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神忽悠第二弹
    “此乃我龙虎山太上长老,符真师叔祖。这两位乃是本门长老玄清师伯、玄吉师叔。”

    偏厅中,天机道人一脸恭敬的为苏默介绍眼前三个老道士。这是第二天的下午了,苏默正在书房里画的天昏地暗之际,石悦来报,天机来了。

    苏默静静的打量三人,符真太上长老年纪看不出来,估摸着至少也得七十往上数了。消瘦如鹤,白须垂胸,一双眸子黯淡浑浊,然而略一专注之际,却如冷电当空,让苏默暗暗吃惊。

    另外两位都在六旬上下,玄清身形略矮,肤色微烟,面容呆板;玄吉则是长眉细目,一脸的慈和。

    苏默在打量三人,三人也在同时打量着苏默。

    苏默点点头,刚要开口,不防那符真老道却先开了口,那声音微显生涩,便如很久未开口说话了,乍一张口仍不适应似的。

    “苏道友,年,十五,真耶?”

    苏默一愣,目光转向天机。天机脸上显出尴尬,稽首一礼,为难道:“弟子将欲行之事报于师门,因事体兹大,故三位长老亲来一唔。师叔祖常年闭关,少履尘世。这个……”

    苏默就明白了。人家这是来考证来着。符真一开口就问年龄,显然首先年纪这一关就令人怀疑。

    只是苏默既然要忽悠了,又怎么可能没有准备,遂微微一笑,颔首道:“若问此身,然。”这逼装的。

    符真老眼中猛然冷光闪过,木然又道:“何谓此身?”

    苏默笑容便有些冷,只淡淡的瞥他一眼,并不理会,却转向天机,平静的道:“如此,便请回吧。学生这一大堆的事儿,实在没有时间闲聊。”说着,站起身来便要送客。

    符真面上闪过一抹青气,玄清、玄吉两人也是微微变色。天机急的头上冒汗,急忙拦住,语音带着哀求,低声道:“苏师,苏师且住。还请看在双方将要合作的面上,稍息雷霆。况且两方往来,亦非只今时一件,多了解一些,总是有益的。便是儒家也有说,先小人而后君子。此非冒犯,实至诚也,还请苏师明察。”

    说着,又歪头看向符真三人。符真沉默不语,玄吉却温和的道:“是此言,我等并无他意。”

    苏默这才又缓缓坐下,沉吟一下,这才挤出两个字:“轮回。”

    天机暗暗长出一口气,玄清玄吉却对望一眼,都从中看出震惊之色。

    符真眼眸中精光爆射,一挺身站起,涩声道:“便请赐教神通。”

    苏默眼睛猛的一眯,慢慢站起身来,盯着符真不说话。符真如临大敌,微微退后半步,脊背微拱。屋内气氛陡然一片紧张。

    叽!

    肩头上,小鼯鼠多多瞬间半蹲,三道紫毛立起,低沉的嘶鸣一声。它敏锐的感觉到,眼前这老头,极度的危险。

    天机看到多多模样,顿时面色大骇,顾不上许多,急抢步上前横在中间,却转头对符真躬身道:“师叔祖,不可动手,不可动手啊。”说着,便猛打眼色。

    开玩笑,那小东西的可畏可怖,天机可是亲眼所见。一旦发动,只怕师叔祖定然难保。这要出一点事儿,自己还要不要活了?也怪自己,之前怎么就忘了提起苏默这只宠兽了呢。

    符真视如未见,他活了近百年岁月,哪会轻易信人。眼见天机相拦,却对自己打眼色,心知怕不简单,却仍是不肯退让。

    旁边玄清和玄吉却是转念的快,两人一个微微踏前半步,隐隐将左路挡住,玄吉却侧身向右,扯住符真,劝道:“师叔,我等来此是客,于礼不合啊。”

    正乱作一团,忽觉一阵恍惚,苏默冷冷的声音竟从门外响起:“重修之身,何来神通?既相见疑,便请回吧。”那声音初在门边,待到最后一字,却已是袅袅自十余丈外传来。

    屋中四人同时面色大变,玄清玄吉眼中露出深深的骇然,符真也是须发戟张,面上神色变幻不定。

    这太吓人了!苏默怎么出去的,众人竟没看清。而一句话功夫,便已远遁十余丈开外,这是什么速度?莫不就是传闻中的缩地成寸?

    几人心中震惊狐疑,苏默所谓的重修之身,不承认有神通之语,反倒让几人越发认定是反话了。

    符真默然不语,天机道人面色惨然。玄清玄吉对望一眼,这次却是玄清开口道:“此人果然不凡。天机师侄,便由你再去相请。且好言赔罪,他若真前辈高士,我等既已低头,必不至于计较。”

    旁边玄吉点头不已,便是符真也是稽首微微躬身。这不言不语的烟脸,却原来是真正主事的。

    天机躬身领命,赶出门来。先是轻叹一声,只得满面苦涩的往后面来寻。他当日得了苏默一通狠狠的忽悠,直将那些话珍若至宝,不得苏默允许,哪里敢泄露半句。故而,此番发出信息邀请师门派人相助,却是语焉不详。只是想着让师门重视,便将自己欲要拜入苏默门下之事提了一提。

    他本意是好的,是想着这么一来,增加些砝码。却不料这信息在门中引起莫大反响。

    便如当日玉圭子戏谑那般,天机道人在龙虎山一脉,号称年轻一辈中的天才。这么一个天才,现在居然要求拜入另一个师父门下,而且似乎还未被允准。却不知这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至于此。

    再加上天机一再强调,要求多派几个高手。门内掌教与众长老便都觉得这事儿严重了,若是不来亲眼看上一看,后面又如何能放心靠着此人提供的海图、器具,远赴那不可知的万里海外?

    是以,这才有了紧急抽调正好在左近的玄清玄吉二人,又特意请出了一直在妙峰山闭关的符真,由此三人共同过来一探究竟。

    玄吉机巧,擅于应变;符真苦修自身,实力深厚。而玄清却是北直隶分教掌教,由这三人组合,各方面都能兼顾到,想来应无差错。却不料遇上苏默这么一个,经历过后世各种装逼段子熏陶出的怪胎,只几个照面便已落入彀中了。

    却不知几个被震住的老道正心中忐忑的等待,装逼成功的苏某人这会儿也正苦笑不已。

    当时那情形,眼见得被符真以力破巧,彻底逼入墙角。即便再如何以言词诡辩过去,只要事后仔细想想,总是会始终在心里存疑着。

    正所谓先入为主。一旦首次见面不能彻底震服对方,这种存疑随着时间推移,必将在某一刻爆发出来,形成不可测的恶果。

    所以,苏默百般思索后,索性咬牙拼了一把。他慢慢起身,又一言不发的盯着符真,种种动作,其实都是在暗暗拼命,迫使自己去尝试引动那玄妙的意境。

    好在终于不负所望,当即便趁着天机等人慌乱的空挡,拼了老命施展出当前最拿手的速度一项,成功的表演了一出以退为进的把戏。

    只是待到窜出去停下后,顿时便一阵烦闷欲呕到了极点的难受。方才那一瞬间的爆发,简直已可以与多多相提并论了。

    扶着旁边一棵树,直直深呼吸了好一会儿,这才稍稍觉得好过一些。但是仍然不时的眼前金星乱冒,四肢百骸都透着一种疲惫感。

    这里正还恢复着,肩头上多多忽然叽的一声低鸣。苏默一惊,趁着余韵之威延伸出去,却见天机老道正一脸苦涩的找了过来。

    连忙深吸一口气,负手望天,静立不语。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

    天机远远看见他的身影,踌躇了一下,终是硬着头皮过来相见。抬头见苏默脸色苍白,身子似乎还在微微发颤,却也只当是气恼的狠了所致,心下懊丧之余,更多了几分歉然。

    “苏师,苏师息怒。”他稽首上前,深深弯下腰去,陪着小心道:“符真长老一直离世苦修,对于人情世故颇有不通,绝非有意冲撞苏师,还求苏师瞧在弟子面上,宽恕则个。方才苏师离去后,两位长老也说了师叔祖一通,特意又差弟子前来赔罪。唉,这个……这个,您看……”

    苏默冷哼一声,缓缓道:“我实不知你龙虎山一脉究竟有什么依仗,修真界中,最忌探人功法隐秘。某瞧看在你的面上,已经最大限度的让步了,却还来进一步相迫。莫非真当苏某是任人可欺的吗?”

    天机手足无措,呐呐的道:“这……这……绝无此意,绝无此意啊。”

    苏默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吐出,冷然道:“罢了,我准你将当日所传,说与他们知晓,你们便再好好商量一二,待仔细了,再来寻我说话。我那边还有事儿,就少陪了。你去吧。”

    说着,转身不再看他。天机张了张嘴,终是化为一声叹息,只得深深一揖,垂头丧气的去了。

    待他走远,苏默这才脚下一软,连忙伸手扶住,回了回神,这才蹒跚着回了书房。

    回到房里,又喊来石悦,让他就守在门外,任谁来见都说自己忙着,待忙完再说。石悦领命,苏默这才关好门,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再也撑不住,直接趴伏桌上,昏昏睡去。

    那边天机返回偏厅,见了符真几人,将苏默的话说了,几人都是无奈。

    符真却是两眼放光,急问道:“你说他曾传过你一些法门,许你告知我们?那还不速速讲来!”

    玄清玄吉也是目光一亮,他二人其实也是心急,只不过毕竟有些城府,不似符真这般痴。此时听了符真问起,顿时也竖起耳朵。

    天机忙强调道:“不是法门,确切的说,应是修真的层次、方向,以及各阶段内外表象的描述。”

    符真三人顿时齐齐动容,指明大道所向,这可比某种单一的法门更珍贵了百倍。

    修炼法门,各家各派都有各自的传承,对于别人的功法,除非是那种极为逆天的,其实并不如精修自己熟悉的功法更好。听上一听,最多也不过是借鉴的意义更大些。

    但是大道指向,这却不是一般人能得闻与的了。不知多少人整日苦修,却始终迷茫着,弄不清自己的方向对不对,下一步又该如何走。更不用说,那下一步是个什么模样了。若真像天机所言,苏默给出的是这种东西,那对于龙虎山一脉来说,其意义之大,将不可估计。

    是以,便连玄清此刻也忍不住了,急吼吼的喝道:“啰嗦什么,还不快讲来。”

    天机定定神,这才开口,低声将那日苏默忽悠他的一通,细细说了出来。

    符真三人越听越是激动,最后不由的手足俱颤,抖的如筛糠一般,却又强自忍着,生怕遗漏片言只语。

    直到全部听完,三人都是如痴如醉。玄清涕泗横流,看着师叔和师弟,泣道:“此我龙虎山不世机缘,不世机缘啊!果然前辈高人,果然前辈高人!符真师叔,汝这番错了!”

    符真神情恍惚,点点头,满面的后悔懊丧。玄清又道:“师弟,此事非同小可,必须立刻传回门内叫掌教和诸位长老知晓。你这便亲自动手,赶回山门,片刻不得延误。倘有疏虞,你我便是本门千古罪人!”

    玄吉忙点头应是,转身便奔了出去。

    玄清又转向天机,满眼复杂的看着他半响,这才涩声道:“师侄倒是好机缘。你记住,方才所言,再不可对外泄露只言片语!否则,以叛门论!便天涯海角,亦必诛之!”

    天机凛然而尊。

    玄清见他应了,面色稍缓,又道:“你说欲要拜师不可得,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天机便将当日苏默所言说了,玄清还不待说话,旁边符真已是嗔目跺脚,大骂道:“蠢材!蠢材!恁大好机缘,凭空放过。这有何难?但若相违,便依前辈之规就是。你……你……你真真气煞老夫了。”

    天机这个无语啊,又是委屈又是无奈。两相冲突,依苏默之规,这也就师叔祖这个武痴能毫不考虑的这般说。他区区一个弟子,哪能这么自作主张?又怎敢做出这种承诺?

    玄清也是无奈,瞟了符真一眼,苦笑着摇摇头,温声对天机道:“此事,我自当代你向掌教禀知。一切,便等掌教区处吧。”

    天机这才松口气,点头谢过。

    玄清来回踱了几步,停下道:“这样,你现在便引我二人去拜见前辈,容我二人亲自请罪。”

    说着,拿眼去看符真。

    符真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怫然道:“看我作甚,难道老夫是不晓事的吗?先前不知,如今既知,自当负荆。”

    玄清和天机对望一眼,都是心中暗暗腹诽。这老师叔有晓事过吗?

    心中腹诽,面上却不敢表露,只是同时应了声是。天机便在前领着,符真和玄清跟在后面,一路往后面来寻。

    来到先前那地儿,苏默早已不在。没奈何,寻着一个下人问起,这才知晓,苏默回了书房。想想先前来时,苏默好像就在书房忙着,先前又一再喊着忙,当时只当是托词,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是坦承。偏他们当时不觉,还心中腹诽,不觉更是惭愧。

    一路找到书房,不等走到近前,石悦便瞪着眼拦住。天机知道这是个浑人,忙给符真和玄清使个眼色,自己笑着上前招呼。

    石悦却瞪着眼,只是闷声一句:“少爷说了,任谁来都候着。等他忙完,再说其他。”

    天机三人面面相觑,这才叫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了。眼见说了半天不通,里面也是没半点反应,只得无奈退下。

    三人商议一番,终还是决定,就在这门前等待。既然错了,想求人家原谅,那就要做出这个姿态来。别说苏默只是晾他们一会儿,便是真要负荆请罪,别说有了先前从天机那儿听来的东西,便只是后面还要求着苏默给出出海的东西,他们也得心甘情愿的认着。

    苏默这一睡,直直到掌灯时分才醒过来。醒来之后,只觉神清气爽,隐隐然,似乎五官六识又更敏锐了许多。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门外不远处,似乎多出几个不俗的气息。

    略略一寻思,心下便是明了。抻的差不多了,他们既然肯一直等在门外,就说明天机转告了自己当日的那通忽悠,同样成功忽悠住了这几个老货。既然如此,自当见好就收。毕竟,马上就要靠他们进行兑付阚松的计划,这个可耽误不得。

    想着,便站了起来。眼珠转转,索性一手挽起袖子,拎着笔。另一手将已经画好的《奇花异物谱》拿了,正好翻到西红柿那一页,这才打开房门,面上做出疲倦之色的对着石悦喊了一声。

    石悦还没反应,那边天机几人却是先一步抢了过来,齐齐稽首施礼相见。

    石悦老大不高兴的挤过来,待要推开几人,苏默微微皱眉拦住。看向三人不语,手中图册却略略倾斜,恰好对着几人。

    em>[解决书荒]总点击超十亿精品书合集限时免费看!/e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