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8章 吓唬人谁不会啊!
    我的目光再次转向陈文涛,我就特么想看看这小子狼狈不堪,如同弱智那样一脸茫然的表情。

    郑恒威却笑了,指着任逍遥摇头,说,“老任啊,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你不是说让我和这个特殊的犯人探讨探讨学术方面的观点嘛,怎么吹捧起我来了呢?”

    任逍遥却笑道,“郑老,我觉得做人还是真实点好,我吹捧您了吗?要不要再说一下您担当了多少个国家级重点项目课题组组长?或者,被鹰国皇家科学院授予的荣誉勋章?还有,超过二十所国际顶级大学的客座教授身份?要么…”

    “行了,唉,你真是个老顽童!”

    郑恒威拦住任逍遥的话,无奈地第n次摇头,最后目光定格在陈文涛身上。

    “陈文涛,我其实不懂得审讯这些门道的,我甚至分不清犯罪嫌疑人和罪犯的区别…所以,和我说话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我只是想作为同行,和你探讨一些关于金融、投资和经营企业方面的心得…我想你不会不愿意吧?”

    陈文涛根本接不上话。

    他那种睥睨一切,骨子里骄傲到天际的姿态,在郑恒威面前完全没有了。

    有的,只是惴惴不安如同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

    任逍遥摁响警铃,招呼警卫进来,然后对我说,“小江,咱爷俩出去吧,给他们半小时聊聊专业好了,反正你我也听不懂…不过,我相信这次特殊对话之后,陈文涛应该会有所觉悟的。”

    我点点头,再次冲郑恒威深深鞠了一躬。

    真心的,毫无一丝做作地表示自己的敬意。

    让我有些吃惊的是,陈文涛也拼命将屁股从铁质审讯座椅上欠了欠,对着郑恒威深深低头,甚至额部已经快要贴在扶手位置了…

    我想,他应该是所谓的‘给跪了’吧!

    从审讯室出来,我们走进侧门,蒋淑山、李侃以及田伯光等人全都肃然站在门后,毕恭毕敬恭迎任逍遥进来。

    我看着老爷子瘦小的身躯,微微佝偻的腰,忽然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觉得这一刻我的脸上霞光万丈。

    冲大家摆摆手,任逍遥都没有问蒋淑山等人谁是谁,示意大家随便坐,说,“小江,郑老才是真正的牛人,他为华夏经济建设付出毕生心血,为此数十年点灯熬油努力拼搏,身上的顽疾至少有十几种啊!唉,比如,郑老的腰上曾经被植入合金支架,不然,他都坐不下来的…”

    我听着,虽然没有热泪盈眶,但的确感慨万千。

    正是一大批如郑恒威、任逍遥这样的老一辈科学工作者,将一辈子献给国家,才让华夏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

    感慨一句,任逍遥转了话锋,“小江,你想想,然后总结一下,我今天用了什么手段突破陈文涛的?”

    明白任老爷子又在考我,想了想,我说,“老爹(有时候我会喊任老师,老爷子,甚至情绪上来直接喊老爹,尽管这样的时候很少。)你这次好像…这么说呢,我没觉得动用什么特别的心理学手段,比如催眠、暗示、风暴攻击等等,这些都没用到,顶多用了一些迂回的手法,不过好像也不算特别意外!”

    “嗯,还有吗?”

    “这么说吧,我们搞犯罪心理学研究的人,使用的手段往往被外人视为‘阴谋’,我们也被称作阴谋家…老师,不过我却觉得你这次的手段像是‘阳谋’,对不对?好像我就是明着告诉你陈文涛,我找来牛人了,我就是要当着你的面,在你最擅长的领域打死你,干掉你,让你小子服服帖帖,有种无所遁形的心理感受…是这样吗?”

    任逍遥忽然大笑,“小子,说的好!没错,我就是用的阳谋!”

    我得意了,掏出白娇子散了一圈说,“老爷子,您借郑恒威打击陈文涛的自信,而且我也相信,只要两人花点时间探讨一下,百分之一万,陈文涛肯定怂,这没得可说,双方等级、实力差得太远了!”

    美滋滋抽了两口,从鼻孔里喷出两道青龙,我又说,“不过老爹,你开始就推出郑恒威多好啊,干嘛还要费口舌讲那个两杯水的故事?我差点以为是脑筋急转弯呢!”

    蒋淑山等人也笑,并且纷纷点头,表示我的话也是他们心中疑惑之处。

    “就知道你想不明白!小江,所以我才会多次说过让你回去给我好好念几年研究生!”

    任老爷子板起脸,教训我几句,又说,“这个例子是我今年给研究生讲课时用到的实例,既然你问了,那我也和你说一次,看看你能不能理解清楚,或者到底能够想明白几分。”

    “好,您说!”

    “我让陈文涛思考怎样才能将装着红色水的杯子变成无色,是这样吧?”

    “是的。”

    “做这个心理学拷问,我的目的有几方面。”

    老爷子接过蒋淑山双手碰上的茶杯,喝了两口润润嗓子,继续道,“其一,我得判断陈文涛的心理承受能力,然后再决定是不是向对方坦诚郑恒威的身份!小江啊,你应该明白的,如果陈文涛真的达到内心古井无波,没有任何诉求的境地,那么就算推出郑老这张王牌也没有用的!如果陈文涛真的到了这种境界,说明他根本不在乎有人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全面压倒他,所以郑老身份方面的威望对其内心的威慑力便减弱太多,很可能没有效果。”

    我听着,若有所思。

    “还好,陈文涛迎合了我的问题,这说明他其实内心存在情绪的,而有情绪,正是我们研究心理学的人最好的突破点。”

    听到这里,李侃吐了吐舌头,夸张叫道,“任先生,你们这些研究心理学的家伙真是太可怕了,动不动就上手段探测别人的心理变化…这个,实在是恐怖啊!”

    我大笑,打断李侃,“李哥,你就别乱说话了,知道吗,言多必失!信不信你随口说的这一句,我老师已经找出你的性格弱点了?分分钟就能猜到你最担心、最被困扰的难题有哪些?”

    “啊?”

    李侃蒙了,连连摆手,“得,算我没说,啥都没说还不行嘛!”

    众人再次哄笑,任逍遥瞪我一眼,“臭小子,你这倒霉德性就是改不了,扯虎皮拉大旗,有本事你自己说说这位同志的心理难题啊!”

    我立即道,“老爹,您还真别看不起我,只要李哥再敢说十句话,我肯定能知道他内心的小秘密…李哥,要不咱当场做个试验?”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想笑,心道,吓唬人谁不会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