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6章 你不过是弱智罢了
    听到任逍遥突然这么说,将话题中心从物理学范畴转化到伦理道德甚至法律范畴,我似乎明白老师的心思和手段了。

    这种方式并不复杂,或者说,我在审讯犯人的时候也经常使用到。

    那便是,迂回!

    互为对立面的双方,预审员在面对犯罪嫌疑人的时候,那种电视上演的,什么义正言辞地几声怒吼,然后苦口婆心说服教育几句,于是犯罪嫌疑人就会流下悔恨的泪水,忙不迭全都交代了…

    这种情况,我不敢说一定没有,但绝对属于凤毛麟角,极其罕见。

    至少,我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过。

    基于对手大都是些心思缜密,穷凶极恶之辈,因此我们进行预审、综审或者专审的时候,除了照规矩念一遍大道理和国家法令条例,以及相关政策之外,会采取很多手段和对手斗智斗勇。

    其中之一就包括迂回。

    而迂回的方式也同样多种多样。

    有的预审专家会和犯罪嫌疑人唠家常,说一些对方耳熟能详的事情,就像老朋友聊闲天一样。

    或者特别提及一些关于对方幼时的记忆,然后从亲情、感情这些方面寻找突破口。

    有的预审员则采用别的手段,比如板着脸,问犯罪嫌疑人姓名、年龄、籍贯、性别、配偶情况、子女情况、父母情况…

    总之,问得很多并且很细,而且还会反复问。

    类似于:

    姓名?

    陈文涛。

    年龄?

    三十八周岁。

    籍贯?

    浙江嘉善。

    配偶?

    离异。

    姓名?

    陈文涛?

    配偶?

    离异。

    年龄?

    三十八周岁。

    (多次重复后突然问)2017年2月18日,你在西京阳光会所参与聚众吸毒,导致三名花季少女吸毒过量死亡,作为聚会举办者,你是否承认自己负有无可推卸的责任?

    (犯罪嫌疑人回答)政府,我没有,不是我干的,聚会是刘二倡导的,毒品也是他带来的。

    …

    于是,通过类似这样的对话,忽然插入某些能够对犯罪嫌疑人思维产生强刺激的问题,从而致使其非常不满,当即表示反对,并且在反对中露出马脚。

    还有很多其他的手段,不过,所有的措施全都基于‘突发性’、‘铺垫性’以及前设的‘套路性。’

    就这样,通过反复询问对方一些属于‘明知故问’的细节,依照顺序或者打乱顺序不断问询,然后突然转变话锋,提出更加尖锐、和其他情况毫不相干的问题,从而在猝不及防下,一举攻破顽固对手的心灵壁垒。

    …

    老爷子任逍遥此刻所使用的方式,我确信无疑属于迂回的一种。

    只是,尽管都属于迂回策略,但任老爷子的具体手法似乎很罕见,至少我就从未使用过。

    整个审讯陈文涛的过程中,任逍遥没有一句高声大气,也没有使用任何心理攻击技巧。

    比如那些常见又行之有效的手段:单调的腔调,极富节奏感的语速,高低不一的音量,以及表情态度上的威压…

    所有这些预审惯用的技巧,任逍遥统统没动用,只是讲了一个和颜色、水有关的假设而已。

    并且,没有出乎彼此意料之外,最后又将这个假设归咎于善与恶,手法和犯罪上面。

    我就变得糊涂了,完全想不通老爷子这样做的目的性何在?

    还有,这样做既无法给予对方足够的心理迷惑,又不具备突然性,又如何能让陈文涛俯首呢?

    果然,没有出乎我所料,陈文涛稍稍愣了愣,随即道,“政府,我晓得您的意思,为什么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会和什么罪恶、正义这些东西产生关联呢?您…能不能再给我一些提示?”

    这一刻,我同样屏住呼吸,想要了解清楚任逍遥老爷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任老师笑了,样子极其慈祥。

    “陈文涛,你是一个很聪明,智商很高的人,没错吧?”

    对方沉吟几秒钟,很慎重地回答道,“算是吧,从世俗的观念行看,我的智商可以划归到比较高的等级。”

    “好,”老爷子点点头,“那么,陈文涛,我们做个假设:如果你犯罪了,因为所有人都承认你的智商很高,连你自己也这样认为的,所以,包括你在内,都觉得很难挖出你的犯罪事实,也就是说,你的计划自认为天衣无缝,对吗?”

    “如果你们一定认为我犯罪了,然而却找不出我犯罪的任何证据,那您可以这样想,就当做我的计划没有缺陷,别人都看不出来吧。”

    “嗯,好。”

    老爷子继续点头,表情似乎很欣赏陈文涛。

    “陈文涛,我再问你,如果,我是说如果…假如有人觉得你的智商、你的专业知识、你所谓的缜密心思,其实就是小孩子过家家,根本不值一提,你会怎么想?”

    “您…您什么意思?”陈文涛的表情开始凝重起来,甚至显得有些狐疑。

    “看来我解释得还不够清楚!”

    任逍遥的性子在这一刻显得非常好,再次耐心解释道,“陈文涛,说得再直白一些,有人,比如我身边的这位老者,在他眼里,你就是一个弱智,你会是什么感觉呢?”

    “我?你说我是弱智?”陈文涛忽然笑了,怒极反笑,“哈哈,这位先生,您现在代表正义的一方,您想怎么说,怎么给我定性,都是您的权力,我没什么好说的,说我弱智…嘿嘿,那句弱智好了。”

    我注意到,陈文涛的回答尽管听着似乎依然比较平和,但语气里的怒意,却根本压抑不住,已经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

    并且,他的表情和声调,满满都是一种不屑和轻蔑。

    仿佛在表达,行啊,你说我弱智,随便说好了,智商高低并不是你们说说就能衡量的。

    就像诺贝尔奖的评定,需要严格标准和流程,综合方方面面的考虑,而不是说谁觉得某人有资格获奖就可以获奖!

    你们可以说我陈文涛是弱智,但,我不信,客观现实也证明我不是弱智,是天才!

    “陈文涛,你可能忽视我的假设!”

    任老爷子第一次摇了摇头,带着一股失望的口吻道,“你在绝大多数人眼中可能是精英、是高智商人才,但我说了,你在我身边这位老者看来,就是弱智…陈文涛,你知道他是谁吗?我想,当你听到他的生平,你恐怕不会觉得被他看成弱智,会有多么难堪了…”

    ---

    这段时间身体不太好,更新不稳定,见谅!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