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3章 又见陈倩
    陈倩随即给我回信息,说她在,马雨茗却一直没有搭理我,不知道是忙着还是没看到。

    想了想,我给她打电话,结果电话却关机了。

    我心里不免有些焦躁起来,暗自琢磨,马监难道又被家暴了?

    不对啊,她不是已经和前夫离婚了吗?不应该是这个理由吧?或者她出差开会不方便?

    心神不定,却顾不得为她担心。

    出租车开的飞快,不到四十分钟,我已经出现在西京女监大院前。

    陈倩出来接我,见到她的时候,我觉得陈倩瘦了,憔悴了,似乎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猛然老了三年。

    我走上前,先给陈倩来个熊抱,随即问,“倩姐,你的气色很不好啊,怎么着,遇到烦心事儿了,还是工作不顺利?”

    “我能有什么事儿?还不是工作闹得!”

    陈倩叹口气,说,“小枫,来西京也有一个多月了,我只负责西京女监这一个点,却迟迟未能审核利索…唉,异地互查小组已经有人准备返回t市,另外几个男监、少管所和戒毒中心也查得差不多,我压力很大啊。”

    我明白,现在什么事都要讲业绩,企业如此,机关如此,包括我们监狱这种性质特别的司法单位也同样。

    我笑了,“倩姐,这不有我呢嘛!我回来就是帮你解决问题的!再说了,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我们总归要干点成绩才好回去。”

    陈倩白我一眼,说,“等你?等你黄花菜都割三茬了,指着你我什么也别想干。”

    心知倩姐对我有些不满,不敢再废话,我讪笑着招呼她,“姐,那我今天就给你破个大案子,让你露露脸。”

    “监狱能有什么大案子?真是的,大事没有小问题满哪儿都是,唉,都愁死我了,真没想到西京女监的管理这么混乱。”

    “走吧。”我拉着陈倩,“进去再说!”

    我的露面引起不小轰动,同时也见到了以一把手朱监为首的几个老熟人。

    一见面,朱监便扭动肥胖的身体,冲我巴结地笑,说什么好久不见,我江枫又精神了,让她这个半老徐娘看着都动心。

    我知道这是监狱这种地方惯有的口无遮拦玩笑话,心里却还是不停说,千万别,母猪动心都比您动心强百倍。

    寒暄几句,朱监等人以为我是回来参与互查小组工作,便没有多扯淡,让我和陈倩去了专门给t市工作组辟出的办公室。

    跟陈倩的几个都是老熟人,甚至我还发现办公室的眼镜妹刘孜以及财务科郝茹手下的飞机场科员小陆,看来陈倩也很有心计,要的都是自己人,算是她这一派的心腹。

    见到我,几个丫头大呼小叫,有喊江队的,有喊枫哥的,也有喊我老弟的,反正,亲热得不行。

    我知道,经过在t市和西京的一系列事迹,我在这些普通女狱警眼中已经不是生瓜蛋子,不是那个刚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工作还不满半年的新人。

    我江枫,绝非池中物!

    笑着和她们一一握手或者干脆拥抱,心里却有些发苦,倩姐啊倩姐,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你找的手下倒是对你忠心耿耿,可是,放眼望去有一个精兵强将吗?

    特么人家都是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你陈倩可倒好,强将手下全是弱兵…

    和陈倩进到她那个大办公室里间,我关上门,于是这个不到十平方的空间里,便只剩下我和陈倩两人。

    倩姐看着我,幽幽又有些吃味问,“小枫,你的事儿都处理好了吗?怎么今天有时间来西京女监了?”

    我有些尴尬,不好意思,说,“我的事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倩姐,这不都是乾通水处理那些大傻逼给闹得嘛!现在好了,他们大厦将倾,马上就要彻底起底,那些坏水,特么一个也甭想跑。”

    “搞定了?”陈倩显然不知道乾通案的进展情况,听了我的话,立即面露喜色问我,“真的没事儿了吗?太好了,小枫,你可不知道这些天我总是睡不好,为你的事儿担惊受怕。”

    这句真情流露顿时让我心酸,唉,说起来,也许在和我关系密切的所有女人当中,我最对不起的就是陈倩。

    明明知道她喜欢我却总是回避,并且也没有给予陈倩太多关心,还总给她添麻烦。

    而每次,倩姐总是义无反顾,不管篓子有多大,那些对头她能不能得罪得起,都会对我仗义相助,甚至比岚澜还坚定,她才是沙山女监站在我身后最有力的支持者。

    最难消受美人恩,我知道,这辈子算是欠陈倩了。

    走过去,我突然霸道了一次,或者说放纵了一次。

    将陈倩一把搂进怀里,唇贴在倩姐的耳垂上,手也像毒蛇一样顺着陈倩的领口钻里进去…

    倩姐大惊,又不敢喊,怕外面的同事听到,瞬间人就软了,瘫在我怀里。

    好半天我才将陈倩放开,搂着她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对方的脸说,“倩姐,我这次就是来帮你的!我知道这种异地互查,主要是在财务、风纪、规章还有工作情况这些环节检查有没有违规的地方。可是怎么可能没有呢?对吧?哪儿都一样的,而且监狱的性质更特殊,根本无法完全规避的…”

    陈倩面色潮红,娇羞地低下头不敢看我,过了一会儿鼓起勇气抬头看我的时候,眼中又带着一股怒气。

    “小枫,你,你怎么能对倩姐这样呢?我,我是你姐啊!”

    “姐什么姐?”我笑笑,大言不惭,“情姐姐还是童养媳啊?倩姐,我知道你的心意,经过乾通水处理案,我也算是几次在鬼门关打转了,知道以后自己该怎样活着,如何选择人生!姐,我的思想变了,我不想在违背自己的心,我喜欢的女人就要明明白白告诉对方,就要得到!”

    “胡说啥呢!”

    陈倩有些惊慌,不敢在和我对视,脸上闪过一抹娇羞,美艳绝尘的姿容重新回到她身上,不可方物。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