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0章 :将如何
    这里是皇帝的后宫,虽然得了许可,但苏默也不会傻乎乎的冒然往里闯。朱厚照却不必顾忌那些,急火火的先冲了进去。

    苏默便在里外间处站住,等着里面的传唤。耳中隐隐的听到里面朱厚照刻意压低的语声,似是在炫耀着什么。然后又有女人的声音响起,听上去满是慈爱宠溺之意。

    刚才来的路上,苏默未尝没猜测过,皇帝的后宫是何等模样。在后宫里,皇帝一家子又是如何相处等等。

    但想来想去,大抵不过就跟电视上演的差不多,多半是朱厚照恭恭敬敬的拜见父皇母后之类的,然后弘治帝再训诫几句这样的流程。

    古代讲究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嘛,自便也是想当然的事儿。然而此时听着里面的语声、笑声,却是完全与预料中的不同。给苏默的感觉,里面一家人的相处,倒是似乎跟普通人家并无二致。

    没有什么儿子拜见父母的恭谨,也没有严父训斥儿子的刻板,反倒是和洽温馨,语笑嫣嫣的样子。

    苏默不由微微有些走神,这让他不觉中又想起了自己那位便宜老爹。也不知那老头究竟跑到哪里去了,直到现在也没回来。这个爹太不靠谱了,恁大个人了,一出去就撒了欢,也不知道给家里带个信,不知道家人会担心的吗?

    回来得批评他,必须批评他。苏默暗暗的想着,心情却忽然有些低落起来。这具身体毕竟与老爹苏宏血脉相连,那种源自血缘上的关切无论如何也难以割舍。

    而作为占据了这具身体的苏默,经过了这许多事儿后,也早已从感情上接受了苏宏这个父亲。当初刚来乍到的那一幕幕,总会时不时的从心头升起。

    那粗粝难咽,却又总是自己碗里更厚稠些,而对方碗中却能照出人影来的菜粥;那夜里昏暗灯下,一边眯着眼笨拙的缝补着自己的衣衫,以两三颗煮豆子和清水充作垫饥的身影;那早上满面兴奋,珍而重之摸出三个烧饼却一股脑塞给他,却说着什么自己已经吃过了的笑容……

    苏默使劲仰起头,重重的吸了吸鼻子,不让人看到自己酸涩的发红的眼眶。

    “这不靠谱的老头儿……”他不自觉的再次低声念叨了一句。

    老太监再次从里面走出来,一眼看到苏默的神情,似乎有那么一刹那的微怔,但随即深深看了他一眼,轻声道:“陛下宣你入见。”

    苏默咧嘴给了他个笑脸,竭力压下心头那份悸动,抱拳道:“有劳公公。”

    杜甫点点头,不再多言,往旁边站了,又再化为一尊雕塑。

    苏默暗暗吸口气,这才举步而入。眼前光暗转换,明显一阵高出屋外许多的温度,让苏默不由微微一皱眉,但随即释然。

    转过一处木雕的圆形槅门,明亮的烛火下,弘治帝一身轻袍常服端坐上首,目光炯炯的望了过来。

    在他一旁,一张垂栊幔帐的大床横着倚墙而设,明黄色的帷幔之中,隐约可见一个小小的人影躺在其上。

    床前,朱厚照偎着一个三十许人的妇人,见他进来,便挤眉弄眼的冲他呲牙。

    苏默目光一扫而过,他没吃过猪肉却也是见过猪跑的,自然明白皇帝的老婆是万万不能多看的,甚至抬头正视都是一种无礼。故而只是一闪眼间,也只是留下个皇后其实并没多么漂亮的感觉,倒是颇有几分慈眉善目的意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