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再现诡杀
    长笑声中,火光团团围了过来,苏默抬手微挡,凝目看去,却见一个斯斯文文的汉子,拎着把血淋淋的长柄朴刀,一步一步走来,可不正是当日何家大公子何言嘛。

    果然,这何家必然是绿林出身。苏默感叹之余,心中也是大是感激,上前抱拳谢道:“何大哥,此次多承相助,这份情,默记下了。”

    何言哈哈一笑,全无半分当日斯文,拍着他肩膀道:“却不须客套。苏公子当日指教良多,家父与言俱皆感之。今日来此,非为兄弟,可也是应明府大人相招啊。哦,对了,家父也来了。”

    苏默大惊,连忙道:“何以竟劳动何老爷子?真是罪过了。快,引我去拜见。”

    何言挽着他,笑道:“咱们江湖汉子,何须这些俗套。再说了,你现在有那心思吗?”

    苏默一愣,何言指着城南门那边道:“你那媳妇儿被挟持着往城南门去了,天机真人正追着呢,你难道不跟过去?”

    苏默心中先是一惊,随即大喜,道:“找到杏儿了?好,我这便去追。啊,对了,是什么人掳去了杏儿,可是那田钰?”

    何言摇头:“那兔哥儿有什么本事掳人,倒是跑的快,竟给他走脱了。抓人的是个道人,恁的厉害。幸亏天机道长在,那贼道不敌,却返身杀出,连杀七八人冲了出去。天机道长随后追了上去,你这便去吧,可要小心些。”

    苏默连忙拜谢,再忍住心急,转身往南门奔去。脚下起落之际,竟是如同风卷残荷,踏的一路尘土,霎时不见身影。

    背后何言顿时目瞪口呆,半响喃喃的道:“我的乖乖,这苏公子竟有这般好身手,眼拙了眼拙了。”

    他却不知,苏公子赛跑那是一等一的,可要说身手,那还是包袱包袱收拾着吧。若能进入那种玄妙之境,或许能战上个几合,倘若没那状态,估摸着也就最多两刀的事儿。

    苏默一路疾奔,沿途但见到处都是尸首残肢。不时有身着鸳鸯战袄的兵卒,或三五成群,或一伙一伙的,挺着明晃晃的长刀,四下里踹门砸户的明抢明夺。整条街哭声一片,哀嚎遍野。

    苏默心下默然,知道这定然便是五城兵马司的士卒了。本来调来他们是为了抓贼的,如今看来,却是贼不知抓了多少,老百姓却是先遭了秧。

    有人看着他一个人狂奔而来,便要上来拿问,苏默早有准备,扬手举着庞士言给的令牌,大喝道:“奉明府之令追贼,阻碍者,斩!”

    这些痞子兵哪会理会知县,还待上来围堵,苏默肩头上多多叽的一声尖鸣,下一刻,但见一道紫影电一般划过,顿时一片声的惨叫声响起,却是被多多都在脸上狠狠的抓挠了一把,顿时满面是血,哪还敢上来阻挡。

    苏默心下痛快,脚下飞快,转眼便早冲出老远。边跑边大声褒赞多多,喜的多多叽叽叽叫个不停,显然颇是得意。

    一人一鼠飞快的冲过街区,远远的便见那边城头上,不时的闪过一抹亮光。人影忽隐忽现,上一刻还在东,下一刻却已然出现在西,竟是不逊于苏默的速度,隐约正是两个人在激斗。

    城门下,一队队军卒张弓搭箭,对着那边。两边各有一列长枪兵护着。

    队伍后方,一匹高大的枣红马上,一个身量长大的将官端坐马上,凝目仰望着激斗中的两人。

    一旁七八个县衙的差役围成一圈儿,里面一人满头大汗,身形肥胖,不时的抬袖擦拭额头,正是县尊庞士言庞大人。

    苏默飞奔而来,早被士卒看到,顿时便有七八张弓指了过来,苏默心头一凛,连忙停步,高声道:“学生乃武清县治灾吏员苏默,前来寻明府大人,休放箭。”

    这边庞士言也看到了苏默,连忙让人拦着,自己凑到那坐在马上将官旁边,说着什么,不时指指苏默,显然是给那将官介绍。

    那将官凝目往这边看了看,这才一挥手,众军卒这才将弓箭移开,放了苏默近前。

    苏默大步走了过去,先是对庞士言施礼拜见,庞士言拉着他走到那将官面前,赔笑道:“讷言,这位便是咱武清五城兵马司指挥使,邝忠邝大人了。”

    苏默暗暗打量这邝忠,见其眉目粗豪,脸上颇有风霜之色,眼见苏默近前,只是淡淡点点头,便又转头看向城头打斗的两人。

    庞士言脸上尴尬,却又惭惭的不知如何说。只是搓着手,对苏默使了个歉然的眼神。

    苏默倒是心中颇为惊讶。大明文贵武轻,虽不说如宋时那般,但自昔年土木堡之变后,已然大为势微,极少有武官如此不给文官面子的事儿。

    这五城兵马司指挥使也不过六品,只比庞士言这七品县令高一级罢了,按照正常来说,这一级屁都不算,反倒是文官的七品,要比武官的六品更牛叉一些。

    这邝忠如此不给庞士言面子,也不知是有何依仗,还是另有别情。

    只不过苏默此刻却没那心思管这些狗屁事儿,见邝忠不理他,他便也没去热脸贴那冷屁股,草草的行了个礼,便扯住庞士言问道:“上面打斗的可是天机和那掳走杏儿的贼道?杏儿呢?在哪里?”

    庞士言苦着脸,下巴往上面一扬,低声道:“韩家娘子也在上面,看上去倒是没伤,只是昏着。那贼道将其扔在城墙上,道是天机真人单打独斗能胜过他,自然便交人出来;但若是输了,就不得再追他。若是不应,便直接将韩家娘子踢下城头去。”

    苏默眼中寒光一闪,转身就往城头走去。庞士言不敢拦,满脸的焦急。

    那邝忠却一皱眉,冷声喝道:“站住!”

    苏默猛的旋身,昂然望着他,一言不发。

    邝忠一愣,随即皱眉道:“此乃军阵之中,你一小小儒童,安敢乱闯乱走,还不退下。”

    苏默淡淡的道:“邝将军耳朵不好用?那上面的是苏某妻子,苏某去救妻子,何来乱闯乱走之说?”

    邝忠全没料到他竟然敢顶撞自己,眼中闪过一抹杀机,阴沉道:“此地某为主将,不得某令而乱动者,斩!”

    苏默大怒,扬眉要说,旁边庞士言连忙上前拦住,对邝忠赔笑道:“邝指挥使,苏公子乃我县治灾吏员,武清治灾之事颇多依赖。张老家主也是极欣赏他的,呼为小兄弟。他忧心妻子安危,人之常情,却不是故意顶撞指挥使,还请指挥使勿要怪责。”

    邝忠眼中闪过一抹怒色,却似乎又顾忌些什么,终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理会。

    庞士言暗暗拽拽苏默衣袖,低声劝道:“苏公子,上面既有天机真人,想来定能赢的贼人,你何苦去冒险?左右不过一女子罢了。”

    苏默大怒,猛的甩开庞士言,转身大步往城头奔去。邝忠脸色一沉,待要说话,却又不知为何终是忍了,只是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目送着苏默的身影奔上驰道。

    苏默一路顺着驰道向上,将将上到城头,才将身子隐在石墩后,探头向上面望去。

    就在前方三十步远近,天机道人手中持着一把长剑,正和一个同样装束的道人打的激烈。

    那道人背对着这边,面目看不清楚,但身材矮小,持着一把跟苏默手中一样的直刀,喝声连连,与天机斗的旗鼓相当,隐隐竟还有些压制的架势。

    这矮道人身旁不远,便在城头的城垛上,韩杏儿身子软绵绵的搭在上面,脑袋伸在墙外,只腰身以下在墙内,只要脚尖一挑,便可将其挑下城头,端的是危险万分。

    那矮道人虽高呼酣战,却每每总是不离十步之外,要想抢到韩杏儿身边去,绕过他却是不可能。

    对面天机真人面色阴沉,紧抿着嘴唇,咬牙死斗。想来也是投鼠忌器,稍一逼的急了,见矮道人往韩杏儿身边退,便只的主动缓上一招,引着矮道人重新攻上来。

    就这么来来往往,消耗自然比矮道人大,这才有了矮道人目下的优势。

    卑鄙!

    苏默只看的片刻,便已明白里面的关窍。刚才就奇怪了,先前何言还说天机打的对方逃跑,怎的到了这里,反倒不如对方了,却不想竟是这个原因。

    此时那矮道人又一次因着天机缓手重新扳回局面,不由的大笑,用嘶哑的语音嘲讽道:“天机,你号称我龙虎山第一奇才,怎的却这般没用?哟哟哟,我明白了,看来你这是动了凡心了,也看上了这丫头了?也是,很纯的阴体呢,哈,怎么,你们不是说阴阳之道是邪术吗?莫非你现在变了主意了?哈,若真如此,当师兄的必当成全与你,这丫头就送了你又何妨。只要你声明脱离那狗屁不通的内门,宣布加入咱们,师兄我马上就遂了你意。绝不打扰你快活,你看可好?哈哈哈哈。”

    天机道人面色铁青,呸了一声,一剑隔开次来的刀锋,手腕一圈,随即贴着刀锋直直削下,登时吓了那道人一跳,猛的缩回手来。

    这一进一退,那道人便又靠近了韩杏儿,天机道人气的胸膛起伏急剧,却是无奈之余,只得再次缓了一缓,登时让那矮道人发出一串张狂的大笑,挥刀铮铮铮的猛攻三招,使得天机一阵的手忙脚乱,气息开始不匀起来。

    “玉圭子,你真枉为龙虎山弟子,简直无耻之尤。”天机愤怒的大骂。

    那玉圭子却是得意洋洋,手中刀借着刚占的优势顺势劈出,险险没将天机肋下划开,口中桀桀笑道:“我怎么无耻了?你自避让,难不成要我也学你?那却不用打了,你大可回头离去,我自带着小美人去快活,多好?”

    天机气的不行,偏生无奈,只得再次打点起精神,挥剑猛攻。这回却任玉圭子怎么挑逗,也是不接话了。

    苏默看的暗暗皱眉,这样下去,天机必败无疑。而自己便想要救杏儿,也总碍着那玉圭子正好挡在中间,到时候不等冲过去,杏儿便要先香消玉殒了。

    这城头宽阔,总有六十步。就算他的速度超乎常人,但五倍的距离差距,实在是太难了。

    看来,还是得靠多多了。只是如此一来,怕是多多的秘密,想要瞒住天机是不可能了。

    只是在傻妞儿的性命和多多的秘密之间,苏默实在没得选。想来想去,只能暗暗叹息一声。

    微微露出头,远远的冲天机比划了一下。示意天机尽量吸引玉圭子的注意力。

    连着比划了几次,天机这才发现他的身影。心中震惊之际,好险没让玉圭子一刀划破喉咙,脚下猛然退开两步,这才险险避过。

    他突然的失态,顿时引得玉圭子怀疑起来。手中刀狠狠劈出两招,觑机扭头看来。

    苏默早有准备,把身子蜷缩到最小,躲在暗影中,连呼吸都屏住了。

    玉圭子狐疑的看了两眼,不见异常,正待再看,那边天机忽然舍身猛攻上来,招招都是搏命的架势,竟然将他逼开五六步之多。

    这一下子,玉圭子离着韩杏儿有近二十步远,苏默离着他又有近四十步。两方距离比例正好是1:2。

    玉圭子大怒之际,心中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正待再靠回去,猛然间眼前忽然紫影闪动,下一刻,只觉眼睛一阵刺疼,心知中了暗算,当即大叫一声,将手中刀舞的水泼不进。脚下却凭着记忆,急速的往韩杏儿那边靠去。

    只是才走出两步,猛然间只觉鼻息中一股暖意传来,心头警兆才起,但瞬间便是一阵迷糊。眼神涣散之余,那手中刀突兀的就那么停在半空,脸上却变幻不定,渐渐的浮起极恐惧的神色。

    苏默早趁机一个后翻上了城头,片刻也不停顿的向着韩杏儿冲去。六十步说远不远,以他变态的速度,不过四五个呼吸的时间,已然成功到了杏儿身边。

    双手使劲抱住杏儿绵软的身子,死命拖了上来,接着便是一路翻滚着往后退去。

    这些动作说起来长,但实际上却是瞬间便完成了。整个过程兔起鹘落,宛如操演过千百遍一般。

    对面天机道人看的张大了嘴巴,待到看见苏默已经成功救回了韩杏儿,这才发现对面的玉圭子神情不对。

    刚才多多忽然的出现,他因为苏默的提示,自然是看到了。本想着苏默的意思,是让多多偷袭,趁着伤了玉圭子眼睛之际,由自己舍命上前,挡住玉圭子,然后苏默冲出去救人。

    但哪成想,多多速度实在太快,只不过一个恍惚,便已功成身退。而玉圭子的反击只是刚刚舞动,便诡异的停住了,而同时苏默却以令他震惊的速度出现在韩杏儿身边,成功解救出韩杏儿,进而躲了出去。

    再看玉圭子,明明瞪大着眼睛,却偏偏好似看不到任何人。整个人慢慢抖索着,渐渐的抖颤的幅度越来越大,直到最后竟如筛糠一般,便是手中刀脱手而落,掉到地上发出的声响,也没让他有半分反应。

    相反的,他竟然慢慢,慢慢的坐了下去,面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压迫着他,使得他身子拼命的向后仰去,一直仰到一个诡异的角度,才堪堪停住。

    只是再接下来的场景,就让天机有些毛骨悚然了。玉圭子脸上忽然无声的涌起一团暗色,嘴角边,眼角处,鼻子中,甚至连耳朵里,都开始往外流淌着绿色的汁液。

    整个人身子仍然保持着那种诡异的姿态,抖了两抖后,便就此僵住不动了。

    天机只觉的脊梁骨后一阵冷气窜了上来,使劲咽了口唾沫,小心的向前几步,微微弯下身子,准备探查下玉圭子的死活。

    还不等手伸出去,耳边忽然传来苏默淡淡的声音:“不用看了,他死透了,绝没有活的可能。”

    天机正全副身心的注意眼前的诡异,冷不丁听到人声,好悬没直接蹦起来。

    扭头看去,却见苏默横抱着韩杏儿,一步步走了过来。

    月光下,城头上,旁边一具后仰着身子跪倒而死的尸体,满面绿气,七窍流血。旁边一个少年风姿飘飘,横抱一个娇媚的少女,肩头上一只可爱的小鼠蹲着。

    微风吹来,少年嘴角含笑,烟发飘飘,面色淡然。天机忽然激灵灵打个冷颤,满眼都是无尽的恐惧之色。

    em>[解决书荒]总点击超十亿精品书合集限时免费看!/e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