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6章 检查
    自从知道我能和山溪省监狱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梁局称兄道弟,朱监对我的态度早已产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但支持我们成立临时专案小组,并且说人员随我挑选,西京女监方面绝不指手画脚。

    于是,我从异地互查小组挑选了刘孜和小陆,当然陈倩和仇冉可肯定会跟着,再加上马雨茗找来的几个靠得住的铁杆心腹,我们一行十人,再次来到西京女监甲字监区。

    有种预感,那个贩毒运输网络大毒枭只可能藏在甲字监区,因为其他几个监区关押的女囚最少都是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女犯人,并且监管严格,几乎不存在宽管犯和特级宽管犯,行动非常不方便。

    现在不是演电影,就是现实,我不会脑残到认为那个大毒枭特么是死缓或者无期。

    她一定是因为别的罪名进来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来到甲字监区,我注意到今天上大值的管教和上次不是一拨人,一个见过的都没有。

    便随口问马雨茗,“马监,今天谁当值?”

    “我查一下。”

    马雨茗转头问几个跟随我们的狱警,很快回我,“是房队的班。”

    房姓并不多见,我更确信这拨管教上次没有见过。

    “好,请房队过来一下,我想和她聊聊。”

    立即有人去找房队,陈倩却拉了我一下,两人来到旁边,左右无人,倩姐压低声音说,“小枫,我想你可能弄错了,你上次是不是问过一个叫胡敏的监区大姐头?还有一个叫陈涵,长得挺漂亮,三十多岁,对吗?”

    “是啊…咦,倩姐,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次我也参加了啊!”

    我有些迷糊,想了半天似乎陈倩那天的确在,所以我可能将时间点说错了。

    应该是,异地互查小组还没有正式入驻西京女监,但陈倩却因为放心不下我,提前来西京,当时是陪着我下的甲字监区。

    “哦,对!不过倩姐,刚才你干嘛不说你也参加了?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我还真没把这两件事对上号,谁知道你说的又是哪个案子?再说了,你也没和我说这些细节。”

    “好吧。”

    我笑笑,无奈道,“倩姐,你和我看来都忙晕乎了,这就叫错进错出。”

    “嗯,是的,错进错出!”

    两人便一起笑起来,我体味着这四个字,错进错出…

    隐隐中又像是抓住什么东西,思路也越来越清晰。

    很快,房队带着几名管教跑来见我,见马监亲自陪着,房队的态度很好,先敬礼,然后才问我,“陈科长,江科长,请问您们找我有事吗?”

    “我想查一下这段时间甲字监区的出工情况表,有记录吗?”

    “有的,我马上让人去拿!”房队又问我,“江科长,您想查阅哪个时间段的呢?我们一般一周装订一次,因此您最好能说个起始时间点。”

    “大概,嗯,就从那批三甲集转监女囚进来当天算吧。”

    “没问题,我马上安排人。”

    房队吩咐一声,说,“马监、陈科长、江科长,要不大家先去管教休息室等会,至少坐下来说说你们的想法,喝口水,我也好安排接下来的工作。”

    我没表示反对,于是众人跟着房队进入管教休息室,开了个简单的动员前会。

    “各位,我呢,对这次突袭检查给大家工作造成的麻烦表示抱歉。”

    说着,我站起身,转圈作揖。

    房队等人连说不敢当,真没必要这么客气。

    我笑了笑,“大家先别说没事,我啊,这叫先礼后兵!今天的行动需要绝对服从命令,一旦正式开始,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临时专案组视线范围,并且如果有事要暂时离开,比如上厕所,也需要有专案组同志陪着…请大家务必理解,这也是没办法,谁也不想每次费尽心血,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很伤士气的。”

    众人没有谁表示反对,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房队,我今天调查的重点还是集中几个人身上,一会儿看了出工记录再说吧。”

    “都有谁呢?”房队问我,“要不要提前将她们控制住?比如关禁闭,这样至少这几个家伙不能轻易和外界通信号,我们行动起来成功率也更大。”

    “没必要。”

    我摇头,“关禁闭总需要理由吧,犯人如果没有违反监规犯错误,我们擅自关对方禁闭,这会引起不必要麻烦的。再说了,我们临时专案组进入甲字监区的消息恐怕已经自监狱里传开了,还没开始检查就抓人、关人,其实倒是给某些家伙提醒了。”

    “那江队您的意思是?”

    “查啊,不过先查卫生状况,我要给所有甲字监区的女犯人训话。”

    “训话?”

    房队几个面面相觑,好半天才说,“那行吧,范围呢?”

    “所有,记住,是所有,不管是不是宽管犯、特级宽管犯,不管是否生病,也不论现在有没有关禁闭,全部集合,接受我的再教育。”

    没人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甚至陈倩、仇冉可和马雨茗,他们也面露狐疑。

    很快,从三甲集女犯人转监当日开始的所有出工记录全都拿来,摆在管教休息室的桌子上,怕没有半尺高。

    我点点头,笑道,“房队,看来甲字监区的工作做得很不错嘛,挺细致的。”

    房队有些不好意思,搓着手问我,“江科长,您就别再埋汰我了,谁都知道沙山女监在犯人管理这一块做得很好,是我们西京女监学习的模板,你要是再这么说,我都没脸跟着你干活了。”

    众人就笑,我则开始一页一页慢慢查看那些出工记录表。

    她们不知道我关注哪些方面,由于我们几个身份特殊,西京女监的几位就有些恓惶的样子,生怕我在记录单上面挑刺。

    看着看着,我眉头紧蹙,渐渐拧成一个疙瘩。

    不对啊,怎么没有看到我特意关注的信息?

    好像…画风有些不一样!

    连着翻动好几页,我不再继续往下看,突然问了一句话…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