己在众人面前可就难以下台了。

    心中又急又怒之下,一腔怒火顿时全转移到苏默身上。都是这个苏默,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难堪的地步?至于说刚才是韩杏儿跟他起的冲突,可是韩杏儿明显是那苏默的女人,这笔账自然也要着落到苏默头上。

    深深吸口气,勉强压下这股郁闷,这才转身又回到苏默和韩杏儿对面。

    这边,韩杏儿气得满脸通红,泪珠儿直在眼眶里打转儿。她虽然泼辣,但终归只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被马东来污蔑成青楼妓子,又说他和男人来野外苟且,她何曾听过这般恶毒的言语?

    偏偏方才她确实是在和苏默有些亲热的举动,这更是让单纯的她自觉理亏,气势顿时弱了三分后又羞又气,一时半会儿却是说不出话来。

    苏默上前轻轻的搂住她,安慰的拍拍她肩膀,又对着刚刚发现这边情形不对围上来的楚玉山等人摆摆手,示意无妨。这才扭头打量了马东来几眼,淡淡的道:“好了,你屁放完了?放完了可以滚了,今儿我们带的都是素食,没有骨头什么的打发你。就是想吃屎也得等我们下山的时候,嗯,那时候或许能留下一些,到时候你再来。”

    这话一出,场中顿时就是一静。随即,楚玉山等人都是憋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连韩杏儿都不由的莞尔,犹自挂着泪珠的俏脸红红的,娇俏的白了苏默一眼。这冤家,说的真是恶心死了,也不看看这还有好几个女子呢。真是太恶毒了、太犀利了!不过,我喜欢。

    马东来一帮人也是面面相觑,相互对望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笑意。连妙芸也是粉面微赤,瞟了苏默一眼,又赶紧将头低下。

    对于苏默的反应,众人之前也想过,或者是愤nu,或者是羞恼,甚至是可能直接仗着人多动粗。

    但是万万没想到,苏默竟是轻描淡写的来了这么一通。竟是把马东来看做一条乱吠的野狗,这真是最犀利的侮辱了。

    许多人不由的想到,这苏家子据说一夜开窍,变得极为厉害。原本还和马东来一样,都当做是谣传。如今看来,这谣传可未必是谣传,这苏家子怕不是个好相与的啊。

    有了这种心思,原先跟着起哄的众纨绔便有几人,不动声的往后退开几步。这些人哪个不是人精儿?没看清楚局势之前绝不搀和。私人恩怨,你俩随意,咱们就跟着看个热闹。

    马东来也是震惊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作为一个堂堂士子,苏默竟连最基本的体统都不顾了,张口就是吃屎这种肮脏话。

    听着左右隐约压抑的笑声,他一张脸先是红,随后开始转青,再然后又发红,到了最后已然是透出一股烟气来了。一个身子也气的颤抖不止,指着苏默,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苏默面无表情,仍是冷冷的看着他。好歹他也是近三十了,当年还是为人师表的。对着这么个小毛孩子,真要去撸胳膊挽袖子的,那才是真的掉身份呢。

    刚才几句话虽说有些恶毒,却也是为了给韩杏儿出气。只要这家伙老实走人,哪怕是扔几句狠话找找面子,苏默也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谁让自个儿是一个光荣的人民教师来着?

    只是眼见这家伙摆了半天造型,却是一句话也不说,也不肯走,他这心里可就有些腻歪了。

    “喂,你们几个。”不再去看马东来,却扭头对着他身旁几个公子哥儿叫道。

    那几人一愣,互相对望一眼,都是不明所以。却听苏默又道:“你们是他的朋友?看看,他都抖成啥样了,肯定是急病了。我瞅着八成像是要发羊癫疯了,你们还不赶紧把他弄走看郎中去,可别等下出了人命,到时候你们可都不好交代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不知该怎么回答。苏默那懒洋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唉,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羊癫疯。如果不是可就麻烦了,据说狂犬病发作的时候,也是这模样。要真是狂犬病的话,你们可得小心着些。万一被他咬上一口,啧啧,狂犬病可是会传染的哇。”

    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摇头叹息,脸上满满的都是一副悲天悯人之。

    众人这个无语啊。苏默这边楚玉山等人和韩杏儿却是憋不住的笑,咱家少爷真是……真是太损了!这是非要把人家往狗的行列里塞的节奏啊。

    “苏——默!”

    马东来一口气终于是缓过来了,只是刚才苏默的话,却是半个字不落的听了个一清二楚。气怒攻心之下,只觉得一股子气直冲脑门,才一缓和过来,不由的咬牙切齿的怒喝出来。

    “咦?竟然缓过来了?”苏默毫不为所动,脸上露出诧异之,随即又摆了摆手,叹道:“行了行了,知道你认得我,不用喊这么大声。不过认得我也没用,还是那句话,想吃热乎的得等。啊,等咱们走的时候再来看看。现在请,别打扰我们看风景的兴致。”

    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嘴中却兀自嘀咕道:“老马家这是怎么搞得,狗圈也不让人看好了,真是的。”

    这嘀咕说是嘀咕,偏偏那声却让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这下甚至连躲在人群后的妙芸,眼神里都露出一股笑意。妙芸身边跟着的一个小婢更是忍不住“咕”的笑出声来,呗妙芸瞪了一眼,这才连忙捂住嘴儿,可那不停耸动的肩膀,却是怎么都停不下来。

    妙芸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心中暗自嘀咕,没想到这苏公子竟然如此能谑?不过这可是有些阴损了。

    “姓苏的!你……”马东来只觉头又是一阵眩晕,终是忍不住狠狠握紧了拳头,冲着苏默冲了过去。

    他这刚冲出两步,那边苏默已是霍然转过身来,冰冷的目光直直的瞪向他。这一次,苏默却完全没了先前的懒散平和了。马东来只觉得一阵寒意蓦地从心头升起,下意识的便收住了脚步。

    “怎么?这荒山野岭的,莫非马公子想要谋财害命吗?只是这后果,却不知马公子是否承受的起啊。”冷的如冰碴子般的话语,从苏默口中迸出。

    也是应景儿,就在苏默这话音儿刚落,外面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即一个宏壮的声音传来:“哪个混蛋敢对少爷无礼,先接石某一斧!”

    随着话声传来,石悦一马当先冲了进来,手中拎着的那把烟黝黝的大斧子,挥舞之际呜呜作响,马东来这边众人吓的慌忙向后又退开几步,唯恐被这个莽汉误会。

    石悦身后,十几个提刀抄棍的家丁紧随而入。小卫儿人小却是机灵,一溜烟儿的跑到韩杏儿的身边,乌溜溜的大眼睛瞪着马东来一群人,眼中满是仇恨之,大叫道:“坏人!他们是坏人!石头哥,打他!用斧子打他!”

    站在他肩头的多多也跟着一阵叽叽叽乱叫,如一道淡烟也似,瞬间便窜到苏默肩头上,两只小眼迸发出淡淡的光泽,背后的三道紫毛已然竖起。

    苏默先是拍拍卫儿的小脑袋,随即又抬手抚了抚多多,以示安慰,这才冷眼看向马东来。

    马东来这会儿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眼见着苏默这边人越来越多,那个烟大个又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不由的费劲的咽了口唾沫,面也是青白不定起来。

    他也就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便如后世许多的中学生一样,平日里哪怕再如何嚣张跋扈,但是遇上社会上真正的恶人时,也是全不够看。

    “我……我……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要谋财害命来着?你……你,哼,你凭什么赶我们走,这里又不是你们家的,哪有这种道理。”缩着脖子嗫嚅了半响,马东来终于是憋出了这么几句。只是与先前的狂妄嚣张已是大为不同,语气不知弱了几个等级下去。矛盾也聪明的转移到赏景地点的纷争上,人身攻击却是再也不提了。

    “哦?说这个啊。”苏默见他示弱了,冰冷的气势也收了起来,瞬间又恢复了先前的懒散。

    “先来后到,这就是道理。怎么,马公子对此有异议?”

    “当……当然有异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苏默只是个不入流的吏员,凭什么强占此地,不允许我等在此。我们还就要在这儿了,难不成你……你还敢杀了我们?”见气氛缓和了,马东来的勇气也渐渐恢复了,说话便顺溜了起来。

    苏默皱了皱眉,他实在懒得跟这小屁孩争斗。这大好的天气,陪着韩妞儿看看风景,摸摸韩妞儿的小手、凫臀不知有多惬意,哪有功夫陪这孩子闹腾。

    是以,想了想,就淡然道:“杀你们?我犯得着嘛我。也罢,反正这里地方也够大,这边我们已经在了,不可能要我们让给你们这些后来的。成了,除了这边,其他地方你们随意。”随意摆摆手,苏默扔下这句话,转身便走。

    他倒是想息事宁人、懒得计较,却是忘了这世上多得是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的人。

    这不,眼见的苏默没把他们怎么着,也不敢动武赶他们走了,马东来的胆气儿也壮了。眼珠儿微微一转,挑眉扬声道:“站住!”

    苏默身子一顿,心头这火蹭蹭的冒了起来。给脸不要脸啊这是!慢慢的转过身来,冷冷的看向这厮,森然道:“怎的?”

    马东来被他一瞪,心中不由的一激灵,但是随即一梗脖子,昂然道:“不怎的,就是这地儿并不大。你我两拨人都挤在这儿,你们或许不觉烦扰,可咱们却受不了。嗳,别说本公子不讲理啊,要都是我等一般男子自是无碍,可是咱们这儿可是有着绝世的佳人的,天香楼的妙芸姑娘。妙芸姑娘艺双全、精擅词曲,乃是绝世无双的雅人,岂能与尔辈俗人同坐?所以,要么你们走,要么你们让我等心甘情愿自己走。怎么样,苏默,你怎么说。”

    这番话说完,马东来不由洋洋得意的冲苏默一挑下巴。方才这番话,不但借着妙芸的名头为难了苏默,还趁机大肆赞美了美娇娘,想来应该能挽回先前一时口误的罪过。这般一石二鸟的妙计,岂能不让他得意?

    只是他却没发现,在他这番话说出后,身后的妙芸却是不由的微微蹙起了眉头,眼底一道厌恶的神一闪而过。

    苏默这边,众人皆是大怒。这孩子不知好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纠缠,实在让人恼火。

    小卫儿一个劲的喊着打坏人,石悦一挥斧子,闷声道:“少爷,跟这泼赖废什么话。且待小人去狠狠打他一顿,也叫他知道好歹。”说着,便要作势欲出。

    马东来神大变,不由的连连后退,大叫道:“姓苏的,苏默!大家都是士子,有本事的咱们便斗上一斗,谁输了谁便自动退出。这般以力欺人,岂不有辱斯文!”

    苏默伸手拦住石悦,眼睛微微眯起,目光在妙芸脸上一转,却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抹歉然,不由微微一怔。随即若有所思,须臾,这才淡然看向马东来道:“斗上一斗?斗什么?又怎么斗?”

    h5..cfragment1

    [专题]暑期福利再升级,海量作品免费畅读!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