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3章 我必须回去!
    讲真,见到蒋淑山之前,我的心情一度很惶恐。

    倒不是我不相信蒋淑山、李侃和田伯光等人的能量,担心乾通方面咸鱼翻身死灰复燃。

    事实上,这几个家伙背后站着的大佬已经联合发话,决定无论有多难,也要对乾通水处理公司动手…那么我明白,除了顶尖的几个大佬之上的存在外,谁也救不了乾通!

    可那些着眼于全局的顶尖人物,又有谁会有心思管乾通的闲事呢?

    所以,乾通必亡!

    对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因此我之所以惶恐,并非担心事情出现某种神反转,而是忽然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姿态面对蒋淑山?

    高兴吗?好像应该高兴才对,毕竟眼看着就能平反昭雪,我没有理由不高兴的。

    所以,之所以让我产生这种惶恐心态的原因,是因为不知道该以一种怎样的精神面貌面对蒋先生!

    这种心态很古怪,又让我很懊恼。

    在心理学上,这种情况被称为成功焦虑综合征。

    算不上一种心理疾病,但并不是一种常态。

    尤其当人们非常在意、关注的一件事,眼看着千年媳妇熬成婆,很快就能苦尽甘来,而在最后确定信息的前几天甚至更长一段时间,这个人的心态都不会很好。

    也许很兴奋,也许很惶惑,但都会坐卧不安。

    而一旦美梦成真,除了放下一桩心事之外,有很多人甚至会感觉到失落和没意思。

    就比如,一个常年抱怨单位如何如何不好,恨不能早早退休的人,一旦年龄到点,不得不退居二线,甚至一退到底,又会变得很感慨很不舍。

    于是,这种心态就会造成一种华夏社会里很常见的情况---返聘!

    很类似的,我现在的心情也是这样,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面对蒋淑山等人。

    表现得异常兴奋吗?

    其实不是的,我似乎并没有那么焦虑或者沉不住气。

    那就很正常,装作已经在预料之中,表现出大将风度,不当回事?

    更不行,因为那不是正常人的反应。

    就这样,一直到我从出租车上下来,站在蒋淑山所在的别墅度假村门口,我也没想好该以怎样的面目出现在蒋先生以及李侃等人面前。

    索性很没品地蹲在地上,掏出白娇子叼在嘴角,也不进去,就那样一根接一根抽着。

    过了足足四五十分钟,一个门卫走到我身边问,“你是江枫吗?”

    “是我,你…哦,蒋先生让你来问我的吧?”

    我所在的大门位置,进去是一个笔直的大道,差不多二十多米远是一个办公楼,蒋淑山的住处在后面隔着几座楼的位置。

    我猜到,可能蒋淑山等人正在办公楼里做事,不经意从窗户那里看到我,所以才让门卫来问一句。

    “蒋厅请你进去,江枫先生,请你在传达室做个登记,我会领你进去的。”

    我已经知道蒋淑山是厅局级干部,因此听对方喊他为蒋厅,也没有任何意外。

    “行,登记一下。”

    我和门卫相跟着走到传达室,对方递给我一个破破烂烂的本子,上面记载着一些访客信息。

    人数不多,好像只有两页半,一页能登记大约十几条,也就是说,蒋淑山等人在西京驻扎了半年多,来这里找他或者他同事、手下的,没有超过四十人次。

    按照门卫的提示,我在记录本上填写好自己姓名,工作单位,准备拜访什么人,事由为何等等记录。

    然后,按照对方的要求,我将身份证和警官证押在这里,他做了登记,并且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质押我什么东西。

    这个地方我来过,对这一套流程还是算熟悉,明白肯定会有些墨迹、耽误时间,因此也没有太在意。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蒋先生这里本来就属于具有相当保密性质的单位,是来西京执行特殊任务的,因此戒备森严。

    再加上之前蒋淑山已经有过遇害经历,因此,相关登记就要求更为严格,这一点我完全能够理解。

    对方做登记的时候,我低头,瞄了几眼登记簿,觉得挺无聊的,就递了一根烟给对方。

    人家警卫肯定不会要我的烟抽,我则趁机叼在嘴里,自来熟道,“烟瘾犯了,哈哈,我抽一根啊,就一根…”

    不待警卫说话,我已经将白娇子点着,美滋滋地抽了两口。

    青烟弥散,警卫沉着脸看了看我,却没有多说什么。

    我就有些不好意思了,站在门口,眯着眼看已经有些夕阳西下韵味的太阳。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忽然升起一种挂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是很好,竟然让我有些紧张!

    肯定不是因为马上要见到蒋淑山和李侃几个人,和他们都是老熟人了,就算我现在心情复杂,又不愿意在这些老于世故的家伙面前敞开心扉,但我绝不至于害怕。

    这种滋味,就像忽然意识到身边藏着一条毒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狠狠咬我一口,从而在七步之内命丧黄泉。

    可,到底是什么呢?

    我想不出来,只是那种感觉却越来越明显,警示我肯定哪里出了问题。

    警卫做好记录,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进入时间,离开时间等等,我明白离开时间那里是需要出来的时候填写的。

    和这哥们向已经被征用作为临时办公场所的主楼走,我脑子飞快转着,将今天来到这里的每一个细节全都滤了一遍。

    走出几十步,眼看就要进入主楼大门,我忽然站住。

    “等等,等一下。”

    “江枫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我立即道,“哥们,你能不能和我回传达室一趟?”

    “干什么?”

    对方有些不满。

    也是,明明已经折腾了半天,该登记的都已经记录好,并且给我质押身份证和警官证的纸条,他肯定想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要回去。

    “江枫同志,我们已经耽误好一会儿了,蒋厅肯定等得着急,我想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情况,我们还是先进去吧,有什么要求可以等到出来的时候再说!”

    “不行!”

    我已经沉不住气了,“这位同志,我必须马上回到传达室,我的意思是,刻不容缓,就现在!”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