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4章 任老驾到
    随即,我将任逍遥目前正在西京讲学,并且我昨天才和老爷子见过一面的事情告诉蒋淑山等人。

    最后说道,“蒋先生,我要从陈文涛身上打开突破口并非没有可能,但很困难!实话实说,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想出行之有效突破其心理壁垒的办法…所以,既然我老师在西京,咱们何必枉费其他周折呢?找老爷子过来审问陈文涛不就成了吗?”

    蒋淑山几个互相看了看,问我,“任逍遥的大名我听说过,而且我也知道他是我们部门、老田、小李他们部门特聘专家名单上的人,可靠性嘛,我个人认为没问题。如果任逍遥教授愿意帮忙当然最好,这样吧,事关重大,我们几个分别打电话,小江负责联系你老师,我立即向上级请示,问问任教授能不能介入案件审理,出面帮我们。”

    我明白蒋淑山希望再次核实任老师的身份忠诚度,毕竟,这样涉密度极高的案件,蒋淑山也不好擅自做主。

    “行,我现在就联系任老师!蒋先生,您同时打电话请示,我们双方同步进行,争取时间。”

    我的运气不错,老爷子这几个小时正好没有安排。

    和任逍遥简单说了情况,告诉他,陈文涛我是搞不定了,希望老爷子能出手相助,现在只要上面发话,他恐怕得辛苦跑一趟过来了。

    任老师倒是没有说别的,听我在电话里简单介绍了陈文涛的情况后,道,“行吧,江枫,惩恶扬善是我们进行犯罪心理研究的根本目的,既然赶上了,我是没问题的。上面那些人八成知道我的情况,因此我可以十分肯定告诉你,他们必然举双手赞成我过来帮点小忙…现在是下午两点,二十分钟后,我从交大这边过来,你出来接我一下。”

    尽管我猜到老师不会拒绝,但心中依然大喜过望,连声说着老爷子辛苦,回头必须给您买两瓶好酒…

    我们通完电话几分钟后,蒋淑山那边也得到确切答复---果然,上面的意思是,任逍遥能够出面帮忙最好不过,老爷子身份可靠,甚至涉密级别比我们所有人都要高,让他介入案情审讯绝对没有问题,甚至希望我们立即请动任逍遥…

    一切纪律和流程上的障碍清除后,我和蒋淑山、李侃、田伯光以及胡秘书等人早早来到度假村大门外,走出十几米远,站在马路边聊着天,等待老爷子一行到来。

    等待的时间里,我随口对蒋淑山等人讲了几个任老师协助破案、审讯的案例。

    其中有些神乎其技的细节,即便我早已耳熟能详,都快倒背如流了,但再次讲述出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极为不可思议,令人叹为观止。

    时间掐得极准,果然,二十分钟后,任逍遥一行人出现在我们面前。

    不过,老爷子应该猜到这个案子我们这边肯定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因此,除了司机之外,只有一个年龄和任逍遥差不多的黑瘦老人同行。

    连忙迎上去,寒暄两句,通过介绍,我才知道这个黑瘦老者是任老师的一生密友,在经济学领域,尤其经济法和投资理论方面造诣极深,同样享誉国内外的专家,并且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科学院院士,李教授。

    介绍完毕,任逍遥只说了两句话。

    “李教授是我的挚友,身份绝对可靠,如果他这边出了泄密问题,一切责任由我任逍遥一力承担。”

    “请李教授过来意义重大,如果他不在场,不能参与审讯,我不保证能够将犯罪嫌疑人短时间拿下。”

    我当然不可能说别的,将两位身份卓越的老者向里面让。

    而蒋淑山再次错后几个身位,掏出电话向上面汇报。

    于是,当我们上楼来到会议室,蒋淑山从后面追上来,没说任何话,只是冲我和李侃等人点点头,那意思该是李教授参与预审工作没有问题,上面已经同意了。

    “小江,长话短说,我们直接开始吧。”

    任老爷子拉着李教授坐在他身边,示意我,“介绍一下犯罪嫌疑人的情况和警方目前所掌握的证据!记住,是一切有关证据,确认和犯罪嫌疑人无关的,不要给我们看。”

    “好,陈文涛是江夏省淮口人,被控制行动自由前的身份是乾通水处理集团首席经济师,财务总监,集团副总。主管乾通方面财务运营、投资方向、社会统筹以及民间借贷等等和财务、投资、拆借等经济行为有关的事务…”

    我打开投影,将关于陈文涛情况的ppt播放出来,最后又将山溪省厅和我对陈文涛的几次审讯情况进行了简单阐述。

    最后说,“两位老师,陈文涛此人智商极高,而且我判断其必然进行过心理学专业训练,非常不好对付。”

    “嗯,你搞不定了吧!”任逍遥笑着,看向我的目光里满是鼓励和慈爱。

    “老师,准确说,只要时间充裕,我肯定能突破陈文涛…比如,假设现在乾通案已经基本结案,绝大多数涉案人员该抓的抓,该罚的罚,同时陈文涛也已经判刑入狱。那么,我和他通过监狱的狱侦过程进行斗智斗勇,我敢说,他迟早会被我掏出心底最后一个秘密…嘿嘿,可现在真不行,时不我待,如果必须一两天之内拿下陈文涛,我承认,就我目前的水平,肯定不够的。”

    “算你小子老实!”

    任逍遥笑笑,转头对李教授说,“老李啊,这个就是我和你说过的江枫,我的学生…唉,我曾经非常看好他,只是…”

    老爷子摇摇头,“世事作弄人啊,江枫是个倔脾气,当时找工作的时候根本没和我商量,也不愿意找我帮忙,最后下了基层,可惜了,可惜了。”

    我知道老爷子还在惋惜我没有继承他的衣钵,留在大学或者科研院所进行心理学研究,而是去了沙山女监当一名狱警,因此始终心存遗憾。

    我便笑了,“老师,工作了不是还能考在职研究生吗?等我工作满两年,到时候一定考回母校,读您的研究生…哈哈,老头儿,真有那一天的时候,改我的卷子可要高抬贵手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