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6章 如同风筝断了线
    我听得有些发傻,不知道是谁死了。

    李侃问了一句,“蒋先生,哪个死了?雷还是胡,或者牛?”

    “雷,是雷鸣死了。”蒋淑山脸色很不好看,也不知道这个雷鸣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地方。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李侃大惊,手里的烟都惊得掉到地上。

    “谁啊?雷鸣是谁?另外几个人又是谁?”

    见他们几个这样子,我实在忍不住了,“李哥,蒋先生,能先和我说清楚不?”

    “唉…”蒋淑山长叹一声,晃了半天脑袋,才向我解释起来。

    乾通水处理案,实际上是窝案和连锁案。

    窝案,是指参与犯罪的同伙众多,甚至形成多人、据点、团体这样的性质。

    连锁案,则是说乾通案属于一环套一环,案中有案的情况。

    比如,就说行贿受贿,买通政府、企事业单位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这一类,乾通案的涉案人员严格论起来都会以百计数,而这只是乾通方面涉嫌犯罪的一个方面而已。

    因此,蒋淑山和李侃、田伯光以及大胡子张哥和山溪省公安厅专案组的领导,几方面联合起来,制定了起底乾通案的基本准则。

    那就是,分解和串联。

    分解的意思,是将乾通总部、研发中心,以及其下属子公司、分公司,还有很多依靠乾通发家的外围公司,将他们所涉案的罪行,进行大分类。

    比如,哪些设计到偷漏税,哪些涉及到对国家公职人员行贿,哪些存在聚众非法集资,哪些干过涉黑、涉毒的勾当…

    总之,罗列几个大类后,在这些大类里选取核心、罪行重大、影响最坏的团伙,进行突破和深度挖掘。

    最后,再将重点子案件的侦破结果甄别后串联到一起,从而为乾通定罪。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快!

    如果事无巨细去查乾通,这样倒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犯罪细节,跑不了任何一个嫌疑人,但耗时太久了。

    涉及到这么多人,整个案子梳理清楚,怕是一两年都搞不定的,别说其中绝对会有些罪大恶极之辈到死不会承认!

    因为他们明白,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还不如就是硬挺着不交代,这样兴许还能多活几天….

    可是,无论蒋淑山、李侃还是田伯光,即便是我江枫,我们都没有可能再继续呆在西京两三年的。

    谁也不是吃闲饭的,回去还有一大摊子事儿等着呢!

    因此,蒋淑山等人定下的计划就是:抓大放小。

    根据各个分类,盯住其中几个大案不放,先认定乾通方面相关人员,尤其一众高层,抓住其存在犯罪嫌疑和重大失误的几方面,先控制住对方行动自由再说!

    只要主要涉案人员脱不了罪,至于具体是枪毙还是死缓、无期或者十年、二十年有期,蒋淑山根本不关心,也没必要关心,完全可以交给更专业的刑侦、预审等相关人员。

    目前确定的主干目标有涉黑杀人、伤人的人身侵犯案,非法集资的经济案,制毒、贩毒、藏毒的毒品贩卖案以及行贿受贿案等几个大方面,并且已经列出各个分类的主要涉案犯罪嫌疑人名单。

    其中,就包括雷鸣。

    据蒋淑山介绍,雷鸣这个人很不简单,行伍出身,是西京本地人,据说在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身份是乾通集团的副总,主要负责安保。

    说白了,就是乾通高层豢养的打手大头目。

    蒋淑山和李侃等人怀疑,导致一个月前的飞机失事空难,背后有乾通公司的影子。

    甚至可以说,正是乾通方面一手操纵了这次惨绝人寰的空难,唯一目的就是让那个身份敏感,已经成为各方首要缉拿的执行副总,人间蒸发。

    死于空难,尸骨无存。

    甚至连dna辨别都不可能,烧成灰了,还怎么再找这样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而警方只能根据登机时受害者人员名单确定飞机失事中究竟死了多少人,都是谁…

    这就存在极大的漏洞了。

    而雷鸣,正是蒋淑山等人和山溪省公安厅严重怀疑的罪魁祸首,他们相信,很可能正是雷鸣一手操纵了这次毁机事件…

    因此,这几天,通过山溪省公安厅,抓捕雷鸣等人的行动已经展开,上面的意思是,必须抓住,并且抓活口!

    昨天晚上,线报说发现雷鸣踪迹,已经开始跟踪对方,山溪警方计划在今天实施抓捕。

    蒋先生等信心十足,认为最好的情况今天下午雷鸣就会被缉拿归案!

    而,一旦从雷鸣身上打开突破口,甚至其他方面全都没有进展,也足以将乾通方面所有高层一网打尽!

    不管是不是幕后主使,或者同流合污,或者即便没参与却采取默许态度…有一个算一个,全抓!

    二百多人的大型坠机空难,特么坏影响直逼马航失事那次,谁能为这些丧尽天良的家伙脱罪?

    结果…

    兴奋了一半,吃饭都没赶上热乎的,雷鸣就突然死亡!

    会议室里所有人全都错愕,根本不敢相信听到的消息。

    骂了隔壁的,雷鸣死,相当于最重要,完全不用拖泥带水,能够直接将很多不法之徒定罪的线索断了,这个损失各方都承受不起,根本无法接受。

    见我们傻了眼,胡秘书语气低沉地解释,“雷鸣死亡的案发第二或者第三现场在三桥,是在城乡结合部的一片荒地中,被拾荒的流浪汉发现的。警方干过去的时候,尸体面部已经被砍得稀巴烂,容貌无法辨认。后来通过对体型、身高以及身上的胎记等特征甄别,锁定雷鸣。半小时前dna检查结果刚出来,是雷鸣,确凿无疑。”

    “死了?怎么就能死了呢?”

    李侃已经完全傻眼,而蒋淑山和田伯光则面色阴沉得都能滴出墨来…

    几人相对无言。

    沉默许久,我打破死寂,问,“蒋先生,除了雷鸣,咱们锁定的其他重要犯罪嫌疑人,有没有控制住?”

    “目前只抓住一个,不过这家伙主要负责经济方面的纠纷,他肯定知道很多内幕,但该犯罪嫌疑人智商很高,警方审了两天毫无进展。并且经济案最特么扯皮,而且定罪过程及其复杂,我们很难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