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峰顶妙景
    碧空如洗,阳光明媚。和熙的暖风吹拂之下,让人不由的俗念尽消,心胸廊阔。

    骑着一匹小驴慢悠悠的跟在大车旁,苏默放眼望去,但见满目苍翠,花艳似锦。远处大运河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粼粼的金辉,在原野山林之中蜿蜒延伸,恰如一条玉带也似。

    嗅着风中飘来的草木清香,耳中听着驴车中,韩妞儿和卫儿两人时不时的欢笑声,苏默便不由的有些熏熏然。

    此时他们已经出了家门,一路正往双山而上。武清位于平原地带,附近很少真正的高山,这双山便成了武清人端午登高的唯一选择。

    早上用一条更长的五彩线哄好了韩妞儿,结果却被卫儿小家伙看到,也不哭也不闹,就那么眼巴巴的盯着看的小模样,让苏默哭笑不得。最终只得再次动手,索性给两人都编了同样的一套系上,总算是让一大一小都满意了,这才动身出门。

    卫儿自不用说,这还是首次出门玩耍。而韩杏儿虽不是头一次出门,但像如今这般,乘着驴车优哉游哉、无忧无虑的在节日中远游,却也是生来第一回。

    这丫头往日跟着韩老爹打理茶馆生意,越是这种节日越忙,直到如今摆脱了田家的桎梏,苏默现在又算是薄有家资,这才能有今日这般惬意。

    和卫儿两人一人一边窗口扒着往外看,一路上感觉眼睛似乎都跟不上了。看到欢喜处,时不时的两人还要挤到一个窗口一起看,然后再发出阵阵惊呼。

    虽然外面的树啊、花啊都是平日里见惯了的,但在今日,不知怎么的,却怎么看怎么觉得不一样。偶然看到一只蜂儿采蜜,看到一只蝴蝶蹁跹,都会引来两人的赞叹欢呼。

    石悦和楚玉山两人各引着十人,团团护卫在驴车两侧,看着悠闲自得的少爷,听着车中的欢呼笑语,也是心下畅快,不由的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种叫做温馨的东西。

    由于之前在家中为了五彩线分配的纠葛,他们出门已算是不早了。此时路上不时的能看到各的游人,或乘车骑马的,或三两一群徒步而行的,络绎不绝。

    时不时的有香车鬓影交错而过,便随风传来阵阵脂粉香气,却是那些各家小姐、青楼名伶也趁着这好时节出门踏青了。

    悠悠然之间,驴车一直到了无法再前行的地方便停了下来。苏默下了驴,从车中搀了韩杏儿下车,又抱下卫儿,吩咐了一半家丁留下看守,这才一手牵了卫儿,和韩杏儿并肩往山顶而上。

    石悦和楚玉山二人,则带着剩下的人背着各用具吃食随后跟上。一路上草青翠、山泉叮咚,走在这林荫之下,与方才路上情景却又别有不同,令人宠辱皆忘。

    卫儿毕竟年幼,又是首次出门,开始还拉着苏默的手,到了后来,索性自个儿撒欢儿跑开,忽儿去路左捻一只蝴蝶,忽儿往路右追一只蚱蜢,清脆的欢笑声不时的在山道间回荡。

    苏默和韩杏儿并肩慢慢跟着,望着前面欢快的卫儿,苏默凑过去低声笑道:“怎么样,卫儿可爱。要不咱们也抓抓紧,也生几个。相信哥,凭着哥的优良基因,保证生下来的孩儿也跟卫儿一样可爱。”

    韩杏儿听的面红耳热,两颊便如浸染的胭脂般晕开。不过却是没像往日那样驳斥他,只是俏生生的送上两个大大的白眼,一个香喷喷的娇躯却不由的向苏默靠的更近了些。

    苏默嘿嘿笑着,下面却将手伸过去,不动神的握住了一只滑腻无骨的小手。

    韩杏儿身子一颤,耳朵尖儿都都透出一股粉,略微挣了挣却没挣开,便也由得这冤家轻薄,只将一颗臻首低下。唯有嘴角边那微微的翘起,漾着数不尽的幸福甜蜜。

    这双山本就不高,饶是苏默等人走的很慢,也不过小半个时辰,便登上了峰顶。

    此时山顶上已经有了不少登高望远的游人,左一堆右一簇的聚在一起。或围坐进食,或饮宴对酌。有那文人士子,更是兴致大发,吟诗唱赋、词曲相和,引得附近不少妙目频频窥探。

    于是,这些牲口便更是骚性大发,或做玉树临风状,或者干脆一个眼神勾去,登时引得无数张小脸儿红红的,眉黛含春。

    韩杏儿看看这边,又望望那边,却见几处好地方都给人占去了,不由的焦急。扯了扯苏默的手,低声道:“没有好所在了,这可怎生是好?”

    苏默看看她,因为登山,使得这妞儿此刻小脸儿红彤彤的,如同一个大红苹果。**吁吁之际,白瓷般的额头上细汗隐见,硕大的胸脯也微微起伏着,阵阵女儿馨香便扑鼻而至。

    这便是如花季的十六岁,那澎湃的青春气息,让苏默心中霎时漏跳了一拍,下意识的干咽了下。待到迎上那双清澈如水的明眸,这才掩饰般的干笑两声,举目四下张望了一番,猛然两眼一亮,指着某处笑道:“那里可不是最好的去处。”

    韩杏儿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却见前方是一片疏林,隐约可见后面一片平坦的山石,倒确实是一处清幽之所。只是因着有那片疏林相隔,四下里又草木茂盛,这才没人过去。

    韩杏儿脸上露出喜,随即又迟疑道:“那里草深林密的,不会有蛇虫。”

    苏默哈哈一笑:“怕啥,有哥呢。再说了,若真有蛇,正好捉来烤了,那可是绝好的美味啊。”说着,将卫儿抱起,当先走了过去。

    韩杏儿无奈,只得紧步跟上。身后石悦和楚玉山等人早先抢了过去,甩开棍棒在草丛里拨打着,开出一条小道来。

    到了近前,众人不觉眼前一扩。原来这里却是一处断崖,脚下这块大石凭空而出,人立其上,恍如虚空而立。放眼望去,但见平原寥廓,郁郁葱葱,大河如带,耀目生辉,尽是一副绝妙好景。

    得了这么个好所在,众人都是大喜。楚玉山指挥着家丁在地上铺了毡席,又取出各点心吃食摆上。石悦却引了几个家丁往另一边的密林中钻去。

    方才苏默放言说自己烤的一手好蛇,又说那蛇是绝妙美味,石头哥便想去寻一条来。这让苏默不由的摇头,吃货的世界,果然不懂啊。

    卫儿年幼好动,便嚷着跟去。苏默觉得这边三面凌空,也怕有危险,便顺势应了。只嘱咐石悦一定照看好卫儿,又将多多拎了下来放到卫儿肩头,命它保护卫儿。石悦拍着胸脯应了,把卫儿放在肩头坐了,带着几个人一溜烟去了。

    这帮人走了后,登时便清静了下来。苏默伸手揽住韩杏儿纤腰,将她半搂进怀中。

    韩杏儿娇靥晕红,偷眼看看四周,但见楚玉山几人都离得远远的,这才半推半拒的顺势偎进爱郎怀中,放肆的品味着郎君的爱怜。

    此际,孤峰绝顶,四下空寂。清风带着草木清香环绕身周,耳边虫声唧唧,百鸟婉转。两人相偎相依,嗅着彼此的芬芳,感受着彼此的体温,一时间不由的忘而失语。但觉天地间万物不存,只有两人间的心跳之声,如此温馨。

    半响,韩杏儿悠悠的长出口气,惬意的又往苏默怀中拱了拱,这才笑道:“人都说武清苏公子才华绝世,这般好景,与同道唱词说赋才是应景儿。如今只陪着奴奴,岂不可惜?”

    苏默深深吸了口气,将下巴在韩杏儿秀发中蹭了蹭,轻声道:“词赋什么的怎比的我家杏儿好?没意思的很。不过这般好景,倒是可以配的上你了,真该画下来。只是今日没带画具,倒真是可惜了。”

    韩杏儿便嘴角翘起,一双美眸幸福的眯成了一道缝儿。这冤家,偏生了一张好嘴,总能说的人家好生喜欢。

    正欢喜着,却听苏默忽然低低一笑,凑在她耳边低声道:“你这丫头真是讨打,方才那话可不是讽刺哥哥?”说着,大手偷偷下移,在韩杏儿挺翘的凫臀上狠狠捏了一把。

    韩杏儿要害被袭,顿时娇躯一颤,不由的就是一声**唱出,旋即便面颊似火烧一般。

    一个身子如面条儿般软了下来,嘴上却是不依,大羞道:“啊,不……不要。人家……人家哪有讽刺你?说你是大才子的,可是城里好多人说的,不信你去问问玉山大哥和石头哥。啊,你……你的手,拿开好不好?”

    苏默大手抚在那挺翘处,但觉触手酥软弹滑,不觉心头大动,哪里肯放开。只是觉得怀中玉人娇躯轻颤不已,想是真的受不住,这里又不是合适的地方,便低声道:“好杏儿,我不动,便只放在这儿,就放在这儿好不好?”

    “唔……”

    韩杏儿此刻也是情动不已,只觉得翘臀上那只大手似乎带着无限热力,便如同直接穿过了稠裤,又透过了亵裤,就那么贴到了肌肤之上。烫的她脑中空白一片,一个身子便如飘在云里雾里也似,迷迷糊糊之中,只是鼻音中呢喃了一个音儿出来。

    苏默见佳人雌伏,不由大是得意,一边继xu享受着手上的快感,一边哈哈大笑道:“好妹子,你说哥哥是大才子,那哥哥便给你**上一手绝妙好湿好不好?”

    韩杏儿早已意乱情迷,晕乎乎的哪里听得出这坏郎君嘴里的歧义?听说苏默要作诗,只抬起臻首,星眸迷离的看着那张让自己沉迷的俊脸。

    苏默哈的一笑,正琢磨着该挑一首什么样的**词艳曲,继xu调戏怀中这美娇娘,却忽听的身后传来一声重重的冷哼。随即一个不屑的声音传来:

    “哈,还绝妙好诗?!一个三次县考不中的废物,不知从哪剽窃了一首狗屁诗词,便真当自己是什么大才子了?真真可笑!”

    嗯?

    苏默脸上的笑容登时一僵,随即便阴沉了下来。转头看去,却见身后七八个人正缓步走了进来。

    这群人有男有女,当先一个年约十六七岁,一身白缎子锦花文士衫,手摇折扇,满面讥讽不屑之。

    这人他认得,确切的说,是原本这具身体的主人认得,而且可谓是记忆深刻。

    不为别的,就因为当初就是此人的一番讥嘲,才使得原本的小苏默再次落第后,羞愤上吊自杀的。

    马东来,武清马家的三公子。

    这马家是武清富贾大商,家中做的是车马行生意。整个大明天下,南七北六一十三省无所不及。

    可以说,单论马家的辐射力度,甚至比何家的广进钱庄还要强。钱庄生意毕竟要看当地的繁华程度,只在巨城大邑中才会设点。而车马行不同,但凡有人的地儿,总是需要运力、需要传递信息的,马家车行的辐射力可想而知了。

    苏默当初也不是没想过要找马家结盟,只是相比起来,马家虽然家财万贯,辐射力更强,但是后背背景,却比不上何家,这才让苏默最终选择了何晋绅的何家。

    马家老家主共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已经接手了马家掌舵,便坐镇在京城掌总。二儿子却在南京,掌控南方生意。唯有这个老三马东来,却是马家家主晚年而得,颇为聪慧,极得马家老家主的疼爱。

    而这个马东来也确实争气,在学堂里时,每次先生的授课,都是最先领悟并能近乎完美的完成先生布置的课业。而后更是在县考中,以高居案首的成绩胜出。

    对于苏默,马东来从心眼里瞧不起。论家世,苏家只是父子二人,妥妥的最底层的蝼蚁;论身家,马家车行天下,家财以亿万计算。而苏家,全靠着苏宏在茶馆混几个大钱,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简直就是天地之差;

    再说个人,苏默三次不中,苦苦在学堂读了七八年,却只是个书呆子,也不会人际交往;

    而他马东来呢,富家公子,学识敏捷,县考一次便高中案首,可谓是真真的少年才子。

    可就是这样,这个马东来从来瞧不上眼的家伙,甚至听说被自己嘲讽了几句,差点只杀了的废物,竟忽然一夜之间开了窍,不但作出了一首绝佳的好词,引得无数士子追捧,让无数青楼名伶爱慕,这让马东来情何以堪?

    尤其是当他喜欢上了武清天香楼的妙芸姑娘时,听说妙芸姑娘极为推崇苏默的那首临江仙,更让他有种噬心蚀骨的感觉。

    所以,他恨,他恨极了苏默这个废物。他认为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夜之间全被苏默占去了。

    他无数次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的羞辱这个苏默。学识?开窍?马东来不相信!数年同窗,他觉得早对苏默知根知底了。那些传言终究只是传言,那首临江仙肯定是苏默抄袭的,他必须揭露苏默。

    而今天,端午登高,他终于成功邀请了妙芸一起出游。而巧的是,在这双上峰顶,竟然正好遇上了苏默,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啊。

    所以,马东来决定,今天,一定要狠狠的羞辱苏默,就当着妙芸姑娘的面,彻底的揭露他!踩死他!

    h5..cfragment1

    [专题]暑期福利再升级,海量作品免费畅读!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