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8章 符宝
    苏默很强大,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而事实上,综合这个时代的武力而言,他仗着一身神石带来的异能,即便不能称得上强大二字,但说“诡异”二字却是当之无愧的。

    所以,哪怕在这极突兀的袭击之下,他仍然还是在瞬息之间做出了反应。

    瞬移,只能是瞬移。

    他的神石异能虽然改变了他的体质,但却仍然还是**之身,对方打来的会炸会爆裂的暗器,显然不是可以用肉身硬抗的。

    苏默敏锐的嗅到了那玩意儿爆裂时,散发出的浓浓的硫磺味儿。无疑,那必然是一种火器。

    后世有言,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高绝世,一枪撂倒。由此可见,武功高手在热武器面前,实在是没有半点依仗的。

    而以苏默现在的状态,显然离着武功高手还有十万八千里呢,面对着这种*暗器,又是身处这种不利的位置,唯有躲闪才是唯一正确的姿势。

    嗖——

    张符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火光炸裂的光影中,那半空掉落的小贼忽的就那么不见了,顿时惊的小嘴张的老大老大的。

    她也是修道之人,还是龙虎山的少真人。一身道术就算在门中排不上前几,但那份独到的眼力却除了父亲之外,再无人能及。

    然而,以她的眼力,这种情形也是从未所见过的。这是什么手段?一个大活人,凭空就消失无踪,这简直连爹爹都做不到啊。

    莫非自己遇到的不是人?一直可都听闻这皇家内宫之中颇多诡异,千百年积聚的怨气纠结牵缠,或许、大概、可能,真的有鬼呢?

    一想到这里,张符宝的两眼登时变得亮闪闪的。好吧,普通的女孩儿都是听了鬼什么的,肯定吓的要死要活的。可符宝小真人是普通的女孩儿吗,显然不是。于是……

    鬼欸,是鬼……吧?捉鬼这可是龙虎山最拿手的了。若是能捉到这只鬼,且不说她符宝的大名立刻就能让所有师兄弟刮目相看,单单可能从这只鬼的口中挖出什么特殊的功法来,那也是大发了。

    所以,不要跑,那只鬼,束手就擒吧。符宝小真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一点区区障眼法,就想骗过符宝小真人的火眼金睛,做梦!

    心中想着,目光及处,已然看到那只鬼果然在不远处显露出身形来。当下不由大喜,口中呼喝一声,两手连扬之余,已是再次合身扑了过去。

    苏默有种哔了二哈的赶脚。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自己方才施展的可是绝对高大上的瞬移啊。瞬移懂不懂?难道不该是所有人看到后,立即惊为天人,然后五体投地,浑身颤抖的口忽“仙人”吗?

    可眼前这个不知哪里蹦出来的小道童,哪有半分见到仙人的恭敬?不对,什么仙人,他喊自己什么?那只鬼?!特么的你见过这么帅的鬼吗?鬼会瞬移吗?鬼有小太爷这么拉轰吗?

    好吧,这些话显然来不及说了。那小道童竟然又抛过来两颗暗器,这简直是没完没了啊。这是谁家的熊孩子啊,不知道玩火容易尿炕吗?

    我去,我躲,我再躲,哎呀……

    瞬移确实很高大上,也确实很惊艳。但这种又惊艳又高大上的技能却有一个最大的弊端:短时间内无法连续使用。至少,在施展之前没做出连续使用的准备下,是不可能随便施展出来的。

    瞬移调动的是识海中的生命元气,在有准备有计划的前提下,自然得心应手、无所不能。然则以方才那种突兀之间,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用出了全力。生命元气瞬间蜂拥而出,再想重新调动,却是要等其慢慢恢复过来再说了。

    没了生命元气的加成,苏默几乎被彻底打回了原型,只能凭借着自身的本事全力周旋了。

    喵了个咪的,大意了,大意了啊。在过来之前,应该用上帝视角先侦查一番的…….

    苏默心中这个悔啊。明明身俱逆天的金手指,却因为疏忽而没用,竟尔遭至如此境地,教训啊,血淋淋的教训啊,这个以后必须铭记!

    呯呯的连续火光震响之中,不能施展出瞬移技能,这次的暗器躲得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虽然仍是躲开了杀伤力最大的范围,但是*爆炸引发的气浪,却仍将他震的头昏眼花,脚下蹬蹬蹬几个趔趄,如同醉酒般踉跄了出去。

    但这还不算完,还不等他完全清醒过来,但觉身前恶风袭来,待要勉力抬头看时,眼前一个白点飞速袭来,呯的一声闷响,左眼上一阵大力袭来,紧接着又是鼻子一酸,整个人已然是惨叫着飞了出去……

    “哈,打中了!”一声清脆的欢呼声响起,随即恶风再临,“呔!妖孽,还不快快现形!看我*!”

    *?!我去!快停!苏默吓的脸儿都绿了,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来不及起身,就地一骨碌滚出老远去。

    轰——,火光四射中,回头看去,不由顿时激灵灵打个冷颤。刚刚才离开的地方,烟火缭绕之中,明晃晃一个土坑赫然在目。这尼玛要是刚才再晚上那么一点儿,估摸着苏小太爷就又要再次穿越去了。

    “住手啊混蛋,我不是鬼,我是人…….哏——”眼见了这般场景,苏默哪还敢再稍有怠慢,拼命往后缩着的同时,大声的叫嚷了起来。若不是那只猛然听到他发声,停在了眼前寸许处的白玉般的小拳头,使得他后面的话憋了回去,怕是苏小太爷连饶命都要喊出来了,那可就丢了大份儿了。

    “咦?会说话的鬼,啊哈,发了发了,看来是已然修出阳魂了。那么,快交出来,交出你所有的秘密!不然就打死……呃,你说什么?你不是鬼?你是人?你你你,你怎么可以是人?啊啊啊,这不可能…...”

    苏默好悬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这特么是什么话?什么叫我怎么可以是人?你大爷的,凭什么小太爷就不可以是人了?小太爷偏偏就要做人,你待怎的……啊呸!小太爷明明就是人好伐。

    危机总算暂时过去了,连番遭遇重击的苏默也彻底爆发了。

    “…….看看,看看,瞪大你的眼睛看看,鬼有影子吗?鬼会喘气儿吗?”

    “你的生物是数学老师教的吗?鬼是魂体,会让你打的这么爽吗?鬼挨了打,会流血吗?会吗,会吗,会吗…….”

    “………..”

    半刻钟过去后……..

    苏默终于没力气了,吐着舌头只剩下捯气儿了。这尼玛,骂人也是个体力活啊,尤其是在遭受了重创后,弹药完全跟不上啊。某鬼也只能遗憾的暂时停下来了。

    对面,小道童眼神左右飘忽着,两只小手使劲的绞着,身子也在微微发着抖。

    嗯,这会儿看清了,原来是个小萝莉。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的模样,生的眉清目秀的。一张略显婴儿肥的圆脸蛋儿,两道蚕宝宝似的眉毛趴趴着。

    此刻,粉色的樱唇微微抿着,努力的不让大眼睛中的泪水落下来……

    好吧好吧,瞅那可怜兮兮的样儿,便是换了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不忍再责怪下去了。

    这么一只可爱的小萝莉……卖萌可耻啊知道不?

    苏默看清了对面的小人儿,砸吧砸吧嘴儿,不得不叹口气,无力的摆摆手:“算了算了,我不怪你就是了。也不全是你的错,也该我倒霉…….”

    “当然怪你了,你……你大半夜的忽然…….忽然从那么高的墙上冒出来。又……又使手段凭空变没了,不是鬼是什么?你你你…….你凭什么骂我?”

    苏默傻眼,哪里想到自己这都认倒霉了,小萝莉反倒暴走了。蹩着小嘴儿,掰着手指头怒叱苏默的种种罪行。大颗大颗的泪水滚滚而落,声声控诉,直如杜鹃啼血,简直令人闻之落泪,听者伤心。

    苏默下意识的左右看看,这尼玛不知情的要是看到这一幕,不定会怎么想了,怕是自己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吧。

    可问题是,郁闷个天的,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好不好,怎么听着好像反倒是自己没理儿了似的?

    不行,这个可得讲叨讲叨。刚要张嘴,却听小萝莉又一句话说出,登时张口结舌起来。

    “你还…….你还用口水喷我,你太过分了,呜呜呜…….”

    我用口水喷…….苏默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欺负一只如此可爱的萝莉就是莫大的罪过了,还要用口水喷这种恶心的技能,这就涉及到变态了,那属于道德范畴了…….

    “那什么,咳咳……那不是……那不是……咳咳,你知道的,鬼是不会喷唾沫的对不对?我也是急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鬼,才……咳咳,唔,你明白的对不对?”

    “呜呜呜……..”

    “………不是,你这……我说,咱能先不哭了吗?这不都是误会吗?唉,我说你…….”

    “呜呜呜,你欺负人,你不讲理,还……还要凶我,呜呜呜,爹爹,你在哪里啊,有坏人欺负符宝呢,呜呜呜…….”

    苏默:“………”

    又半刻钟过去…….

    “好吧好吧,你赢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行不行?”苏默果断败退,诚恳的举手认输。

    这个事件充分证明了一个道理:永远不要试图和女人将道理,尤其是不利于对方的道理时。

    “哈,你终于承认了!你这个大恶人,竟然承认错了,那说吧,你要怎么补偿我?”对面的萝莉听到这话,哭声应声而止,欢喜的拍掌大赞,旋即两手掐腰,凶巴巴的喝问道。

    苏默目瞪口呆,半响没回过神来。这一刻他忽然好忧伤,这世上可还有点真情不……还有点信任不……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