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8章 伽罗华和李洪涛
    任逍遥示意我打开窗户散散烟味,又拉着我来到窗前,呼吸了几口气新鲜空气,这才又接着说。

    “所以小江,很多名垂青史的科学家,他们的生活、家庭、情感都不完美,甚至远比很多普通人更艰难,更为人诟病!为什么?因为对于这些伟人来说,他们的注意力根本不在爱情和家庭上,不在意金钱和名誉,目之所及的只有科研…唉,我无法判断这样做对于一个人的人生经历,算是成功还是失败,但不可否认,仅仅从学术的角度来看,这些生命中存在巨大缺陷的人,是科学巨匠人,即便他们在生活的常态范畴是矮子,是残废。”

    我点头,慢慢抽着烟,琢磨老爷子的话。

    摇摇头,任逍遥苦笑道,“有些人,其天赋的确可以称得上旷古烁今,但却没有达到该有的高度,或者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或者因为英年早逝。”

    “嗯。”我点头。

    “举个例子吧,数学上有个非常重要的分支,可以说奠现代数学发展方向的理论,群论,你听说过吗?”

    我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但不清楚具体详情。

    “群论是什么我不说了,你有兴趣可以上网自己查,这不是重点,我想告诉你的是,群论的创始人,或者说奠基人名叫伽罗华,是个才华出众思想超出其所在时代上百年的天才。奠定群论核心的那些手稿,是在其不到二十岁的一系列研究中形成的,按说这样的人,那么年轻那样才华横溢,他本应该有机会成为数学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可以和莱布尼兹这种微积分理论的创始人比肩,甚至有很大机会超越对方,但实际上呢,他的手稿是在其死后被无意中发现,经过整理公布于众…而他死的时候,还不到二十二周岁,唉,你能想象伽罗华的伟大吗?”

    我呆住,这个故事我似乎有所耳闻,但却不知道伽罗华死的时候这么年轻。

    “小江,事实上,有一种观点已经认为伽罗华是可以在数学史上排名前五的大数学家,群论的成就,可以和高斯、欧拉的成就相提并论,你说,要是伽罗华活得更久一些,哪怕五六十岁呢,是不是还能做出更为巨大的贡献?你知道吗,后来很多大数学家都认为,伽罗华的死,让数学发展整整滞后几十年之久,这是对他何等推崇的评价!”

    我的肝儿都颤了。

    自己老爹就是教数学的,因此,我对教师、科研工作者,打心眼儿里推崇备至。

    而一个人,一个年仅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的死竟然导致数学这门最最基础的学科滞后几十年,这种成就该多么令人震撼。

    “小江,伽罗华的生平我不想多说了,我只说一点,你知道伽罗华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我条件反射重复问道,“车祸?或者生病吗?”

    “不是,是死于和情敌决斗!”

    任逍遥扼腕长叹,表情无比可惜,“他们那个年代,为了争夺女人,制度上允许在公平情况下决斗!而伽罗华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赢?唉,就这样,直接死了。”

    我去~~~

    我都没话了,一个数学巨匠,一段传奇人生,却有着一场令人哭笑不得的结局。

    为了女人而死,并且还不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种情况,而是死于所谓的决斗?

    这特么的,搞笑吗?挑战后人的认知吗?

    说到这里,任逍遥不再继续,转了话题,“小江,你现在该明白为什么很多出色的科学工作者,他们都会淡泊名利,甚至对于家庭、情感等等都不在乎,因为随着时代发展,这些对自己定位清楚的人比任何别人都明白,要想在学术上取得巨大成功必须有所取舍,必须心无旁骛…而,陈文涛正是这样的人,甚至比起光速陈来说,这个同姓本家,可能更执着,更冷酷,也更具备获得成功的素质。”

    我没话,完全失语。

    这个结论让我不安,却找不到可以反驳自己老师的地方。

    所以,我只是江枫,不是光速陈,不是陈文涛,但可能成为伽罗华,而伽罗华,已经被证明没有达到他所可能企及的最高峰。

    “我和郑恒威商量过,对于陈文涛,我们同样存有私心的,或者说,互利互求吧。”

    “哦?”

    老爷子解释,“恒威先生也明白,让陈文涛为了华夏付出全部热忱肯定不切实际,但如果给予其完善、提高、实践理论的机会,陈文涛肯定会非常愿意,何况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就是阶下囚,因此如果我们能在这个时候帮他,在学术上提携他,要求只是让他在其所从事的科研领域有所建树,甚至达到非常高的水准,名震天下,你说,他陈文涛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

    我沉思,觉得任逍遥说的有道理。

    只要我们做好防患措施,完全可以充分利用给对方这种心态,从而达到双赢。

    “行,我明白了。”

    不再多矫情,我当机立断,“老师,我已经有个想法,并且我认为是可行的。”

    “什么?”老爷子顿时感兴趣了。

    我却卖关子,笑道,“天机嘛,当众泄露好了,老爹,我可不想跟您这里说一遍,一会儿同着郑老和芷舞的面再说一遍,走,过去摊牌吧。”

    …

    十分钟后,我喝着墨芷舞殷勤泡好的香茗,对着郑恒威和任逍遥两位老先生殷切的目光,终于坦白交代。

    “老爹,郑老,我知道一个人,一件案例,也许在陈文涛的事情上可以提供一些思路和参考。”

    “说啊,快说!”墨芷舞催我。

    “你们听说没听说过一个人,他曾经犯了重罪,多次越狱,甚至盗窃警车逃逸挑战警方权威,并几次在死亡边缘马上就要执行枪决前夕,被上面下令展缓?他天资卓绝,最后洗心革面成为着名企业家,他的专利成果甚至获得国内国际金奖…而这个人,其最重要的成就,就是在服刑期间取得的…”

    迎着几人的目光,我笑笑,表情复杂道,“他的名字叫李洪涛,浙大毕业天资卓绝的高材生。”

    ---

    上个月因为各种原因,更新不好,抱歉,这个月不会轻易断更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