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 齐聚
    许是感到了苏默的眼神怪异,符宝小真人蚕宝宝眉毛微微皱起,凶巴巴问道:“你看什么!”

    “啊?没有没有,这不是……给震惊了嘛,震惊了。”苏默啊的一声回过神来,赶紧把脑海里奇怪的画面晃出去,干笑着应付过去。

    符宝怀疑的盯了他两眼,眼珠儿转转,忽然凑过来低声道:“这有什么震惊的,大惊小怪的。倒是你,你那个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现是什么手段?我怎么从没见过?”

    苏默一惊,心道这小丫头眼里倒是够贼的,竟然一眼就盯上了自己的瞬移。只是这个bug可不能告诉她,也根本解释不了。生命元气可是他最大的隐秘了,他是绝不会向任何人泄露的。

    当下啊了一声,摆手道:“那都是小道,小道,不值一提。对了,还是说说你那个*吧。话说你那*是怎么让它爆炸的?我也没见着你点火啊。”

    符宝眼珠儿骨碌碌一转,没答他的问题,却把目光转向他手里的烤鱼,咽口口水道:“鱼好了没?我饿了。”

    呃,苏默噎住。眼睛眯了眯,心中暗骂一声:小狐狸。

    殊不知符宝小真人此刻也同时在暗骂一句:狡猾的大恶人!

    两人的试探同时未果,颇有默契的都将自己的问题暂时搁置,只是互相对视的目光中,不约而同的多了几分别样的意思。无声的目光碰撞中,似乎有着火星迸溅。

    “哈,这鱼啊,嗯嗯,应该差不多了。”苏默随手捏了把盐抹上,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好了?嗖——

    苏默抹盐的动作一僵,另一手拿着的鱼就不见了。再回过神来一看,对面小萝莉嘶啦嘶啦的吸着气儿,两个腮帮子鼓鼓的蠕动着,跟只偷食的仓鼠似的。一边倒着嘴儿嚼着,小脸上还露出一副享受的神情。

    这熊孩子,一点都不知道谦让的吗?太没礼貌了!苏老师大怒,张嘴就要教训一二,但猛地一个念头闪过,又将到了嘴边的申斥憋了回去,换上一张慈祥的笑脸,点头道:“好吃吗?”

    符宝眯着眼连连点头,但随即眼睛一瞪,将鱼往自己面前收了收,警惕的看着他:“好吃,嗯,好吃,咦…….这是你赔我的,你别想打它主意。而且你看,我都咬过的,也不好分给你了。”

    苏默脸颊一抽,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喵了个咪的,小太爷就那么点出息?跟你抢一条鱼,至于的吗?

    眼神在那鱼身上的牙印瞟了瞟,咕咚咽了口口水,摆手道:“哈,怎么会。好吃你就多吃点……对了,听你总说什么龙虎山龙虎山的,那是哪座山,我怎么从没听过?”

    符宝啊呜又咬了一大口,细细的品着鱼肉的香滑,一边随口答道:“龙虎山是咱们的门派名字,山却不叫那名儿。至于你没听过,哼,咱们可是道门正统,连这都没听过,那自然是你孤陋寡闻咯。”

    小萝莉回答的很是理所当然。苏默不由的一僵,这熊孩子,会不会聊天啊。竟敢鄙视小太爷,真当我不知道你们的底细吗?

    苏默当然记得,昔日在武清时,杏儿差点就折在那个矮道人手里。当时武清城头一战,连天机都被束手束脚的,还幸亏了多多,以毒气幻境这才偷袭成功。

    当日天机说过,龙虎山其实就是天师教。只不过派中因为修行方向起了分歧,分成了内外两派。天机那一派成为内门,也承袭了天师教的正统;而分出去的那一脉则称为外门,就已龙虎山为名。

    按照当时天机的说法,外门就是邪门歪道,是邪派。只有他们内门才是正统。

    当然,以当时苏默的立场,完全接受这个说法。这个什么所谓的外门必须是邪派!所有跟苏老师作对的都是邪派,必须被打倒!

    而按照当时的情形看,不单单那个被杀死的矮道人,还有那个漏网的田家公子田钰,都跟这个道门外修有关。当其时时,苏默只是将其划为邪教的范畴,并没有太多联想。

    然而后面一件件事儿的发生,回头再串联起来仔细想想,却发现这其中俨然有条看不到的线,似乎隐隐的将很多事儿都串了起来。

    而现在,当他得知眼前这只萝莉竟然也是那个道门外修一脉时,顿时便上了心。刚才连番的试探固然是对那个*感兴趣,但真正想要摸清的,却是这个道门外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皇宫大内之中。

    只是他没料到,自个儿装傻套问的话儿,却被人家给鄙视了,这真是太郁闷了。

    好吧,为了达到目的,苏小太爷勉强就牺牲一下好了,不跟这个臭丫头计较。

    偷偷的瞪了小萝莉一眼,这才疑惑的道:“是这样的吗?我倒是听说过道门,还听说天师教才是代表道门的正统啊。你知道天师教吗?吓,听说那都是仙师来着,名头好大的说。但既然人家是正统,那你们这个正统要从何说起,你该不是骗我呢吧。”

    符宝吃鱼的动作一顿,忽然猛的放下,霍然起身怒道:“胡说!我们才是正统,我爹爹才是掌门。他们嫉妒我爹爹,便用奸计赶了我爹爹和师兄们出来。我爹爹不愿同门操戈,这才一再忍让。你从哪里听到的那些胡言,莫不是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哈,是了是了,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哼,我不吃你烤的鱼了…….哎呀,你该不是在那鱼里下毒了吧?你这个大恶人!你好凶残,你竟然要毒死我,你竟然对我这么可爱的孩子动手。你你你……..”

    她涨红着小脸儿,起先还掐着腰大叫。但说着说着,忽然面色大变,惊慌的向后退着,小脸上又是恐惧又是愤怒,颤颤的指着苏默,一双大的有些过分的眼睛里霎时间蓄满了泪水…….

    苏默浑身僵直,瞠目结舌。我去!这演技、这表情、这转换,简直绝了!这尼玛绝逼是妥妥的影帝啊。

    还有,这种简直如同天成的演技就不用说了,关键是不单单演出了一个饱受压迫的受害者的模样,人家还能完美的顺手给栽了一赃。

    下毒?烤条鱼而已,还是当着你的面儿,我给你下毒?特么我有那么牛逼吗?你当我是白驼山出来的吗?这脑洞得开的多大啊?

    “不是,你……..”

    “大胆狗贼!安敢害我爱女!给贫道死来!”

    好容易回过神来,正要上前解释,结果刚刚迈出一步,猛然便听一声厉喝传来,随即轰的一声大响,眼前一股恶风直系面门而来,比之先前符宝放出大了足足一倍的火影电光,瞬间炸裂开来。

    “啊——”

    “我去…….”

    “住手!掌下留人!”

    电光石火之间,三个声音同时响起。第一声啊,自然是小萝莉发出的;第二声骂,却是苏小太爷的;而第三声,却是来自旁边凭空跳出来的一道身影的……

    凭空跳出来的?确实是从半空跳出来的,只不过不是凭空。即便在这瞬息之间,苏默仍是仗着敏锐的感识察觉到了,来人正是今早才见过的禁军统领蒋正。而其跳出来的方向不是别处,也正是他之前翻墙过来的那个方向……

    好吧,蒋正是禁军,许是正好巡逻到了这里发现了不对,这才顺着自己的来路蹦过来的。可尼玛对着老子乱扔垃圾的这货又是什么鬼?

    害你爱女?!我特么…..唉哟,你大爷的!是那只萝莉她爹!这尼玛要不要这么巧?不对,这该不是仙人跳吧,果然是吧?这特么就是一局!

    中计了!

    瞬息之间,苏默脑海中便转过了不知几千上万个念头。不过好在虽然仍是忘了提前设置上帝视觉,却在套问小萝莉言词时,下意识的便有了些防备。

    这也使得他在变生肘腋之间,即使那威力更大的*袭来之时,仍是瞬间再次使出瞬移技能,诡异的消失在原地,又很快在足足十丈开外显出身来。

    这些过程说来话长,但其实不过都只是眨眼间事儿。便在轰然震响之中,还夹杂着一道雪亮的刀光,仓朗朗被气浪炸上了半空,直到尘埃纷落之际,才刷的掉落下来,笃的一声轻响,直直插入地面,只留下半截刀身在外,颤颤的发出阵阵轻鸣之音。

    “张真人,且莫动手!此人乃是陛下钦犯,在下奉旨捉拿,真人有何屈处,大可随某一起去面君便是。”

    将将落地的蒋正来不及去拾取自己的佩刀,却先一步横档在苏默和张真人之间,惶急的大声叫道。

    那边,符宝小真人大张着小嘴儿,满脸震惊之色。一只手还掐着咬了半截的烤鱼,直到被来人搂入怀中,都尚未反应过来。

    “符宝,符宝!你中的什么毒?现在什么感觉?解毒丹没用吗?莫怕,爹爹这就去杀了那小贼,取了解药与你。”

    张真人对蒋正的喊话理都不理,只是一脸焦急的掐住了女儿腕脉。只是心急忙慌之际,却又察觉不出什么不对来,不由的登时急怒交迸,霍然回过头来,看向苏默。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