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7章 探奇
    蒙古贵女兴兵叩阙一事突兀而起,又突兀而终。这神奇的转折,让所有人纷纷猜测之余,又有种铆足了劲儿准备挥拳而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目标消失了一般难受。

    这就好比经常拿来比喻的那样,裤子都脱了,结果爬上床之后发现没人,只能自己玩一样,这是何等的我艹。

    弘治帝以为自己整明白了里面的因果,但是因之憋闷了半天的怨气却无处排遣,所以他决定把那小混蛋拎出来,然后喷他一脸。

    只是他却不知,图鲁勒图忽然退回去的原因固然和他猜测的大差不差,但是徐溥能老神在在的耍赖拖延时间,却是另有其因的。

    时间往回退一个时辰……

    自省阁后面,苏默溜溜达达惬意赏玩着,不知不觉中沉迷于那种独特的静谧氛围中。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等他准备返回时,美好的心情渐渐开始不淡定了。

    “…….早晨起来,面向太阳,前面是东,后面是西,左面是……是…….嗯不对,不对,现在又不是早晨,哪来的太阳…….应该是月亮才对,重来重来……”

    “……晚上起来,面对月亮,前面是东……呃,呸呸,前面是西,后面是东,左面是…….诶,不管了,上北下南,左西右东……”

    “…….他喵的,这里是哪里?月亮呢?喵了个咪的的,连月亮都不敬业了,这都啥时候了还不出来,旷工是耻辱的知道不……嗯,应该是这边…….吧,必须是这边……”

    好吧,说起来实在是太羞耻了,苏老师迷路了。作为一个穿越者,竟然会迷路,说出去谁会信?

    苏老师表示他后世都用前后左右来着,谁耐烦去说东南西北啊?那都是老古董们才会的技能,太low了!

    至于说这会儿,苏老师只能对万恶的封建社会表示强烈的谴责。这原本该是属于人民的,却被皇家霸占着。最可恶的是,你霸占着就霸占着吧,竟然连个执勤的人都没有,一点人文情怀都不讲。至少,你也设个指示牌什么的也好啊。

    嗯,要求皇宫大内到处设置指示牌,生怕万一有刺客迷失了找不到路的,苏老师也算开天辟地头一个了。

    天色越来越昏暗,四下里影影绰绰的几乎都是一个模样,苏默脑门上开始见汗了。

    大声呼救?不行,绝对不行,那还不得让朱厚照那小子笑死?至少,不到最后一刻,这个大招是绝对不能放的。就不信了,区区一片林子,还能真个困住自己?当初大沙漠中,那么诡秘的秘境自己都闯过来了,这里跟秘境相比,毛毛!

    不过,自己这么溜达下去,怕是等在外面的胖爷和小七他们可就要担心了。别一时情急,再搞出事儿来那可就不美了。

    想到这儿,伸手从衣襟上撕下块布来,将自制的“苏笔”取出来,就着昏暗的天光写了几个字:我没事,一切安好,静候回归可矣。

    写罢,唤出金甲来,将那布团成卷儿让它抓牢了,胡乱指个方向道:“去,去找汤圆它们,把这个给杏儿。给杏儿,明白不?”

    金甲振翅嗡嗡回应,在他头顶盘旋两圈,随即化作一道金光消逝在夜空之中。

    想着在这通信基本靠吼的年代,自己却能用这么高大上的手段传递信息,苏默满足的叹口气,满满的都是优越感啊。

    他却不知道,也幸亏他这里因为迷路想到了外面人会急,灵机一动想到了用金甲传递信息,这才终于在事态彻底失控前,将一切挽回过来。

    正是得到了金甲传递的信息,在最后急急赶来的半路,老徐溥才彻底放下心来,才有了后面乾清门中,那么无赖的刻意拖延。否则他又不是神仙,哪里会知道程大小姐已经出了面了?

    只是那蒙古公主正是因着苏默的缘故这才暴走,如今既然苏小子传出了信息,自然也就能让那公主平静下来,不至于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在这边拖延的时间越久,给那边传达消息的时间就越充足。只要那边一退,所有的阴谋诡谲也就不攻自破了。至于说张懋和徐永宁初始担心的事儿,显然完全不是那码子事儿。要不然,那小子也不会这个时候传出这么个信息来。

    这其中的种种变化,几下里各自不知,却又恰巧的无缝结合起来,可谓是真真的无巧不成书了。

    当然,这些事儿此时的苏老师是全不知情的。在放飞了金甲传信后,后顾无忧之下,之前的烦躁也便又再平复下来。

    安步当车的优哉游哉往前走出一段,忽的抬手拍了脑门一下,懊恼道:“这可不是蠢死了,金甲既然能传递信息,那就说明它肯定能找到路啊。刚才只要跟着它离去的方向走不就行了?”

    这般想着,便要转身折返。只是刚一迈步,忽然眼角余光瞄到不远处一道暗影横亘,轻轻咦了一声,又将迈出的脚步收了回来。

    分枝拂叶的往前挨了过去,等到好容易走到近前,果然是一道高大的围墙在目。显然,这自省阁虽然占地极广,但终还是有个尽头的。

    那么问题来了,眼下面临的选择有二。其一,无视这里,继续掉头往回走,试试从金甲离去的方向走,或许就能走出去。

    只不过这个法子的成功率也只在五五之数。毕竟,金甲是从天空飞走的,天上可没有什么阻挡。虽然大方向应该不会错,但谁能保证地面下就能走得通?

    所以,那是没有办法的前提下,才会去选择的一个选项;

    那么其二呢,便是眼前这里了。只要想法子翻过这道墙去,等待他的就可能是一个新天地…….呃,好吧,不排除也可能是更不知所在的地方。

    又或者,干脆是什么禁地之类的地方,毕竟,这里可是皇宫大内呢,还是后宫所在的范围。

    后宫啊,那可是皇帝的妃子们住的地儿。万一闯到了不该闯进去的地方,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唔,隔壁老王这种高难度职业,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

    咦,也不对啊。小太子他爹可是弘治皇帝来着,这位皇帝可是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只有一位皇后的皇帝,除了皇后,诺大的后宫再无一个妃子。

    既如此,除非他一头闯入的是张皇后的寝宫,否则怎么也不会出现隔壁老王那种梗儿。

    唔…….后面究竟会是哪里呢?要不要去探究一番?好痒痒啊……

    苏默手抚着下巴,眼神儿在那高墙上瞄啊瞄的,心中犹如百爪儿挠似的。

    不得不说,在经历了大漠秘境的经历后,他对于一切神秘未知的事物的好奇心,变得空前的大了起来。也因着身俱神石异能的强大,让他有了相当的底气。

    这皇宫大园,虽然后世也曾几乎游遍了,但那时的皇宫早已变了味儿。朱漆红颜早被雨打风吹去,唯余下无数的传说,空令后人凭吊畅想。

    而眼下,他却有了这个机会,实实在在的身处其时、探究一二。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有那冷宫寂然、孤叹千年的灵魂;又或者会不会有那阴谲诡异的老太监,身怀绝世武技,快如鬼魅…….

    “干了!”

    片刻后,终是骨子里那好奇的因子占了上风,狠狠一握拳,低声坚定的道。

    眼前的高墙足足有两人多高,他虽然身俱神石异能,但那只是改善了他的生命本质。或许这种改变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他身体的各方面素质,但却远未达到让他就此成为了可以飞檐走壁的大侠的地步。

    所以,要想翻过这道高墙,他必须要借助工具。可眼下没有梯子,放眼四周,也没有什么可供踩踏的石头,这可如何是好?

    咦,等等!那里或许…….

    他的目光在靠近高墙的一排树木上停住。那里,其中一棵大树茂密的枝桠伸展开来,某一条横伸的斜枝,都直直的蔓延到了高墙里面去了。

    就它了!

    苏默搓搓手,将袍襟拉起来别到裤腰上,手脚袖口仔细扎束一番,双手抱定树身,猛吸一口气,手脚并用,灵猴一般窜了上去。

    感谢神石,感谢儿时熊孩子的经历,这两种技能的加成下,使得他此刻的行动成功得到了充足的保障。

    到了前方目标分枝了,试探着伸脚踩了踩,嗯,蛮结实的,足够承担起他的份量。

    小心的将脚一只一只移上去,身体微微晃动了下,但很快便又掌握住了平衡。随即一点一点向前挪去…….

    前方便是高墙的另一边了,一如这边一样,郁郁葱葱的栽种了许多大树。只是唯一不同的是,繁茂的枝桠之中,几处古朴厚重的重檐隐露。

    苏默慢慢咧开嘴,喜笑颜开。脚下加快速度,几步便迈了过去。有房子就肯定有人咯,小太爷果然睿智天成啊。

    “哪里来的毛贼,胆敢觊觎此处,看打!”正满心得意之余,忽然一声断喝传来,下一刻,眼前黑黝黝一物飞来,猛然一声炸响,电光耀目生花…….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