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暗中的敌人
    大学正问什么?苏默眨眨眼,大学正问什么跟哥有屁关系啊。

    赵奉至啜了口茶,见他一脸的茫然,这才轻舒口气,叹道:“大学正向我问你的品性!”

    “品性?!”

    “对,品性!”赵奉至深深的看他一眼,“不但问你的品性,还隐约问了你的家世,以及一切日常的细节。堂堂朝廷三品大员,主管天下学政,却来查问你一个小小生员,你可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苏默脸皱的包子似的,苦苦思索着。

    半响,就在赵奉至看着抻的差不多了,准备揭晓答案时,苏默却忽然精神一振,拍掌道:“我知道了。”

    赵奉至一呆:“你知道什么了?”

    “正如您老说的,他堂堂一个朝廷三品大员,忽然如此仔细的问及我这么个小小生员,实在不正常。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苏默一脸自信的侃侃而言。

    “他看上学生了!”苏默满脸放光:“大学正要招学生做女婿。”

    赵奉至呆坐在椅子上,一脸的难以置信,嘴巴张大的快要塞进个鸡蛋了。

    这小子脑子里都是什么?怎么就能想到这茬儿上去?招他当女婿?这尼玛是什么神逻辑啊?赵奉至真的不知该如何说好了。

    只是老头儿这还被雷的外焦里嫩的,那边某人却忽然一脸的纠结起来,一个劲儿的砸吧嘴儿:“哎呀,招女婿啊,可我已经有了杏儿了,那边还有个不知哪儿蹦出来的未婚妻,这……这会不会太**了呢?哥可是个正直的人呀。唉,这会不会不太好呢……”

    赵奉至只觉得脑袋上似乎有无数只乌鸦嘎嘎飞过,半响才哆嗦着嘴唇道:“你……你,正直?”

    苏默啊了一声,猛然省悟。这老头可是曾经亲眼见过自己装神弄鬼、坑蒙拐骗来着,正直俩字确实圆不过来啊。

    于是赶忙一脸谦逊状,扭捏道:“嗨,那个,也不是那么说啦。总之吧,咳咳,学生这不是觉得,觉得自个儿还小嘛。这个太小的话,女色太多,学生很担心伤身体啊。”

    说着,连连的砸吧着嘴,一脸的担忧之色。可是在赵奉至老爷子看来,这厮哪里是什么担忧啊,完全就是一副猥琐兴奋的模样,瞅瞅那俩眼珠子,绿油油的,都快变成狼了……

    “你……你……”老爷子实在忍不下去了,霍然起身,拂袖而走。待走到门口处,才转身怒道:“大学正查你品性行为,乃是疑你自身不正!招婿?做梦去吧!”说罢,一甩袖子,大步出门,招呼着外面的老管家,扬长而去。

    苏默傻住,张了张嘴,待要再说什么,却见老头儿都快走出二门了,连忙拎着袍襟儿,拔腿追了上去。

    这老头儿,简直就是个小孩子脾气嘛,一言不合,甩脸子就走,这以后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嘿,嘿,老爷子,别气,别气哈。学生,学生这不就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嘛。得得,学会错了,学生认错还不行吗。”好歹在大门口追上了老头儿,苏默又是作揖又是打拱的,这才哄的老爷子脸色缓和下来。

    赵奉至叹口气,一脸复杂的看着他,半响才叹道:“讷言,你聪敏机慧、巧思灵动,只是这性子却实在太强,凡事若不达意,往往便不择手段,这对你日后绝非好事。”

    苏默唯唯诺诺,脸上全是恭顺之色。赵奉至和他相处这么久,哪还不知道这小子压根就是没放在心上?

    苦笑了笑,只得收了话头,又道:“此次大学正忽然差问你的品性,让老夫也大出意外,后来多方查察,这才隐约查到,似乎是有人指摘你品行不端,有勾连妖人,行谶穢之嫌。唉,此事似乎都闹到天子面前了。据说内阁有人进言,要派人来武清彻查,幸得大学正等人斡旋,此事才暂且搁置了,还不知后面会如何评置。要知成化年间,天下受此毒害之深,可谓刻骨之痛,朝堂上下都是深自惕然。你,唉,你好自为之吧。”

    老头儿说完,又是长长叹口气,这才转身去了。

    苏默站在门口,默默的目送着赵奉至和老管家远去的身影,眉头不由微微蹙起。

    赵奉至这番话,让他有了种深切的危机感。原本还想着通过费尽心机搞出的汉语拼音法,以及教育制度改革作为进身之阶,给自己套上个名士的光环保身。可眼下,却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害了。

    在这小小的武清县,他凭借着搞定了县令庞士言和一众官吏,自可由得他搞风搞雨。可是这一步到了朝堂之上,甚至闹到了皇帝的案前,事儿便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

    勾连妖人行谶穢之事?苏默眉头紧蹙,仔细思索了一会儿,似乎除了那次糊弄庞士言外,自己在武清再没做什么类似的事儿啊?

    那次事中,除了庞士言这个当事人外,真正参与的便只有赵奉至和老管家了。

    可是单只是赵奉至对他的关爱回护,苏默也绝不相信这两人会出卖他。更不用说,说到底,这两人也算是同谋犯了吧,万万没有自个儿挖坑埋自个儿的道理。

    可是除了赵奉至和老管家外,再就是庞士言了。但是一样的道理,庞士言那尿性,这事儿更不可能外露。

    这当事的几人都不会泄露,那又会怎么传出这种流言?甚至还传到京城去了呢?

    “有鬼,有鬼啊。”他转身往回走去,边走边喃喃的念叨着,微微眯起的眼中翛然划过一道冷芒。他隐隐的感到,暗中似乎有双敌意的眼睛盯着自己。

    他终究不是神仙,绝想不到此事起因竟是李东阳的公子,莫名的醋意引发的。也万万想不到,当日不过是忽悠天机道人的话,竟成了促成这次风波的助燃剂。

    至于说赵奉至说的,朝廷或会派人来彻查,苏默并没有多担心。如今在这武清城,来的人只能听到对他苏公子的无数赞美。什么谶穢之事的纯属谣言,半点证据都不会找到。

    不过,躲在阴暗中的那个家伙,还是要早点找出来才好,那才是真正的威胁!要不然这次躲过容易,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嗯,提到了妖人,应该说的就是天机他们了。难道是这牛鼻子做事被人抓到了尾巴?苏默苦苦的思索着……

    “鬼?鬼在哪里?”

    正暗暗思索排查着这个隐身暗处的敌人可能是谁之际,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倒把苏默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却见石悦正满脸惊悚,紧张的左右张望着。

    苏默这个气啊,鬼你妹哟!青天白日的,哪来的鬼?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这夯货!

    扬手给这货脑袋上来了一巴掌,苏默没好气的道:“鬼你个头!没事儿你鬼鬼祟祟的跟在我身后干啥?”

    石悦哎呦一声,抱着头委屈的道:“少爷,是你说有鬼,又不是小的说……”

    一句话没说完,眼见苏默眼瞪了起来,连忙打住,憨声道:“小的是来禀报少爷,那个天机道长又来了,正在后堂等您呢。”

    嗯?天机?

    苏默一愣,随即哈的一声,咬牙狞笑道:“好,好极,妖人现身了。走,看少爷降妖除魔去!”说罢,大步流星的往后而去。

    身后石悦愣怔了半响才反应过来,赶忙紧跟上几步忽然又停下,转身回自己房中,拎了那只烟黝黝的斧子,这才撒腿往后堂跑去。

    少爷刚才就说有鬼,这会儿又说要去降妖除魔,作为一个合格并且忠心的保镖,石头哥觉得自己应该以最刚猛的状态出现才对。如此,又怎能没有武器呢?

    后堂中,天机正饶有趣味的打量着所处的厅堂。这正厅的摆设与他所见大不相同,墙壁上虽也挂着些字画之类的,但是整个厅堂四下的角落中,却还见缝插针的摆放着各种绿色植物,使得整个厅堂即显得风雅不俗,却又透着一股勃勃的生机。

    天机暗赞不已,苏师就是苏师啊!只看看这小小的厅堂布置,便可见苏师胸中自有天地,心境修为已融入自然之中了,果然非自己这等凡夫俗子可比。

    正摇头晃脑的赞着,却听厅外脚步声响起,抬头处,苏默已是大步走入。待要施礼见过,却见苏默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张口喝道:“好个妖人,还不束手就擒!”

    天机两手还未拢起,腰也弯了一半,却被这一声喝登时僵住了。张大了嘴望着苏默,满脸都是迷惑之色。

    妖人?什么妖人?妖人在哪儿?

    苏默哈哈大笑,摆摆手径直往主位坐了,这才冲天机一摆手,摇头道:“呆愣着干啥,坐吧。我就是试试你的反应,瞅瞅你这样,不行啊。这真要是有妖怪,趁你楞的这功夫,可就要换个身份了。”

    天机愣愣的收了势子,懵懂的坐了,这才回过神来,问道:“苏师何意?为何贫道发愣就要换个身份出来?又要换个什么身份?”

    苏默两眼一翻,哼道:“什么身份?你发愣的功夫,早被妖怪吃了。再想出来,只能是妖怪的粪便了。粪便这个身份你喜欢不?”

    天机登时噎住,心里这个腻歪哦。这好端端的,恭恭敬敬的上门来拜会,结果一照面就给损一通,还是那么恶心的玩意儿,搁谁也格痒不是。

    要是换个别人,天机非得当场给丫的变成粪便不可。可是面对着这位,得,忍了吧。

    惭惭一笑,正待换个话题,猛听得厅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随后一道身影扑了进来,接着便是一声厉喝:“少爷休慌,放着我来。妖怪纳命来!”

    em>[专题]暑期福利再升级,海量作品免费畅读!/e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