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1章 说你也听不懂!
    “政府,您能不能听我先说一句?”

    陈文涛的样子委屈极了,麻痹的,要是不知道我和他的身份,还特么以为我江枫欺负人,把丫怎么了!

    “说!”

    我没好气道,“清清楚楚,统统说完,别一会儿又要跟我提这提那。”

    “是,是!”

    陈文涛双手举到额头,用带着手铐的手背擦了擦汗水。

    “我从小在欧洲长大,受到的教育也是西式教育,我算是三代欧洲移民,和美国的abc情况类似,虽然是黄皮肤,但思想、生活习惯还有看待处理问题的方式,都和内地不一样,完全和欧美人相同。”

    “十八岁以前,我甚至不会说中文,不认识一个汉字,更没有来到华夏,大学学的国际金融,双修投资学,硕士念的企业策划,到了博士,又读了国际经济法…”

    我听着,头都大了两圈。

    特么的,根本不是奇葩,人家陈文涛是奇才啊!

    本科双学位,硕士博士念的不同专业。

    虽然都在金融投资领域,但毕竟还是有根本区别的。

    就说我所研究的心理学,还存在几十个大大小小分支,我的方向也主攻犯罪心理学和犯罪行为研究领域,其他的,可以说比常人强不到哪儿去。

    因此,我知道陈文涛能够念这么多不同学科,绝对高智商人才。

    “十八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个大陆的亲戚,我才知道祖国的语言是如此美妙,并且对汉语产生兴趣…只是我的学业太忙,家里人、朋友之间说话要么是英语,要么是法语或者德语,因此锻炼汉语的机会并不多。”

    “博士毕业后,我想到来华夏试试,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我忍不住了,打断对方,“草,你还有脸称呼华夏为祖国?陈文涛,就你这种败类,根本不配成为华夏公民!”

    “是,是的…所以政府,我在办理身份的时候动了一些手脚,并没有消除原有国际,因此,我也许还算外国友人吧?”

    友人,友你麻痹!

    我差点破口大骂了!

    但我还是忍住,果然,我对陈文涛充满戒心是有道理的,没有小看对方就对了,不然我特么还不定被丫怎么玩呢!

    这家伙,从入境第一天可能就没有存着好心眼,做好了一旦出事,还可以拿外国公民身份来搪塞的退路!

    或许,这才是他有恃无恐的杀手锏吧!

    “陈文涛!”

    我直接打断对方,“说重点,我知道你想解释为什么没有用中文交待的原因!行,可以,很好啊,你不是中文不熟练嘛,那你告诉我,你工作的时候,又是怎么处理中文文件,和中国员工打交道的?”

    “我汉语说的很熟练啊!”

    陈文涛很委屈的样子,“政府,你不是也没有听出我有任何一丝外国口音吗?还有,我是总监,集团总监,我完全可以配备智能团队,多带几个副手的,中文文件我要是看不懂,那就让他们翻译成英文法文德文给我好了,这个很简单,没有难度的。”

    我简直了!

    被对方噎得不要不要的,恨不能直接冲过去搧他几个大嘴巴解气!

    默认片刻,我冷哼道,“卷宗记录,你在面对山西省厅预审员审问的时候,并没有用外国文字进行任何坦白、交待或者描述,你一直用的中文,这怎么解释?”

    “不一样的。”

    陈文涛立即道,“之前审问我,都有至少四个人在场,一个主审两个副审,一个记录员,这是最低配备,甚至还有更多人。每次都是录音加笔录,我只要说就可以了,不用写太多话的…需要我动笔的时候就是签名,这个我没难度的。”

    草!

    我忽然有一种蛋碎的感觉。

    怎么被对方玩得死死的呢?

    我明知道陈文涛用我不认识的外国文字写坦白材料,就是成心为难我,玩老子,但是却有种束手无措毫无办法的感觉。

    就像抗战期间,明明知道对方是仇人,却碍于身份不敢暴露,不能收拾丫的。

    类似这样的心理吧…

    点上烟,我又抽了几口,忽然笑了。

    “哈哈,陈文涛,我怎么听着好像你受了多大委屈啊,是不是政府,是不是我们所有人都在冤枉你,为难你?你丫才是最清白最无辜的那一个,全世界都特么对不起你了?”

    “不,不,不敢。”

    陈文涛的态度异常谦逊,“政府,我知道我有罪,我肯定有地方做错了,不然,你们怎么会抓我?华夏的政策我知道,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我既然被抓了,你们就不是冤枉我,而是我陈文涛一定在什么地方做错了…政府,我很心痛,特别恨自己,我希望政府能够救我于水火,把我从泥潭里拉出来,并且给我指出一条光明大道,让我远离犯罪,重新走上正确的道路…政府,我是真想好好改过自新啊!”

    “玛德!”

    终于忍不住,我爆出粗口!

    “草,陈文涛,你特么这是在我面前秀口才吗?闭嘴,老子不让你说话的时候,一句也不许说,听到没有!”

    “是是,不说。”

    “你告诉我,这份外国鸟语写成的交待材料,到底什么内容?”

    “政府,我能说了吗?”

    “说!”

    我想不明白,刚才还被我判定为谨小慎微,心思缜密的陈文涛,为什么忽然变得憨皮赖脸油嘴滑舌?

    话特别多不说,而且特么的可谓字字诛心,将我明朝暗讽得体无完肤!

    他这是到底想干嘛?

    “政府,这些文字的内容…”

    “怎么,你不好交待吗?”我越来越忍不住。

    “不,不,不是的,没什么不好交待的。”

    陈文涛看着我,躲在黑框眼镜后面的双目里,竟然闪出一种谐谑的笑意。

    “政府,我是担心,我说了你也听不懂,所以和你说没什么用的!”

    “我…”

    后面那个草,我硬生生忍住。

    “你还没说,你凭什么猜测我听不懂?特么的,你以为你写的什么?交待材料而已,难道你写的还是经济学巨着,或者,你特么现场写了一部资本论出来?”

    “啊,政府,你猜到了?我,我写的就是我博士论文中的一部分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