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7章 点子扎手
    这个结论让众人更加难受。

    谁都明白,雷鸣这种人,好勇斗狠,甚至心黑手辣,但却不见得难审!

    越是那种高级知识分子,其脑袋里的弯弯绕越多,而且很可能对预审环节、定罪依据以及怎样才能为自己脱罪的种种手段,研究得十分透彻,因此突破起来相当难。

    而对于雷鸣,我相信,别看照片上丫长得一脸横肉凶神恶煞一般,要是真落在警方手里,不说分分钟就得撂,但绝对抗不过三天!

    在沙山女监的时候,因为某些案子的原因,我曾经和t市市局的几名老预审打过交道,人家那种我根本想象不到,甚至闻所未闻的手段,真不是盖的,服气啊!

    尤其雷鸣的身份很特别---他所有其余犯罪行为都可以暂时放下不管,只要查清楚飞机失事的原因,乾通就算彻底完蛋了!

    现在可倒好…我都没话了。

    心情沮丧的一逼。

    田伯光皱着眉头,一口接一口将冰凉的矿泉水往肚子里灌,蒋淑山默然,而李侃则直接将我的白娇子拿了过去,一根又一根抽着,就像和香烟有仇似的。

    就这样,众人沉默差不多十几分钟,我突然道,“蒋先生,那个被控制住的家伙,你说他在乾通集团主管经济方面么?”

    “对。”蒋淑山回答得很简短。

    “搞不定?”

    “根本没戏。”

    “那…我可不可以试试?这家伙现在关在哪里?”

    “你?”

    蒋淑山有些惊讶,不过倒是立即明白我的意思,想了想说,“还真是,我倒忘了你是心理学专家…玛德,恶人还要恶人磨,小江试试看倒是个机会。”

    我苦笑,特么的,按照蒋淑山的说法,我江枫岂不是也变成恶人了?

    蒋先生转过头问田伯光,“老田,你觉得呢?”

    “小江可以的,他的路子不一样,说不定真能找到突破口。”

    “好,那就让小江试试。”

    蒋淑山当机立断,对我说,“前几天犯罪嫌疑人一直关在省厅,今天上午刚移交到我这里…我们刚才还在研究怎么突破这个高智商‘人才’了!”

    我明白蒋淑山说对方是人才,其实带着深深的讽刺,也没多言,只是说,“那行,我去看看。”

    “一起去吧,我们在里间,你单独审。”

    蒋先生来西京已经半年多,他这里早已改造出一个带着单向玻璃的临时审讯室。

    之前,在审问那个下十八反毒药厨子王猛的时候,我曾经去过那里一次。

    果然就像蒋淑山说的,他们谁都没有露面,而是从侧门进到里间,通过单向玻璃观察我的审讯全过程。

    于是,面对犯罪嫌人的时候,除了我之外,只有一个面目姣好,年龄在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她是以书记员的身份在这里做记录。

    坐在审讯桌后面,我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开始观察这个高智商犯罪的人才!

    我注意到,这个家伙很高,很瘦,带着一副黑边眼镜。

    这家伙鼻梁挺直,脸庞销瘦,头发已经有些秃,猛一看,就像一个在研究所工作的研究院,或者在大学里教书的教书匠!

    真特么人不可貌相。

    见我进来,对方明显有些楞。

    怎么说呢,就是藏在眼镜片后面的目光,在我身上转了转。

    行为心理学角度,这种观察对方的举动,意味着我已经引起他的注意,并且在其心中开始对我判断。

    事实上,如果真像蒋淑山所说,这个家伙进被山溪省厅关了几天,那么,他肯定被各种预审、突审、综审。

    该见的预审专家都见得差不多了,因此,如果我的年龄在四十岁以上,甚至五六十岁,他恐怕是不会睁眼看我一下的。

    现在,我这样一个明显只有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却突然坐在主审的位置上,并且还没有副手,这就让对方有些异样了。

    不过,也只不过仅仅几秒钟,这家伙便不再看我,低下头,微微合上双眼,如同老僧入定。

    我冷眼盯着对方,手指一下一下,十分有节奏地敲打桌面。

    只是我惯常使用的干扰对方试听、心理以及感官的心理攻击手段。

    并且曾经在对付沙山女监的某些老油条犯人时,屡见奇效。

    不过,这一次,我觉察到效果好像不咋地。

    之前,当我不吱声,没有任何多余动作,连续做出这种有节奏击打桌面的举动,对面的女犯人通常会在一段时间,比如十分钟左右的时候,产生某些反应。

    比如,身体微微扭动,或者偷眼看看我。

    甚至有像姬瑶花那样胆大心细、思维缜密的家伙,还会索性盯着我的眼睛,与我对视,从而表现出一种毫不畏惧的姿态。

    放胆来吧,老娘不鸟你。

    总之,节奏、单调的声音、沉默、环境…种种因素综合在一起,肯定会对犯罪嫌疑人产生浓重的压迫感。

    这一点,我的授业恩师任逍遥老爷子曾经在开小灶的时候,对我们几个十分肯定地解释过,按照他的说法,无论谁,哪怕神经再坚韧,也会产生心理波澜,没跑!

    然而,这个瘦高黑边眼镜的情况却让我极为吃惊!

    他一动不动,保持着低头,微微闭眼的姿势,愣是和我耗了二十多分钟。

    麻痹的,最后我都快烦躁了。

    最让我难以置信的是,这家伙竟然…开始打起了鼾声!

    呼吸均匀,鼾声有一定节律,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我瞪着眼,终于不再敲桌面。

    还特么敲,敲个屁啊!

    人家都被我敲睡着了,我再继续这样的动作,根本就是无用功!

    是个棘手的主儿!

    耳麦里传来蒋淑山的声音,“小江,是不是你这办法不行?我看没什么作用啊!”

    我没说话,微微摇了摇头。

    那意思是,行不行现在还不能下结论。

    而且,就算这一招没有作用,我还有别的路数呢!

    还就不信了,老子弄不死你!

    停止动作,我深深呼吸。

    身边的书记员,那个比我看着还年轻女孩,不时偷眼看我几下,显然她不明白我这是在干嘛。

    也是,恐怕没有哪个预审员从一进来就开始敲桌面,一敲就是二十分钟不带停顿的。

    一句话不说,一个多余的动作没有,我这是在审问犯人嘛!

    运了半天气,我突然动了!

    静,如山岳!

    动,如鹰隼!

    啪~~~

    狠狠一巴掌,我的手砸在桌子上,声音甚至在房间里产生回响…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