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0章 真是奇葩!
    抽完几根烟,我让蒋淑山等人稍安勿躁,耐性等待我和陈文涛博弈后的结果再做打算。

    而我,根本未抱有陈文涛会轻而易举交待的念头。

    他不会的,绝对不会。

    否则,山溪省厅的预审专家早就把他陈文涛拿下了,还能轮到让我江枫审他吗?

    其实,对于陈文涛,我并非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我知道,省公安厅的人同样知道并且掌握类似的手段。

    那就是---加料!

    这个词对我来说最熟悉不过,狱警在收拾、惩罚女犯人的时候,有时候会在暗中加料。

    比如,你不是不交待问题吗,你丫不是牛逼跟我耍滑头吗?

    行,教育没用,审问不坦白,那就揍你丫的!

    还就不信了,几个大耳光搧过去,陈文涛这种瘦了吧唧的小身板能受得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句话一点不假,有时候,审讯不顺利,我们往往会给那些死不悔改作恶多端的女犯人加点料。

    很简单的事,容易的跟一那样。

    举个例子,将犯人铐在暖气片上,站不直蹲不下去,只能撅着屁股弯腰保持这样的姿势,一个小时后,谁都会怂的。

    打你了吗?没有动一手指头。

    饿着了吗?该吃吃该喝喝,关小黑屋(禁闭室)的时候,甚至管教或者宽管犯负责端屎端尿,没有亏待犯人吧?

    而这只是那些五花八门手段中的小毛线,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我却知道对于陈文涛,这样做不行。

    原因很直接---乾通案的影响太大了!

    大到必须几方联合才有机会搞定,甚至单独拉出公检法中的一家,都没有那么大把握彻底搬到对手。

    此时,无数双眼睛都盯着这个案子,谁知道参与预审的几方中间是不是有矛盾,会做出某种目前联合,干掉乾通后再拿审讯时不合规来说事儿的举动?

    攘外安内,永远是社会的主题…

    同样,我不能对陈文涛加料。

    一旦这样,便会留下口实,造成屈打成招的架势,从而给乾通余党翻案的机会。

    …

    再次进入审讯室,陈文涛已经写好交待材料,正襟危坐等着我。

    见我进来,陈文涛就像在巴结我一样,要是不戴着手铐脚镣,我相信他都会冲过来抱我的大腿。

    那股装出来的贱样,在陈文涛眉宇间表现得活灵活现。

    “政府,政府我已经交待了,什么都坦白了,我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我是明白人,我不会再继续陷在泥潭里毁掉自己…”

    没有搭理陈文涛假惺惺表忠心。

    我明白,这家伙此刻说不定心中正在嘲讽鄙视我,等着看我出丑呢!

    他和我之前在沙山女监遇到的姬瑶花,以及在西京女监碰到到陈涵类似,都属于高智商,聪明绝顶,非常善于利用别人心理达成自己目的这种人。

    不过,陈文涛和姬瑶花、陈涵还是有所不同,那两人已经是阶下囚,因此至少在姿态上放得很低,她们的策略就是声东击西,拼命掩饰真相,从而转移警方视线。

    而陈文涛,这家伙根本没把自己身陷囹圄当回事,或者说,他不相信警方能够抓住自己的痛脚!

    鄙视,蔑视,轻视!

    赤果果看不起对手。

    没错,陈文涛就是这种心态,他就像在和我们玩一个智力游戏,下一盘围棋,将警方看做对手而已。

    接过书记员递过来的坦白材料,我忽然…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我猜测过,陈文涛交待的犯罪材料可能存在几种情况:

    一来,比如他故意顾左右而言他,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死不悔改拒不交代。

    其二,他也许会采取避重就轻的策略。你们不是让我交待吗,那好,我就写一些私自挪用公司账户里的钱吃吃喝喝,或者曾经在夜总会找过小姐,又或者给自己发年终奖的时候多算金额了…

    如此,他也算交待问题,但根本不是我们想要的。

    其三,重复交待,继续将在山溪省厅说的那些话写一遍,然后让我们自己去对照,最后得出结论,政府你们看,该说的我都说了,在哪里说都一样,实在没有新东西了。

    …

    甚至还有四五六,我都想过这货会给我一张空白纸,表示无话可说,你们随便,爱咋滴咋滴。

    只是,当我看到陈文涛最新写下的这份交待材料后,还是大出所料,被惊呆了。

    骂了隔壁的,丫写的都是什么啊!

    一个字母都看不懂!

    没错,是字母,我不认识的字母!

    陈文涛,用一种外国文字(事后被证实为德语),洋洋洒洒写了两大篇,甚至里面还画了配图。

    我懵逼了。

    这是什么意思?挑衅还是调戏?

    赤果果的蔑视,并且通过这样的方式狠狠打脸。

    我沉住气,慢慢从口袋里掏出白娇子,不带任何情绪问,“陈文涛,你写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用中文写?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想干什么?表示你的出色吗?”

    对方表现出一付十分委屈的样子说,“政府,我真不是故意的…唉,怎么说呢,我其实具有双重国籍的,我在华夏入籍不假,但我并没有在国外进行同步更正。”

    “继续说。”

    对于他这一点,我倒是没有多少怀疑。

    因为陈文涛没必要在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细节上骗我,而我想要核实他的话,也就分分钟的事儿而已。

    “所以,我的国语水平很不好。”

    见我面露不屑,陈文涛立即解释,“政府,我的语言天赋很好,但我对汉字的掌握却并不好!也许你们听我说话说的很溜,但很多字我是不会写的,而且也不会用一些主谓宾补这些的语法结构,会说不代表我会写!”

    我听着,觉得特么的,这货简直就是一个奇葩。

    一个连汉字都不认识多少,汉语文章都不会写的家伙,是怎么在乾通水处理集团当总经济师的?

    草!

    都特么奇葩!

    “你到底想要和我表达什么?”

    我有些火大了,“陈文涛,你要是再这样拒不交代不好好配合政府,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