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 大闹后宫
    “幸不辱命。”苏默再次睁开眼睛,先是给了小公主一个温暖的微笑,这才收手转过身来,起身对着弘治帝夫妇欠身说道。

    张皇后激动全身颤抖,目光死死的瞪着苏默,苏默了然,笑着又再点点头。

    呜,张皇后嗓中发出一声呜咽,下一刻已是一步便扑了过去,一把搂住小公主,将她抱了起来,上上下下的摸着,颤声道:“秀儿秀儿,可还哪里疼吗?”

    苏默眉头微微一挑,眼底闪过一抹幽光。这小公主的名字中果然有个秀字啊…….

    小公主微微蹙起秀气的毛毛虫眉毛,似是对母后在自己身上的举动不舒服。不过却乖巧的任凭张皇后到处捏着,侧了侧小脑袋道:“没有痛了。”

    说着,偷偷扭头看了榻边的苏默一眼,又凑到张皇后耳边小声道:“那个痛肯定是被大哥哥拿走了,母后要找就去大哥哥身上找好了,秀儿这里没有了。”

    张皇后一愣,随即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直以来,女儿便整日介昏昏沉沉,何曾如此刻般鬼灵精怪的,便那双乌溜溜转动的眼神,都透着说不出的灵动和狡黠。再想想之前的那些日子,不由的心中五味杂陈,忍不住又流下泪来。

    她这样又哭又笑的,小公主显然完全不能理解。两条毛毛虫眉毛越发皱的紧了起来,小脸上满是担忧的道:“怎么,难道是大哥哥不肯给吗?唉,母后为什么要那个痛呢?很难受的。好吧好吧,母后乖啊,母后不哭,等秀儿再去求大哥哥,求大哥哥给母后就是了。大哥哥很好的,一定会答应秀儿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张皇后怀中爬起来,举起小手努力的为张皇后擦拭着泪水,另一只手还努力的绕过去,拍着张皇后的后背。她隐隐记得,每当自己很难受的时候,母后都是这样对自己的。

    张皇后又是欢喜又是感动,再也忍不住,反手使劲抱住女儿,彻底放声大哭起来。

    小公主眼中露出茫然慌乱的神色,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是自己做的不对吗?还是说这样打疼了母后?

    正不知所措之际,忽然感到眼前一暗,转头看去,却是父皇不知何时坐了过来,连忙努力奉上个大大的笑脸,只是那小嘴儿却微微瘪着,眼中又是慌乱又是委屈。

    “乖,莫怕。母后是看到秀儿不痛了高兴的,秀儿做的很好,做的很好。”弘治帝红着眼眶,轻轻的抚着女儿的黑发,另一手过去握住皇后的手,微微紧了紧,轻声道:“好了,莫吓着秀儿。”

    张皇后这才猛省,连忙手急忙慌的擦抹着泪水,冲着女儿露出个明媚的笑容。

    秀儿顿时大喜,探过头在弘治帝脸上吧嗒亲了一下,欢声道:“父皇好厉害。”

    弘治帝一呆,随即大喜,不由的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苏默站在一边看着,眼中满是欣慰,脸上却是微微撇嘴。大爷的,小太爷知道你们高兴,可能不能先照应好了咱这大功臣啊?还皇帝呢,一点礼貌都不懂,太鄙视了。

    “嘿!”正心中腹诽着,猛不丁肩头被人狠狠拍了下,转头看去,正迎上小太子兴奋的发红的面孔。那一对眼珠子,亮的如同俩探照灯似的,灼灼的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偷眼瞟了一眼那边还抱在一起的一家三口,苏默微微侧身,口唇微动着低声道:“干吗?”

    朱厚照贼忒兮兮的凑近,也低声道:“默哥儿,大发了,你要大发了!没听我妹妹都说你很好吗,这次父皇肯定要重重的赏赐于你的。啊哈哈,果然是本太子英明神武啊。”

    苏默不由挑了挑眉头,这叫喊上默哥儿了?话说咱俩有那么熟吗?你妹妹说我很好,郁闷个天的,被一个小萝莉发了好人卡有什么可高兴的?值得你这么兴……咦,等等!我去,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还果然你英明神武的,有这么蹭热度的吗?太无耻了!

    苏默一脸鄙视的看着他,朱厚照大怒,一把扭住苏默衣领呲牙道:“你这什么眼神?若不是本太子一力推荐你,岂有这般结果。哎呀,莫不是你想过河拆桥?你太卑鄙了!我告诉你,休想!你必须报答我,报答我懂不?”

    苏默这个无语啊,小太爷报答你一脸啊。妈蛋的,老子辛辛苦苦治好了你妹子,反倒要倒过来报答你,这尼玛什么鬼逻辑?

    抬手微微一用力将他的手掰开,不等他叫出来,就似笑非笑的道:“说说看,你要我怎么报答你?”

    朱厚照登时转嗔为喜,又再凑前来,先是鬼鬼祟祟的探头瞄了自己老子那边一眼,见弘治帝正低声跟张皇后说着什么,似乎是在安慰他老娘。倒是妹子太康公主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脸好奇的望着这边。

    当下赶忙奉上一个大大的笑脸,哄的小公主笑弯了眼儿,这才拉着苏默往旁边走开两步,低声道:“这样,待会儿父皇肯定会问你想要什么。毕竟嘛,你这次立了大功了,怎么赏也不为过。若是硬指给你什么,反倒不如听听你自己的想法,这也是一种恩赐。嗯,你明白的吧?”

    苏默索性两手抱胸,斜眼看着他,挑眉道:“所以呢?”

    朱厚照脸上就一副你真笨的神色,搓了搓手道:“还所以啥,当然是要立即答应啊。可千万别学那些个老夫子假道学,说什么恩自上出什么的。结果真等父皇张了口,达不到他们心中所想所愿,一个个脸上那笑假的什么似的,总要惹得父皇心里也不痛快。哼哼,且等着的,等到我以后坐了皇帝,问都不带问他们的。偏偏捡着他们不乐意的赏,气死那些混蛋。”

    苏默目瞪口呆,好嘛,感情日后正德帝总是翻着花儿的跟大臣们闹腾,这因子却是打从这儿就落下的啦。

    “不是,我就问你,你就直说你想要我怎么做吧,扯那些别人作甚。”苏默定定神,不耐烦的摆手道。

    朱厚照也反应过来自己歪楼了,擦了擦嘴角的唾沫星子,贼忒兮兮的靠过来,也不过苏默一脸的鄙弃,一把拉住他低声道:“简单啊,你就跟父皇说,不求高官厚禄什么的,只求能长伴君侧,沾些皇家贵气便好…….呃,当然了,这么说只是个托儿。以你的身份,肯定是不够格侍奉父皇的。不过你可以来侍奉我吗不是,我可是太子啊,除了父皇之外,还能有谁比我更具皇家贵气的了对不对?”

    侍奉皇帝?!侍奉你?!沾点皇家贵气儿?老子贵气你一脸啊!苏默这下真是听的脸儿都绿了。不敢置信的瞪着他,下一刻想也不想的两步便扑了过去,两手照着小太子的脖子就掐了上去。

    你特么跟小太爷这是多大仇啊?竟然歹毒的想把自己阉了当太监。来,你别躲,特么小太爷跟你拼了我。这你妹的,恩将仇报听的多了,可仇报成这样的还真是也没谁了。你想对小太爷的二弟下手,小太爷也不想活了,先整死你再说,死了算逑!

    朱厚照哪里想到自己一句话引发了苏默这么大反应?郁闷个天的,这里可是后宫内院啊,而且还是自个儿皇帝老子和皇后老娘跟前儿呢,他咋就敢冲动成这样呢?

    “我……咳咳,你特么疯……咳咳,放手……”好在他天生力大,又多少还真练过了些拳脚,冷不丁之际,两手将将倒是拉住了苏默的手,当即死命的拽着挣扎着。

    “大胆!苏默,还不给朕放手!”身后传来一声震怒至极的怒喝,却是这一番动静实在太大,果断将弘治帝的注意力引了过来。

    结果一瞟之下,好悬没把弘治帝惊的一头栽倒地上去。这尼玛又是玩的什么花儿?从今个儿早朝起这小子就可劲儿的闹腾,扰了大朝会,打了自己的大臣,好歹给关了一下午,这尼玛才消停了多大会儿?这可好,现在又跟太子掐上了,还是当着自个儿的面儿。这小混蛋,真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成?还是说觉得治好了公主,彻底有了依仗,觉得可以恃宠而骄,肆意妄为了?

    好吧,弘治帝倒是没想过这货真敢对太子有什么不利。毕竟这小混蛋才不过十七,而且这里还是皇宫内苑,便脑洞再开的怎么大,也绝不会想到那一面去。

    更何况,之前自家太子和这小子明显极为投缘的样子,眼下这架势,再结合这小子前番几次做的那些狗屁事儿,得,弘治帝首先想到的就是,这特么两个小混蛋又再闹腾了。

    是的,没错,弘治帝这一刻就是这么认为的,“俩”小混蛋!别人不知道,他这做亲爹的岂能不知,自家那个熊孩子,平日里的那个闹腾劲儿是什么程度?

    只是这会儿当着自己这个皇帝的面儿,俩小混蛋还敢如此胡闹,连手都动上了,完全不顾半点礼仪,真真是让他气歪了鼻子了。

    皇帝这么一开声,门外早惊动了杜甫,闪身进来看到这一幕,饶是以老太监的把持,也是当场惊的脸色都变了。

    赶忙上前将两人掰扯开,自个儿挡在中间,却一手一个将两人制住,由得二人相互怒目而视,呼呼直喘。

    “两个混账!说,究竟怎么回事?”弘治帝这个气啊,连阴沉的如要滴下水来。便连女儿刚刚治好的心情,这一刻都被破坏殆尽。

    苏默这会儿也清醒过来了,只是不知怎的,平日里的冷静完全不见了踪影,听的弘治帝问起,当即指着朱厚照大声道:“怎么回事?你问他!他竟想着阉了我,让我当太监,小太爷跟他拼了!”

    什么?当……当太监?!

    包括弘治帝在内,所有人都被这句话雷的外焦里嫩,好半天没回过神来,甚至连苏默那个大不敬的自称都给忽略过去了。

    半响,还是当事人先反应过来。朱厚照彻底炸了,一蹦三尺高,“我呸你个苏讷言,小爷好心换个驴肝肺,你自发疯,干吗诬赖与我?我何曾说要你当太监来着?跟我拼了?哈,来来来,你我且大战三百回合再说,看某家可会怕你!”说着,拉开架势就要开干。

    杜甫这个凌乱哟,慌不迭的赶紧给拦着,朱厚照却在那儿跳着脚的叫战不休,苏默也是不甘示弱,只是冷笑涟涟。

    弘治帝这个怒啊,和满脸惊奇的皇后公主对视一眼,呯的拍案而起,怒道:“都给朕闭嘴!究竟怎么回事儿,苏讷言,你口口声声说太子要你做…….做太监,此话从何说起?你给朕一五一十的道来!”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