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图鲁勒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马是一匹神骏的红马,火炭儿也似的。

    马上的人却是一身白衣,剑袖劲服,足蹬兽皮小蛮靴。手中擎着一张黑漆宝雕弓,腰间紧束的银色玉带上,尚别着一把精致的小银刀。

    此刻纵马飞奔,奔腾之中忽的极快的拉弓上弦,略一凝眸,手松处,那箭矢流星般射出,不远处一只正刚刚露头张望的小兽,登时应声而倒。

    “咯咯咯,我射中了。”欢快的笑声在山谷间漾起,恍如阿里浑河水激荡着岸边的冰凌一般,清脆剔透。

    这是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肤色略有些黑,嘴也有些显大,并不与中原常说的美女一般,但却因着那精致的眉目和张扬的神态,给人一种飒爽豪迈的英姿。

    头上特有的民族帽饰,随着笑声微微晃动着,恰好位于眉心中间的一颗水滴状宝石,便晃出一圈圈光晕,将如画的眉目映的愈发璀璨夺目。

    “别吉好射术!”

    “是呀是呀,怕是古之神雕手也就如此了吧。”

    “哈,快看,别吉射中的兔儿多肥啊,这下子大伙儿有口福了。”

    “噢,别吉万岁…….”

    七八个年轻的伴当策马从后跟了上来,围着少女纷纷出口大赞起来。看向少女的目光中,无不带着一丝丝火热和爱慕。有机灵的跑过去将猎物挑了起来,引得一众人又是大声欢呼起来,声浪震的四周树上浮雪扑簌簌飘落,如雾如烟。

    图鲁勒图昂着小脑袋,脸上满是得意之色,想要放声大笑,却想起二哥曾说过的明人女子如何如何端庄,女子该如何如何矜持,笑不露齿,便又努力克制着。只是那微微弯起的嘴角,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她是达延可汗的女儿,蒙古的别吉。哦,蒙古语中,别吉就是公主的意思。

    做为万般宠爱集于一身的别吉,图鲁勒图几乎从来没有烦恼。也不需要去为生活什么的发愁,她需要的只是无忧无虑的玩耍,开心的过完每一天就好了。

    与中原女子不同,鞑靼人的血脉传承,让她极是喜爱射猎之道。从很小的时候,便跟着部落中许多有名的神射手学射。到如今,一手射术颇为不凡。

    今天,在这严酷的寒冬之季,难得的天清气朗,绝对是一个打猎的好天气。被憋在帐中许久的图鲁勒图哪还按捺的住?当即便挎上宝雕弓,骑上自己心爱的火哧溜出了门,直奔这阿里浑河来了。

    草原上最美丽的明珠出猎,王庭一众大贵人的子嗣自是毫不犹豫的跟随而来。且不说谁要是能把这朵草原上最美的花儿摘到,会让多少草原俊杰嫉妒羡慕到死;便单是图鲁勒图别吉的身份,若是能将其娶回去,便意味着少奋斗二十年啊。如此,试问,谁肯落后?

    图鲁勒图美滋滋的听着四周伴当的赞美,最终也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豪气的一挥手,大笑道:“不过一只肥兔而已,可喂不饱你们这些大肚汉。且再往里些,寻些大家伙来打才爽利。阿鲁尔,这次却不要你作什么先锋,我要自己在前面。”说罢,一提缰绳,火哧溜轻嘶一声已是放开四蹄,瞬间如同一道火线也似奔了出去,唯留下一串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半空。

    众蒙古少年面面相觑,那个叫阿鲁尔的少年正是最机灵,抢先去拾了猎物的。此刻眼珠儿一转,将野兔往后面褡裢里一塞,当先拍马紧紧追上,一边大喊道:“别吉好勇气,不弱满都海,阿鲁尔愿意永远追随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