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2章 神诡辩的供词
    我看着对方。

    而陈文涛也一脸无辜地回望向我,似乎我对他做过什么了。

    “你是说…”

    指着面前写得满满当当的交待材料,我无法相信,“你是说这些东西,你交待的内容,竟然是你博士论文的一部分?我…草泥马!”

    终于,我怒不可遏!

    哥遇到过牛人,比陈文涛更狠辣,更恶毒,更刻薄有心眼…

    什么人都遇到过。

    我本来就在监狱工作,天天和那些女犯人打交道,什么样的主儿没见过?

    然而,我必须承认,陈文涛这样的,我还真是头一次见。

    他蔑视你,打你脸,态度却显得特别诚恳。

    甚至表现出一种诚惶诚恐来。

    我甚至想,要不是知道陈文涛究竟怎么回事儿,我还以为丫是一个奉公守法谨小慎微的好公民,是一门心思扑在事业上的金领阶层。

    可,想过任何后果,我愣是没有意识到,陈文涛交给我的坦白材料,竟然是自己论文的一部分!

    眯着眼,我骂完这句话后,不断告诫自己要沉住气,静下心。

    对付这种人,如果不能蛮干的时候,只能比耐性,看看谁先熬不住。

    “哎~~~政府,你怎么骂人啊!我想,对犯罪嫌疑人出口不逊,我是不是有投诉你的权力?”

    没搭理这货,我盯着对方,良久道,“说说吧,为什么要写这个?你出于什么心里?”

    “好,好。”

    陈文涛立即点头,态度仍然很谦卑,“政府,您听说过佛系的说法吗?”

    “你什么意思?”

    我皱起眉头,“有话就说,你没权利反问我。”

    “哦,好…佛系讲究因果,我呢,这几天被山溪警方不断审讯,心里也一直在反思自己的过错。”

    瞄我一眼,看我没有任何表示,陈文涛又道,“我想过这些年自己的经历,想过辛苦读书的艰难,想过在华夏大展拳脚的意气风发…”

    “行了,够了!”

    我没好气打断对方,“陈文涛,我不是让你跟我抒发感情的,更没有心思听你秀中文,玛德,你特么一假洋鬼子,还能比我对中文了解得更多?废话不许再提,直接说结果。”

    “好,好。”

    再次举起手铐擦擦额角汗水,“想的越多,我就发现自己曾经的确做错了,却不知道错在哪里,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陈文涛一脸沮丧和懊恼,“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篇佛系文章,才明白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哪里?”我直接问,“陈文涛,别想着跟我玩心眼,别再企图做什么铺垫了!而且,你也不要以为能够蒙混过关!听着,人在做天在看,你是高智商人才,犯下的事儿自己心里最清楚…说结果吧!”

    “我错在…唉,政府,我从根儿上就错了啊!”

    说到这里,陈文涛甚至开始用手铐磕自己的额角,一脸悔恨交加。

    我并没有动,甚至伸手拉住身边的书记员小丫头。

    当然能够看得出来,陈文涛根本没有用力,他只是在做样子而已。

    这样砸下去,就算砸到地老天荒脑袋也不会破半个口子的。

    见我没动,只是冷笑。

    陈文涛停下动作,讪讪笑了笑,“政府,我错在根本没有深刻理解经济学、投资理论以及金融杠杆的真谛啊…您看看,我写的博士论文,当年在大英经济这本刊物上作为当年一月份开篇文章,受到无数行内专家热捧…可,我现在才知道,这些理论,这些我自认为经过潜心研究总结的经济学规律、投资技巧和方法,竟然存在很大漏洞…唉,因果啊,真是因果报应!我没有真正学到知识的精髓,我只是一个滥竽充数之辈…我悔啊,我以这些理论进行的系列操作,其实是错误的,是异想天开!因此,我的失误为国家为人民造成巨大损失,我的心很痛…”

    我听呆了。

    骂了隔壁的,万万没想到,陈文涛竟然给了这样一个---交待!

    他在说什么?

    是,对方态度诚恳承认自己错了,只是却极为巧妙将这些错误归咎于曾经的学习研究没有做到位,没有掌握精髓!

    玛德,这算什么?

    就比如,一个学过武功的杀人犯,在杀了人之后,却说自己因为学艺不精,没有掌握无数真谛,这才失手犯下错误!

    而比我的例子,陈文涛的策略更高明。

    他说了,自己的博士论文曾经在国际级全文刊物上发表。

    他在暗示什么?暗示他陈文涛的理论其实没有问题!

    不但没问题,而且得到很多专家推崇,是国际公认的专业理论精华!

    因此,他说自己错了,他是因为按照自己的理论进行错误操作,所以为华夏社会造成巨大损失…

    那么,一个得到国际认可的高端理论,却在华夏行不动,造成极坏影响,甚至被定性为犯罪…

    草!

    丫想干嘛,是在告诉我,不是他陈文涛不行,他的理论和实践都没有问题,错的是华夏的投资环境,是国家错了?!

    盯着陈文涛,我完全失语了。

    他则冲我微微笑了笑,“政府,我的供词里已经写清楚当年发表的那篇论文,到底有什么地方存在失误,不不,存在重大错误…唉,我现在才想明白,是我没有充分考虑华夏国情,生搬硬套国外的东西,因此才造成失误,我悔恨不及啊!”

    如果不是对手而是朋友,我倒是很想和这个陈文涛结交!

    无论什么时候,占上风或者处于下风,我自认为都可以从容应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局面。

    他交待了吗?的确,他写了。

    甚至我相信,如果找个懂这些外国字的人翻译出来,这些供词上一定指明他曾经文章中某些疏漏,或者说,某些不适用于华夏国情的观点。

    但,这是犯罪吗?

    我们要的更不是这样的坦白!

    好一招移花接木,我点上烟,缓缓抽了几口。

    点点头说,“陈文涛,我承认你是一个很高明,并且很难缠的对手…不过,如果你认为这样就能脱罪,就能逃过华夏法律的惩罚,那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陈文涛,你错了,错得很厉害!”

    听了我的话,这个高瘦的黑边眼镜男不再说话,无所谓地耸耸肩膀,甚至还试图做出摊手的动作,只是却被手铐无情阻止住。

    观察着对方,我明白,陈文涛这货内心肯定正在得儿意的笑。

    笑我是如此肤浅稚嫩,笑我以及山溪省厅的预审专家拿他毫无办法。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