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5章 爱才之心
    突然陷入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里,但我的情绪却变得高涨起来。

    很多事情要处理,而这些都需要时间。

    几天的闲工夫没有浪费,我先和陈倩取得联系,在她各种不满中承诺很快就会去西京女监参与异地互查小组的工作中,我发了狠,告诉陈倩这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有几个如鲠在喉的问题需要查个水落石出或者完美收尾永绝后患。

    首先,三甲集异地关押的那批的女犯人,其中是否有人和张哥破获的贩毒、制毒、藏毒窝案有关系,这个必须弄清楚。

    其次,陈涵等几个女犯人,她们其中是否就有那个贩毒运输网络大头目,这颗毒瘤也要挖出来,绝不能让某些危害社会恶贯满盈的家伙在国家暴力机关里依然逍遥法外。

    还有就是英氏集团那个如鸡肋般的全省安防监控系统部署工程,总归现在和英婕有了鱼水之欢,我不可能不给英家有个交代的。

    至于西京女监内部,以及山溪省监狱管理局里的贪.腐、渎.职现象,我已经不像最开始来到西京时那么嫉恶如仇了。

    哪里还没有三两个老鼠?能发现,没得说除恶务尽,要是一时半会挖不出来,那我也没辙,毕竟给我江枫又不是反贪局的人,规矩必须懂,我的手不可以伸得过长,避免过界遭人记恨。

    又想起仇冉可这个行事古怪的家伙,说真的,我还有点想他了。

    西京女监这边大概就是这些事,留在这里,我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等待乾通案最后结果,只有将一大票社会蛀虫绳之以法,我才能将悬了好几个月的心重新放回肚里,才好接晨晖和老爹老妈他们回来。

    闭门谢客三天,我埋头书海和网络,将近期计划仔细梳理清楚,甚至把回到t市后,下一步将要进行的司法系统中层干部异地交流的粗略想法也用文字勾勒出大致框架,等着西京这边完事后,回t市找机会向杨书记汇报。

    这样潜心苦修,第四天一大早,我神清气爽精神饱满从酒店退了房,给任逍遥老爷子打电话。

    老师的心情看来不出,接到我的电话后问,“小江啊,那个陈文涛最后交代了吗?有没有遇到别的困难?”

    我连忙回答,“老爷子,蒋先生后来没有找我,看来陈文涛彻底撂了!这事儿真得谢谢您和郑老,抽时间我想请两位老人家一起吃顿便饭。”

    任逍遥当即拒绝,他这人本来就不太喜欢应酬。

    说,“小江,我在西京呆不了两天了,明天最晚后天就要离开,手里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吃饭是小事,以后再说吧。”

    我便问,“老爹,您这是要去哪里?中州省还是回t市?”

    “哈哈,”老爷子发出爽朗笑声,“小江,你那个小女朋友鬼精鬼精的,她啊,算是把我这个老家伙装进套子里了,想跑都没得跑!我这次离开就是和墨芷舞这丫头一起去中州,至于干什么,你也别问了,和那个军工间谍案有关系。”

    我知道再说下去可能就要涉密,于是只好遗憾道,“那我今天去您那吧,算是我为您送行。”

    任逍遥这次没有反对,我当即联系墨芷舞,她说正要给我打电话呢,也希望我能在他们离开前一起聚聚。

    于是,一小时后,我和墨芷舞分别来到任逍遥下榻的宾馆,郑老正好也在,几个人轻松写意聊着天,心态都很好。

    任逍遥问我,“小江,你准备在西京呆多久?什么时候回t市?”

    我老老实实回答,“老爷子,乾通案水落石出那天,就是我江枫离开之日。这期间我还有几件事情需要处理,也许免不了还要找您帮忙呢!”

    墨芷舞登时冲我瞪眼,不依道,“枫哥,你这人真是的,任老师我可早就预定了,你不许和我抢!”

    两位老人家就笑,说江枫不会和她抢人,有事也只是通过电话沟通,不影响他们中州之行。

    闲聊一阵,郑恒威突然问我,“小江,那个陈文涛会怎么处理?”

    我一愣,没明白郑老的意思,迟疑道,“郑老,您想…您什么意思吧,直说好了。”

    “是这样,”郑恒威沉吟片刻,“老任,小江,我觉得陈文涛是个人才,我想能不能在法律尺度允许的范围内,对陈文涛从轻处理?”

    原来如此,看来郑老起了爱才之心,这是为陈文涛说情呢。

    也确实,陈文涛的确是个人物,甚至在他所从事的行业里被称为天才也不为过,显然那次特别的对话,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让郑恒威这个金融、投资圈的泰山北斗,也觉得对方惊才绝艳,就这样被关进监狱太可惜。

    沉思片刻,我说,“华夏法律的量刑标准在哪里都是统一的,尤其乾通案涉及到方方面面,现在的情况下,谁也不敢玩猫腻!郑老,您可能不知道,这已经不是乾通一个企业的问题,实际上已经涉及到西京、山溪,甚至好几个省的官场,上面无数双眼睛都盯着呢,象陈文涛这样的核心人物,必须依法处理,基本没有多少疏通的可能。”

    郑恒威有些遗憾,连连叹气,也不好再说什么。

    墨芷舞伸手捅我,低声道,“枫哥,你倒是想想办法啊,我知道你鬼点子多,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任逍遥也在一旁帮腔,看来他觉得欠了郑老人情,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苦笑,真是没想到,原本是欲除之而后快的对手,现在己方几个人却不断为其说好话,希望能够淡化处理。

    沉思良久,我说,“国家的政策是坦白从宽,主动交待和被动交待在考虑量刑的时候的确有差别,但并不是决定性的,还要看其究竟触犯了哪条法律,程度如何,为社会造成的危害性有多大。”

    叹口气,我说,“有时候法律就这样,标准定下来了,就算其中有冤屈,有隐情,那也没办法,不会因为其个人的原因免罪或者轻罪。”

    索性举例,我说,“前两年豫南那边有个案子,一辆卡车被查出运送的货物中藏有大量海洛因成品、半成品,数量都是按几十公斤、上百公斤统计的,当时全国轰动,涉案人员最轻的都被判了十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