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将见
    “……不,不行!汤圆,你听话。下次,下次我带你出去行不?这次你老大我是去老丈人家啊,到时候万一人家看上了你,要吃熊掌咋办?你说到时候我是砍呢,还是砍呢,还是砍呢?”

    “苏苏……坏…….杀虫子,不带……汤圆去。”

    “嗷呜——”

    英国公后花园拱门外,苏默一头的汗,对大尾巴熊又是哄又是吓唬的。

    这些天接二连三的事儿,程府之行必须要尽快了。众人几乎都是当世人杰,又有着老张懋在侧提点,连何二小姐都能看出来的局,他们又怎么可能看不清?

    更不要说,现在回想回想,当日在宫中之时,弘治帝曾两次暗示他处理好自己的家事。当时还有些莫名其妙,现在却是恍然大悟。

    皇帝毕竟是皇帝,以厂卫的能量,那些人的一些小动作,哪能瞒的过皇帝的耳目?旁人还要等事发之后才能被动的应对,可对于皇帝而言,那都不是事儿。

    而且好在现在皇后一道懿旨发下,虽无法彻底消弭对方的谋划,但却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苏默的压力。至少,让他有了充足的时间去筹谋应对,再想如之前那般步步连环,让他气都喘不过来的局面是不可能了。

    而正式登门拜访程敏政,便是第一步。

    可没想到的是,当苏默准备出门的时候,他带回来的动物们却不干了。大尾巴熊带着太阳堵在门口,说什么也要跟着一起。

    也难怪,大尾巴熊也好,太阳也好,都是曾经啸傲山林野惯了的。这忽然被限制在这狭小的宅院里这么些天,可把它们憋坏了。如今眼见得苏默又要出去,哪里还肯老实呆着?

    苏默也是无奈了。上回过去给程敏政救治那属于特殊情况,连他自己都要掩饰一下。而这次则不同,这次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登门。而且还要去的大张旗鼓,正大光明才是。

    可特么谁听说过毛脚女婿头次登门,还带着宠物的?尤其是在这个时代,最重礼仪。女婿登门的人数、携带的物品,那都是有定制的。这忽然跟只熊去,怕还真是会给人误会,这是送上一份全熊宴用的。

    所以苏默只能安抚。

    大尾巴熊觉得很委屈,明明是自己一直跟着苏苏的好不?凭什么现在自己不能去,而那只虫子却可以?好吧,那只虫子能藏起来,可汤圆觉得自己也可以啊。大不了不叫、不喊,然后再少吃点什么的就是了……

    不过苏默说的要砍它的熊掌吃,还是让大尾巴熊有了些担忧。这货别看长的五大三粗的,好像很凶悍的样子。其实了解它的人都知道,那完全就是个样子货,实则根本上就是个小胆气的。

    也就是跟在苏默身边,它才敢装模作样的,所谓狗仗人势,说的就是它这样的了。

    所以听了苏默的恐吓后,它虽然还在嘟嘟囔囔的不依,但是眼中明显露出迟疑恐惧之意。

    “你乖乖的,咱们西山那边的园子就快修好了,到时候去了那边,我保证你喜欢。那边可是有整整一座山给你撒欢儿……”

    苏默拍拍它的大脑袋说道。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儿,对付大尾巴熊这样的夯货,绝对是不二利器。

    “你他妹的又跟着起啥哄?人家熊掌还说珍贵些,要说有人觊觎那也得是有些身份的。可你呢,满大街吃狗肉的不要太多。回头信不信你一露头就给人惦记上,说不定哪天就给迷倒抓去炖咯?”

    苏默安抚住了大尾巴熊,这才又转头教训太阳。这只狼王从跟着回来后,每日里不缺吃不缺喝,这山珍海味的供着,现在都快给养成猪了,身子眼看的都圆了一圈儿,哪还有之前半分狼王的风采?苏默也真是有些怒其不争了。

    “嗷呜——”太阳不服气,但它却没有大尾巴熊它们那样的本事,可以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发出的声音仍是最原始的嚎叫。

    我是狼!狼王!我不是狗!

    虽然它表达不出来,但是苏默毕竟跟它们处惯了的,稍一琢磨也就理解了。

    “狼?那更惨!我保证你一出门就会被打死。跟狗比起来,狼皮可是值钱多了,尤其是你这身皮毛,啧啧,漂亮啊。平日里,没少靠这个勾引妹子吧……”苏默双眼放光,摸着下巴说道。

    那眼神在它身上瞄过来看过去的,太阳忽然感到一股恶寒,毛都立起来了。下意识的身子弓起,脑袋微微低垂,呲牙发出几声低吼。这几声低吼却不似之前了,其中满带着桀骜凶狠之意,狼王的风范尽显无疑。

    空中忽的紫光闪过,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又是狼王凄惨的一声哀嚎。循声看去,但见一只灵动的小鼠,早立于硕大的狼首之上,一只小爪子便按在那簇儿金毛上,耀武扬威的,说不出的得意模样。

    而狼王则耷拉着脑袋,颤颤的动也不敢动,尾巴都紧紧夹了起来,哪还有方才半分乍露的凶戾。

    多多大人到!

    镇压了太阳,多多蹭的窜到了苏默肩上,两只小爪子扯着苏默的发丝,叽叽叽的叫着,那毛脸儿上,竟人性化的满是骄傲得意之色。那神情分明是:快,快来表扬我吧,看我多棒。

    身后传来一阵奔跑声,伴随着高一声第一声的大呼小叫,正是跟着多多跑来的卫儿和小七两个。

    苏默眼神有些冰冷的扫了太阳一眼,这狼王来的时间太短,还是有些野性难驯啊。

    “嗯,咱们多多最棒了。你在家给我好好看着它们俩,回头回来,我给你带好吃的。”苏默反手抚了抚多多光滑水润的皮毛,赞许的吩咐道。

    多多大喜,连连点头表示坚决完成任务。好吃的啊,对于最早跟随苏默的多多大人而言,什么都比不上美食的诱惑。要不然当初也不会被一把炒瓜子就给拐走了。

    提起来都是泪啊……

    好歹是把动物们打发了,又和跑来的卫儿、小七嬉闹了几句,待到俩孩子和几只动物都离开了,苏默这才转过身来,微笑着看向凝立于身后的女孩儿。

    “不用担心,相信我,会处理好的。”上前轻轻拥了拥女孩儿,下巴抵着鸦发蹭了蹭,苏默低声说道。

    杏儿柔顺的让他拥着,什么也没说,只是伏在他怀中轻轻点点头。稍倾,这才抬起头来,伸手为他整理了下衣领,柔声道:“几位姐姐并无恶意,不过只是……”

    苏默抬手按在她丹唇上,笑着摇摇头,道:“傻丫头,不用说,我都明白的。”

    杏儿便眼波柔柔的凝望着他,醇浓的爱意毫不保留的肆意倾撒,一双杏眸似都要满溢出来。

    这般真正懂女子、重女子的奇男子,当世便唯有一个,再没有第二个了。嗯,这是泌儿姐姐私下悄悄跟她说的。而他,则是自己的夫君,自己的天、自己的地、自己的一切。

    “咳咳,咳咳,那什么,时辰不早了…….”正你侬我侬之时,旁边不合时宜的响起个煞风景的声音,顿时将这份旖旎打破。

    韩杏儿呀的轻叫一声,顿时羞红了小脸儿挣脱开来,转身跑了开去。

    苏默皱眉斜眼乜了去,脸上满是嫌弃的模样。

    张悦一脸被喂足了狗粮的模样,指了指头上的太阳,无奈道:“哥哥若是想继续,大可当小弟不在就是了。只就是不知仙儿嫂嫂处,哥哥却如何交代?”

    苏默脸色一僵,转头看看另一边徐光祚和胖爷等人。徐少侠抱剑而立,仰首望天,一脸酷酷的。可你那眼神一个劲儿的飘啥飘?

    胖爷低头扒拉着自己的手指头,好像上面忽然长出了花儿似的…….特么的就你那猪蹄儿,这是要研究从哪儿下口好吗?特么的还敢再假点不?

    小太爷就是怕媳妇儿咋了,就是气管炎咋的?你们一帮混蛋懂个屁!情调这种高档货,你们永远不明白!

    苏默悻悻的冲几人竖起个中指比划了下,转身大步出了门。懒得搭理这帮牲口,没的拉低了自己的情商。

    身后传来众人一阵压抑的低笑声,“看到没,老大脸红了欸……”

    “嘘,小点声,小心被报复。”

    “对对,小点声,小点声…….”

    这特么是张悦那贱人和猥琐的胖子,果然不是好鸟。话说小太爷脸红了吗?咳咳,明明是天热的缘故嘛。还是光祚厚道,看破不说破,这才是好兄弟。

    “抖了。”一个淡淡的声音适时响起。

    “嗯,啥?”

    “他不但脸红了,刚才还抖了。”徐光祚淡然的说道,竟然比平时多说了好几个字儿。

    “抖?真的假的啊?没注意呢。”俩损友低声嘀咕着,很有些遗憾的样子。

    “惧内,自然要抖。我爹也是……”

    苏默脚下一个趔趄,好悬没一头栽地上去。这尼玛真是咬人的狗儿不露齿啊,至于的吗?为了诋毁小太爷,特么的连你爹都拖出来了…….

    苏默心下悲凉,说好的兄弟情呢?说好的厚道呢?这世上还有可信任的人吗?有吗,有吗,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