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五彩线
    天机道人很消沉的走了。

    能不消沉吗,任谁被一通乱喷,打击的死去活来的之后,也会消沉的。

    远洋航海的船和普通的船不是一回事儿,这你怎么早不说?都等到这边万事俱备,正心气儿高昂的准备出发了,才猛不丁给出这么一个结果来。

    天机道人觉得自己真的很坚韧了。估摸着放在别人身上,当场吐血而亡也是有的。尤其是,在苏师这个超级大喷子面前。

    好,回去重新造船去。不但要造船,还要招募足够的船工,更要准备一些海战武器。

    茫茫大海,千万里航行,其中不但有大自然的天险,还有无数亡命的海盗。这些海盗在大明近海还不敢太嚣张,可是在南边海域,甚至更西边的海域中,简直就是无法无天的存在。单靠着龙虎山的弟子,小规模的打斗自是不怕,但要真是上规模的海战,还真是不够看的。

    这一呼啦忽然冒出这么多问题来,天机真人知道,短时间是很难成行了。好在这次自己问的足够详细,甚至连海船的大致要求,这位苏师也给出了些建议。

    龙骨、密封舱、软帆、三角帆……天机道人脑袋嗡嗡的。幸亏自己多句话问了,要不然怕是下次又得是悲剧。

    送走了凄凄惨惨的天机老道,畅快的喷了人一通的苏默心情舒畅,精神大振。

    那个佛郎机人还没找到,据说是又出海了。下回啥时候能碰到不知道,这事儿急也没法,只能等。好在道门也知道这是苏默关心的事儿,特意安排了几个弟子留在京城和北通州那边。只要那个佛郎机人再次登岸,就一定能找到他。

    老道们的事儿暂时告一段落了,至少在他们造出合格的海船前是这样。

    这边武清县大开发的事儿,如今也没苏默多少事儿了。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运作,县衙里不知多少眼睛盯着呢,都想从这上面咬下口肉来。

    这口肉可不是单单指的银子,更重要的是政绩。有了政绩就能升官,升了官害怕不能发财吗?尤其在阚松忽然失踪,他那一摊儿现在是由庞士言和周春分摊管着,整天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六房里不知多少人眼巴巴瞅着呢。

    所以苏默现在忽然清闲了下来,接下来是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儿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何晋绅提供的临时落足点终于全部空了出来,重新换给了何家。

    何晋绅对此并无推拒。他清楚的知道,和苏默之间的交往,靠这些东西是不可能维持的。重要的是情分!他已经吩咐了儿子何言好好和苏默交往便已足够了。

    无事一身轻的苏默着实的放了个大假。整日里除了时不时的往工地上溜达一趟外,其他的时间就是和杏儿调**,要么就是陪着卫儿和鼯鼠多多玩耍。

    期间,间中往四海楼走了几趟。一是察看自己交付给孙四海的机井等生意,再就是完成承诺,讲了几趟评书说法的课。结果又换来了一片声的褒赞。

    至于那暗中的敌人,苏默思量了好几天,仍然是毫无所得。他倒是想过漏网的田家公子田钰,只是托道门众人在京城打探几次,都为发现过此人的踪迹,便也只能放下了。

    而其他人,他更是毫无头绪。也问过赵奉至,可赵奉至也是完全摸不到头绪。毕竟,赵奉至只是个武清教谕,离着李东阳那样的大佬,中间差着好几个级别呢,怎么可能知道李府中曾发生的事儿?

    是以,最终苏默也只能将此事放在心中。以后暗暗留心,小心些就是了。

    如此,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便是端午节至。

    端午节,又叫五月节,正是每年农历五月初五日。端午节原本起源于古代南方的百越地区。这一天,南方还有赛龙舟的风俗,故而也称为龙舟节。

    而在北方,这一天人们大都是相约登高,吃粽子等活动。各地还会自发的形成庙会、市集这样的聚会。大户人家多会招一些戏班子、伶人在家中欢庆。普通人家和士子文人们,则会三三两两的越好,一起往附近去登山望高。

    随着凤水河畔的开发,流民们也渐渐恢复了生机。整个武清城东,多出了无数的房屋店铺,俨然城外之城,热闹非凡,早无往日清冷。

    而居于双山脚下的苏宅,更是一片红火景象。家中人口现在不但多了福伯和石悦两个,更是多了个卫儿这个孩子。再加上诸多的下人和护卫,诺大的苏宅如今真是妥妥的大户了。

    而在赵奉至当日回来后和韩老爹谈过一次后,韩杏儿和苏默的事儿也算是定下来了,所以,仅仅一墙之隔的韩杏儿,便堂而皇之的整日登堂入室,除了每晚还是要回自己家睡觉外,其他时间都是泡在苏宅这边。

    这让韩老爹又气又恼,却终是拿自家闺女没法。别说赵奉至亲自上门提亲,又说了苏家身后有英国公的背景,就是单单自家闺女认准了那小子,韩老爹心中再怎么不痛快,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

    就这样,端午这一天一大早,苏默就早早的醒了。睁开眼看看窗外,约莫也就是五更天多点,比他平日里早起锻炼的时间还要早半个时辰。

    侧耳听听,外面韩妞儿兴奋的声音不时传了进来。想及这丫头端着准少奶奶的谱儿,将一干苏家下人指挥的团团转的场景,苏默嘴角便不由的微微勾起。

    要问男人的成就是什么,或许很多人会说是建功立业。但是在苏默心中,能给自家的家人撑起一片天,能让他或者她们每天脸上都保持着欢快的笑容,就是最大的成就。

    苏默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又要去建立什么不朽的伟业。他只是个小人物,只想守护着自己的亲人朋友,守护着他她们脸上的笑容就足够了。

    所以,在听到外面传来的欢笑声,他也开心了起来。

    伸手摸摸,身边小卫儿竟然也不在了。小孩子觉少好动好热闹,从端午前好几天开始,就搬着指头算日子,盼着这一天快点来到。如今有了韩杏儿从中张罗,哪还忍得住?早不知什么时候就爬起来,跟在韩杏儿身后疯玩去了。

    脖颈边传来一阵毛茸茸的触感,却是小鼯鼠多多,仍坚定的守在主人身边。

    苏默伸手将它拎了过来,狠狠的额头上蹭蹭,引得多多又是一阵叽叽叽乱叫的抗议,这才哈哈笑着起身。

    收拾停当,一出房门,一个小身影便欢快的扑进了怀中。“默哥哥默哥哥,快,快点洗漱吃饭。我们今天要爬好高好高的山,还要吃……吃,哦,是吃粽子。杏儿姐姐亲手做的,杏儿姐姐说,粽子可香了。”

    卫儿叽叽喳喳的说着,眼中满满的都是向往之。这孩子幼失怙恃,之前记事的几年都是在冷冷清清中度过,何曾有过今日这般热闹景象?便算那个老阉人再如何疼爱他,但只一老一少,又能热闹到哪去?

    更不用说,从当日老阉人被人逼供而死,卫儿竟然被人劫持这事儿上看,其背后不知有何背景。那老阉人想必小心躲着都来不及,带着卫儿出门玩耍这样的事儿,更是不用想的。

    看着卫儿兴奋的小脸红扑扑的,苏默欢喜之余,心中大是爱怜。连声答**g着,装作被卫儿拉扯的站不住,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去,惹得卫儿又是一阵欢快的大笑。

    门外,韩杏儿正大声指挥着几个仆妇准备外出的车马、吃食等物,见他出来,送上一个甜甜的笑脸,随即便又转过头去继xu呼喝着。看起来,傻妞儿对少奶奶这份工作真是大爱啊。

    更远处,梧桐树下,韩老爹和福全两个老人相对而坐,笑呵呵的看着眼前忙碌热闹的场面,脸上的褶子起的都快看不到眼睛了。

    石悦则领着十几个挑选出来的护卫,正忙着拾掇短棒器具等物,出门在外,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这可马虎不得。

    苏默挨个打了个招呼,便在卫儿的催促下,赶紧刷了牙洗了脸。傻妞儿不知什么时候早转了进来,笑眯眯的递上几个清香的粽子,然后就在旁边坐了,看着他一口口的吃着,脸上满是期盼之。

    苏默只做不见,埋头只顾吃。韩杏儿渐渐的便撅起了嘴儿,嘴唇上可以涂抹的胭脂,红艳艳的,配上略有些婴儿肥的两颊,煞是可爱。

    苏默心中好笑,脸上却不露声。几口吃完,转身便走,招呼过来一个仆妇,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仆妇满脸迷惑的去了。

    身后,韩杏儿嘴撅的快能挂油瓶了。恨恨的冲背着自己的苏默背影做个鬼脸,这才悻悻的收拾起来。一边收拾一边低声嘟囔道:“笨蛋!吃货!木头!都不知人家多辛苦……”

    正摔的盘子碗直响的功夫,那仆妇已返身回来,递给苏默一把红红绿绿的线头。

    苏默便就门边坐了,一边低头摆弄起来,一边曼声道:“过节了呢,亲手做个礼物送人才好啊。嗯嗯,可这礼物送给谁好呢?”

    屋中盘子碗的碰撞声陡然停了下来,傻妞儿半侧着脸,眼神儿一个劲儿的瞄着,两只耳朵竖的跟兔子似的。

    苏默简直要笑死了,偏偏还要忍着。这丫头今年十六,放在后世可也是个半大孩子?果然,自己只这么一逗弄,就让这丫头入彀了。

    手上捻搓几下,一只五颜六的线条儿便成了。在再两头一边打一个结儿,齐活。端午线,没错,就是端午线。

    端午线,也叫五彩线,古代叫做五彩长命缕。其实端午节最初,就是给女孩子专门过的节日,可以算是中国的女儿节。

    五月初五端午这一天,给孩子在手臂或是脖颈上绑上五彩线,寓意着长命百岁。明人余有丁《帝京五日歌》有“系出五丝命可续”的句子,指的就是这种习俗。而且据说,在端午节后的第一个雨天,将此线拿下来扔到雨中,可以带来一年的好运。

    这种风俗,据说从宋代开始就有了。但是苏默刚刚发现,家中所有女子都未曾带这个东西,也不知是没有这回事儿还是都忽略了,这才临时起意,有了编制这端午线的念头。

    扯着一根编好的五彩线,苏默故意高高的举起来,假作欣赏状,眼角余光中,却见韩杏儿那傻妞儿早已经完全转过身来,两眼放光的盯着这根彩线,脸上全是企盼之。

    苏默却忽然扭头呲牙一乐,韩杏儿吓了一跳,随即狠狠白了他一眼,假作不在意的样子,将身子扭了过去。

    苏默哎呀一声,喃喃自语道:“唉,看来,杏儿不喜欢啊。好,那还是给卫儿。”

    说罢,也不等韩杏儿反应过来,高声的冲着正满院子疯跑的卫儿招呼了一声。

    韩杏儿大急,猛然转过身来,却见卫儿早跑到了苏默跟前,正满脸欢喜的看着那根五彩线,然后由苏默亲手给他系到了手腕上。

    韩杏儿嘴巴张了又张,最终化作一脸的落寞,难过的转过身去。若说先前把碟儿碗儿弄的山响,只是假作恼怒想引起苏默的注意,那么,这一刻的韩杏儿却是真真的伤心了。

    一早上的欢快彻底从脸上消失,只是下意识的摸摸这个盘子,碰碰那个碗,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想着早早的包好了粽子,早早的起来蒸熟了,又巴巴的伺候那冤家吃了,所希望的,不过就是想得到那冤家的一句赞赏而已。只要他赞自己一句,那便什么都值了,自己也定会欢喜一整天。

    可哪知道,哪知道不但期盼中的赞赏没得到,现在,他亲手编织的五彩线都没自己的份儿。

    那五彩线好漂亮,她好喜欢。可是现在,现在却戴在了卫儿的手腕上。对于卫儿,她也是疼惜的紧,又怎么好意思去讨要?

    自己不过就是装作不在意,那个呆子却恁的不懂女儿心。她越想越是难过,越想越是委屈,两眼中渐渐的泪水迷离起来。

    正懊恼着,眼前模模糊糊的,忽然似乎看到一条彩线在晃。唉,被那个臭木头弄的都幻觉了。

    韩杏儿轻轻的嘀咕了一句,抬手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时,却猛的睁大了美眸。

    眼前的的确确的垂着一条五彩斑斓的彩绳,看上去,比刚才给卫儿那条要长出好多来。

    这……这是?

    她一时脑子没转过弯来,耳边却忽然传来一阵温热,随即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边道:“为什么哭?是不喜欢吗?”

    韩杏儿蓦然回过头来,但见苏默那张清秀俊逸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自己,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爱怜。

    韩杏儿看看苏默,再扭头看看那条彩线,半响,忽的哽咽起来,大哭着扑进男孩的怀中。

    苏默紧紧拥着她,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后背,轻声道:“傻丫头,你知道吗,端午节更是女儿节。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哥心里最最疼爱的女孩儿,又怎么可能不亲手送她礼物呢?给卫儿的那个是小的,寓意着祝福他长命百岁。给你的这条,却是大的。在哥心里,不但想要你长命百岁,更要你平安喜乐,一生都好运相伴。同样的,这也是一条系心索,哥要用这条索系着你,让你永远离不开我身边。”

    感受着爱郎温暖的怀抱,耳边呢喃着爱郎甜入心底的蜜语,这一刻韩杏儿彻底迷失了。

    她又想哭又想笑,只觉得一个身子轻的似乎要飘到云彩里。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快乐,先前的所有委屈和懊恼,此刻早不知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拼命的搂住眼前这具温暖的躯体,似乎想要把自己就这么溶入进去才好。她说不出希望时间永远停住这样的话,心底里却有一个念头不断的翻腾:就这样,就这样,就一直这样……

    h5..cfragment1

    [专题]暑期福利再升级,海量作品免费畅读!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