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3章 唇舌如刀也杀人
    “区区监生自然是没有出仕训导的资格,然则华大人莫非不知,前日陛下刚刚明旨下发,已授苏默文武官阶。既有了官阶,如何不可出任训导?莫非华大人认为,自己已然可以凌驾与圣上之上了吗?”

    老王懋幽幽的抛出一句话来,脸上却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只是无人注意到,他目中的余光却悄然从站在首位的李东阳脸上扫过,眼眸中有一抹黯然一闪而过。

    凌驾与圣上之上?!

    华旭乍闻此言,不由的浑身猛地一颤,好悬没吓掉了魂儿去。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上面的弘治帝,却正迎上弘治帝一双狭长的细眸,里面冰寒一片……

    这些年来,文官集团势力大涨,已经有人提出限制君权的说法,很是得了一部分官员的拥护。大明相权与皇权之争,由此渐露端倪。

    华旭本不过是投机取巧之辈,又何曾有那般抱负?此时被扣了这么大顶帽子下来,顿时吓了个魂飞魄散。

    惊慌失措之下,下意识的脱口叫道:“那个不算,传奉官,祸国殃民之策…….呃…….”

    此言一出,龙椅上的弘治帝猛的脸上闪过一抹潮红,瞬间细眸暴睁,眼神如刀锋一般,狠狠的瞪着华旭。

    大殿中,群臣先是一静,随即嗡的一声哗然起来。人人脸上都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对着华旭指指点点,低声议论不休。

    传奉官不和规矩,这个谁都明白。先帝成化年间,之所以最后闹到那般不堪的境地,与这传奉官制度有着不可剥离的关碍。然则这事儿是这么码子事儿,但却不好说在明面上。那岂不是在赤果果的打皇帝的脸吗?

    便如前阵子弘治帝给了苏默那个出使钦差副使的头衔,以内阁首辅刘健的刚直不阿,也不过只是婉转的进谏了几句,并不曾抓着不放。

    就这,还是在背地里私下劝谏的。当然,也是当其时时,朝中英国公等人闹得厉害,又加上不过是一个使臣副差的营生,实在不足以影响大局,刘健自然也不会太过较真,非要跟皇帝硬杠所致。

    但是如华旭这般,就在大殿之上,当着众朝臣的面儿,这么不加掩饰的当面指责,这可就等若是彻底撕破了脸面了,再也没有任何斡旋的余地了。

    站在大臣中的某人,缓缓闭上双眸,垂首一言不发。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若是能知道后世的这句名言,此时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糊到这个华旭脸上。

    “哈,可笑可笑,真真可笑矣。”老王懋的笑声忽然在一片议论声中响起,引得众人纷纷愕然侧目。

    华旭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自己刚刚口不择言之下,犯下了何等的大忌。只是事已如此,便想再挽回也是不可得了。正自脸如死灰的快要瘫软下去了,听到王懋的笑声,猛然激灵灵打个冷颤,顿时回过神来。

    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是废话了。此时此刻,反倒不如一条道儿走到黑,到可能死中求活,挣扎出一线生机。即便不行,那也至少捞个敢言直谏、不畏强权的名头才是。

    他本就是个赌性重的,一路从下面爬上来,靠的就是关键时刻的那种疯狂和狠劲儿。

    也正是这股劲儿,前阵子才有了“弘治十二年科举舞弊案”一事儿,终于使得他捞了个盆满钵溢,攫取了大把的政治利益。

    而今时今日,不过是再赌一次就是了,无外乎这把堵得大了些,非生即死而已!

    想到这儿,他不由的猛然挺直腰身,咬牙道:“下官一心为公,披肝沥胆,但于国家社稷有益,何惜这卑贱之身。大宗师固然位尊清贵,有话但请明言就是,如此嬉笑戏谑,何以辱我!”

    咦?这华旭…….倒是有些水平啊。

    他这番话大义凛然、掷地有声,饶是众人明知这货根本就是在演戏,却也不得不都给点个赞。便连上首一直沉默的弘治帝,眼神也微微波动了一下。

    王懋却毫不动容,脸上鄙薄之色更浓。斜着眼乜了他两眼,直看得华旭面孔紫涨、手足无措之际,这才淡然道:“华大人急个甚?老夫所笑者,何曾说过是对华大人而发?不过也罢,既然华大人问了,那老夫便给你个明白就是。”

    华旭两手在袖中攥的紧紧的,用力之大,连指甲都刺入了掌中而不觉。只是眼眸喷火般死死的盯着王懋,若是目光能杀人的话,怕是老王懋此时早已浑身齑粉了。

    特么的老东西还敢要点碧莲不?你那不是说我,又是在说谁?说鬼吗?偏偏这里却拿来说嘴。老子问你,老子问你一脸啊!老子那是怼你!怼!怼啊,懂不懂?!懂不懂?!

    很遗憾,老王懋显然不懂。或者说,懂也是不懂。迎着他血灌瞳仁的眸子,连眼皮都不带夹的,仍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悠然道:“华大人虽然入了仕,但显然为官资历还是不够。岂不知我朝所谓传奉官,指的却是实应的职事……..”

    他说到这儿,华旭已然是犹如兜头一碰冷水浇了下来,顿时面上再无一丝人色。

    是了是了,自己怎么就忘了这茬儿了?传奉官之所以被人诟病,一来是其不经吏部、不走程序,属于公然乱政之举;而另一个原因,实则却是皇权侵犯了文官权益所致,这才引得众臣抵制。

    而众臣之所以怒而抵制,说到底其实并不是什么真的维护公平。实则是官位到了一定的高度,便已然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狼多肉少的局面了。

    大伙儿本来就不够分,偏偏皇帝还要来插上一脚,这让文官们如何能忍?再者说了,皇帝这么不讲道理的直接插手,往往都是那些极敏感的、是下面人不希望皇帝明白的位置。

    按照规矩,这些个位置自然都被大佬们牢牢的掌控在手心里,绝不会出半点岔子。可要是猛不丁被皇帝指派个人下来,哪还有什么秘密可言?还去谈什么掌控?

    所以说,这才是传奉官不得待见的真实原因。而偏偏他刚才一时情急,竟疏忽了这一点,现在竟被王懋抓住点了出来,别说只是笑笑,甚至可由此参他个违逆悖君、不敬天子之罪。

    封赏臣子,赐爵封侯,这本是皇帝的特权。便是铆足了劲儿争权的文官集团,也不过是在官职上据理以争,何曾有去动皇帝独有权利的举动?

    可以说,真要是起了那种心思,那便真真的是存了谋逆的心思了。那,可是要诛九族滴……

    华旭想通了这点,浑身抖得如同筛糠一般,再也无力支撑,就那么颓然软倒下去。而大殿上,王懋的语声却还在继续回响着……

    “…….而陛下前时下发的圣旨,不过只是赐了苏默一个登仕郎的散阶而已,这又是哪门子的传奉官?再如那飞骑尉,亦不过是偿苏默蒙古王庭,以文人之身,不畏艰险,勇战蒙古勇士,扬我大明国威之功罢了。

    众所周知,我大明武勋爵位,非军功不得授。今苏默以骑射之术,战而胜之,载誉归来。漠北众蛮无不胆颤心寒,不敢再轻易南顾,甚至更有蒙古公主随军南归,以为质子。此,岂不正是军功?

    老夫以为,以飞骑尉勋之,正得适宜。罪必罚、功必赏,公正廉明,此正国廉君明之相也!

    老夫为此而开怀,笑而赞之,有何不可?有何不对?”

    老王懋说到这里,猛地转身低头,直直对着瘫软在地的华旭大声喝问,那叫一个义正辞严、道貌岸然啊。

    上面龙椅中,弘治帝听的眉飞色舞,龙颜大悦。这才是深知朕意的老臣子、大忠臣哇。瞧瞧人家这话说的,愣是把一番带着几分*的戏谑,给解读出这么高的层次来。嗯嗯,朕心甚慰,朕心甚慰啊。

    皇帝满意了,下面的大臣们却好悬没当场吐了。这尼玛,都说大宗师公正不阿、性情耿介,却哪里知道,竟还有今日这么一面。抱皇帝臭脚、觍颜谄媚的见多了,但是谄媚到这个境界的,郁闷个天的,还真真是从所未见啊。

    尼玛,要不说流氓不可怕,可怕的就是有知识的流氓啊。尤其是到了大宗师这种文化程度的高阶知识性流氓,我勒个去,就问这天下还有谁能与其比肩?谁敢与其比肩?

    众大臣面面相觑,再看向殿中瘫软的华旭,那眼神中不约而同的都露出怜悯之色来。这可怜见的,得是倒了什么霉啊,竟然偏偏挨上了这会儿忽然流氓属性爆发的大宗师了?

    要不说,这人啊,就得低调些才好。前些时日,这华旭那叫一个威风,那叫一个不可一世啊。只手翻天,转眼间就将一个三品侍郎拿下,干净利索的手段,真真是威震朝野,群皆侧目。

    然则今日,一朝失足,怕是永无翻身之日了。昔日越是攀爬的高,爬得快,这跌下来的便是越狠。正所谓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焉,世事之奇,莫过于此了。

    众朝臣们低声议论着,再无人去关注那华旭了。大伙儿都明白,这个华旭,完了!

    而相对的,这位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大宗师所代表的的一系,显然由此奇军突出,这一回合可谓完胜。那么,他刚才的提议,便需要慎而重之,万不可再轻易表达立场了啊。

    由此想着,众人一时间各自心思,大殿上渐渐竟诡异的静寂下来,落针可闻。

    早有禁军卫士上来将华旭拖了下去,弘治帝目光一一扫过群臣,嘴角渐渐勾起个弧度,全是冷然嘲弄之意。

    这便是朕的臣子们,这便是我大明的希望。指望着他们,大明,真的能就此中兴吗?

    这一刻,他忽然感到一阵的索然无味,心灰意懒。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