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7章 判断错误
    “房队,为什么这几个女囚名字,她们的出工记录都在同一个区域?”

    监狱改造,其实并不是每天的安排都一样。

    一般来说,女犯人不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比如一个自然月,都在生产区出工,会有分配到劳作区、检验区的情况。

    因为工种不同,每个女犯人付出的辛苦程度也不一样,同时,一天劳作下来,完成的积分也有差别。

    打个比方,生产区最辛苦,属于彻彻底底的一线,因此,出一次工会被记上两个基本分,然后再根据劳动成果,比如早期糊火柴盒,现在制造电子元器件和做衣服,都会根据完成数量加一些劳作分。这样两者加起来,到一段时间后,如果能够达到某些标准,就可以申请表扬,最后攒功。

    而劳作区和检验区又不同。

    检验区会安排那些宽管犯,或者近期表现良好的犯人进行出库前打包检查,劳动强度下来了,但是同样会记上两个基本分,并且检查三件和生产一件效果等同。

    这样一来,犯人们肯定都希望去检验区,道理很简单,轻省又不耽误劳动改造,谁不愿意呢?

    劳作区就差一些了,在此处干活的犯人往往是新人和不受待见、表现不太好的女犯。

    在这里,犯人的主要工作是清洗设备,或者搬运、分类、粗加工,总之,都是一些出力不讨好的劳动工种,并且除了基本分,还没有劳作分加成,属于谁也不愿意来的地方。

    狱方往往为了保持公正,会让女囚们进行劳作轮换,这样也能显得更加平等一些。

    我,就是希望从出工记录中盯住几个重点观察对象,比如胡敏,还有所谓的四大金刚,尤其是陈涵,看看她们的行动轨迹。

    最开始我认为,她们应该有在劳作区工作的轮换记录。

    因为三甲集女囚属于新转监人员,对于西京女监的机器设备、工作流程、相互间的配合程度,以及自身的技能水平等等,这些都不熟悉,她们和监狱,双方不掌握彼此情况,因此放在生产区只能添乱。

    这一条我是知道的,新来的女犯人,不论属于转监还是刚判刑进来,都要先在劳作区进行一段时间适应和学习,甚至还有老师傅带着,熬过日子,才有机会进入生产区和检验区。

    所以,相比劳作区和检验区出工人员相对固定,劳作区就乱多了,随时都有新人补充进来。

    因此我认为,胡敏或者陈涵,还有比如田丽丽,这几个重大嫌疑人,如果她们需要和三甲集的转监犯进行某种暗中沟通,交换情报,那么一起在劳作区出工就是最好的机会!

    在这里,女犯人允许进行简单交流,并且认识不认识没关系,不会因为两人从未见过面就在一起聊天而引起管教怀疑…

    然而我却挠头了!

    粗粗翻了两周的记录,我竟然没有看到胡敏、陈涵或者田丽丽等人在劳作区的出工记录!

    甚至陈涵的情况更奇怪,整整两周,她一直在生产区从事埋头苦干,根本没有功夫和别的女犯人说话的繁重体力劳动!

    我闭上眼,想了想后,将目光投向房队,直接问,“房队,咱们西京女监多久调换一次工作区?”

    我的意思她当然明白,问的就是女犯人轮转。

    “一般一周吧,如果情况特别,比如给某个服装厂或者商家赶生产,可能这批犯人就会一直用到工期结束。”

    “哦。”

    我点点头,又问,“那西京女监一般接什么单呢?现在基本没有糊火柴盒缝线手套这种单了吧?那你们接什么?电子元器件吗?”

    “嗯,随着电器越来越普及,简单电子产品的加工已经进入监狱,我们这方面的单子比较多。还有就是做衣服,尤其是做裤子,不需要考虑太多缝纫技术…噢对了,有些监狱还接一些印刷什么的工作,不过西京女监没有做。”

    “那,房队,我想知道近期,就是三甲集这批女犯人转监后,咱们西京女监接到什么大单子了吗?”

    这个问题很关键。

    因为监狱里犯人多,劳动力相对便宜,而且因为有管教监督,其实产品的次品率一点也不高,所以现在很多商家其实都在和监狱合作。

    而考虑到很多方面的因素,这种单子往往又不大,最多一周十天,肯定能干完,所以几乎不存在房队所谓一个月一直在生产区不动地方的情况。

    我现在就需要核实,这段时间到底有没有接到大单子!

    如果有大单子顶着,有任务压着,狱方为了保证质量,选择一些熟练工不换人,所以造成陈涵没挪窝,在生产区干了超过两周甚至更久的情况,还能勉强解释过去,否则…嘿嘿,绝壁有猫腻!

    我问完,目光炯炯盯着房队,我希望对面这个看着很精明的女人不要骗我。

    房队没有立即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招手叫了两个手下过来,问,“小张、李瑶,你们记得最近监区接了什么大单子了吗?”

    “房队,没有,肯定没有。”

    其中一个被叫做小张的女狱警当即回答,“我记得很清楚,这段时间吧,嗯,从两个月前开始,我们监区的单子就很少了,并且极为零碎,因此我们为了能让女工每天都参与到劳动中,已经将她们每天的劳动量下调,够不上标准的则用其他方式替换。”

    我明白,所谓的其他方式可能就是学习或者做卫生,反正,不可能让女犯人闲着的。

    你犯了错误,犯了罪,就要受到国家法律的惩罚,这根本无可厚非。

    李瑶也说,“小张说的对,我每个单子都做了记录的,不记得有大的单子,最多三天都可能出库的。”

    “记录在哪里?”房队问。

    “在那边。”李瑶指了指管教休息室的柜子,说,“每天的记录都在里面,半年一换,放到资料库那边。”

    “马上那来让江队看!”

    房队立即吩咐两人去给我拿,而我的心情却忽然变得很糟糕。

    我根本不用看记录,很显然,我判断错误了,无论胡敏还是陈涵,她们都没有通过在劳作区和三甲集转监女囚接触的方式交换情报!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