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8章 撂了?这么简单吗?
    暴击!

    我的手掌上带出内息,运足力气,猛然一下排在桌面上。

    动作并没有太夸张,但我的力道却运用的很到位,甚至可以说妙到毫巅。

    身边书记员放在桌上的签字笔没有丝毫晃动,甚至翻开的笔记本,纸面只是掀起一只角而已。

    但,声音却特别响亮,就像在屋里突然放了一声爆竹。

    我旁边坐着的书记员小丫头,可能因为超过二十分钟无事可干,多少有些神游天外,因此,直接被我这一下吓得尖叫起来。

    “啊~~~”

    清醒的人尚且如此反应,何况睡着的?

    不管丫黑眼镜真睡着假睡着,除非他是聋子,否则肯定会被我这一巴掌的动静惊到。

    果然,高瘦黑眼镜身体一哆嗦,要不是椅子前面带着圈围,说不定都会直接掉下来。

    猛抬头,睁眼,愣愣看向我,显然被惊醒了。

    “陈文涛。”

    “到!”

    “你刚才睡着了?”

    “报告政府,是,睡着了。”

    啪~~~

    我的手再次拍在桌面上,怒道,“你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睡觉?你好大胆子,谁让你睡觉了?”

    “报告政府,我知道…我错了,不该睡觉的,下次不会了。”

    “下次,你还以为会有下次?”

    我冷笑,“陈文涛,老实交待你的问题,我不想和你废话,说!”

    “该交待的都已经交待了啊!”

    这个高瘦黑眼镜名叫陈文涛的家伙,一脸诚恳看着我说,“政府,前几天山溪省厅已经审过我很多次了,我这人胆子一向很小,哪儿敢和政府反抗啊?我都坦白交待了,您可以去查审讯记录的…”

    “查不查审讯记录是我的事,不需要你对我指手画脚提建议。”

    我放缓了语气,掏出白白娇子,递给陈文涛一根,问道,“抽烟?”

    “谢谢政府,不会。”

    “哦…”

    我笑笑,自顾自点着,狠狠抽了两口,“那,你会喝酒吗?”

    “不会。”

    “真是新时代好男人的典范,烟酒不沾!”

    “谢谢政府,不敢当。”

    这个据说在乾通公司掌管财政、经济大权,获得国内、国际几个权威机构注册会计师、审计师资格,并且还在德勤这样闻名于世的跨国会计师事务所工作过的家伙,此刻在我面前态度相当端正,和刚才根本对我不屑一股的做派完全两样。

    是个人物!

    通过简单的对话,我已经对陈文涛此人的脾气秉性、为人处世大致有了一些判断。

    只是越这样,我心里的谜团却越浓重。

    不可能啊!

    陈文涛的表现具有典型代表性。

    简言之,大概可以用两个词描述。

    之前,因为我年轻,从而不屑一顾,这说明陈文涛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即便身陷囹圄,还是有着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臭脾气。

    另外一方面,当我表现出发飙的态势,又是拍桌子又是怒吼,这家伙立即作出一付竭尽全力配合的样子,有问必答,态度极其恭敬。

    谨小慎微,心思灵活!

    于是,心高气傲再加上谨小慎微,按照我对人性心理的分析,陈文涛在生活中应该是那种不苟言笑,上班认真做事,下班也不会和一帮小年轻出去浪,而是直接拎包提着菜篮子奔市场,买好菜接玩孩子,立即回家给老婆做饭的类型。

    清高让他不屑于和俗人为伍。

    胆小又保证了其一般不会做出出格的举动,从而一生过得简简单单平平安安。

    这样的主儿,丫怎么可能犯罪,而且还是犯了可能会被敲头的重罪?

    我理解不了,从来没有听过、见过这样的案例。

    深深抽了几口烟,我盯着陈文涛,问,“陈文涛,你不要跟我打马虎眼,更不要企图蒙混过关!你之前向警方交待的问题避重就轻,我们很不满意并且不相信,不然,我会出现在这里吗?我特么蛋疼有那么多闲工夫陪你玩?”

    陈文涛有点不敢看我,躲在黑边镜框后的双眼目光闪烁。

    低下头,糯糯道,“政府,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警方了,我不知道的总不能瞎编乱造吧?你让我交待,可我该交待什么呢?政府,能不能给我一个提示?”

    狡猾狡猾地!

    麻痹的,我心想,这个陈文涛绝对不是他所表现出来的老实,这货鬼精着呢!

    之所以这样判断,原因有二。

    其一,他提前堵住我的嘴,说什么自己该坦白的都坦白了,如果非要逼问,那就属于屈打成招,他所说的供词就是胡咬,算不得数。

    其二,他让我给他提示?

    草。

    陈文涛当然清楚现在乾通案仅仅揭开冰山一角,各种头绪还没有理顺,基本处于有犯罪嫌疑就拘禁,只要涉案就抓人的阶段,别说我了,就算熬了一周的蒋淑山、李侃,以及山溪警方都不可能掌握太多确凿证据。

    我给他提示?我提示屁啊,只能越提示越露馅。

    尤其,陈文涛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经济方面,不但属于最难搞的经济犯罪,而且我还一窍不通。

    以我之短功敌之长,我有病啊我!

    所以,简简单单,看着态度相当端正的两句话,已经将我提问的路堵死。

    逼迫对方交待不行,给他一个提示同样不行,陷入两难。

    沉默片刻,我索性很大方说道,“陈文涛,我没必要对你进行任何提示,你犯了哪些罪,做了多少错事自己清楚,你认为,是你自己坦白能够减轻罪名,还是我们以后查个水落石出之后,把响当当的证据砸在你脸上更能让自己争取到宽大从宽的机会?”

    “那...政府,你让我好好想想。”

    我没有表示反对,点点头,伸手做了一个手势。

    很快,走进来两名警卫,站在审讯室盯着陈文涛。

    而我则拉开房门走出,又从旁边的侧门走进单向玻璃后面的里间。

    蒋淑山立即问我,“小江,他答应交待了?不会吧,这么容易?”

    “就是,我也觉得不对劲!”李侃接话,“小江,你有多大把握打开突破口?这个陈文涛听说非常难缠,不会就这样撂了吧?”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