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8章 除恶务尽!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刻,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嘴唇开始哆嗦,心潮澎湃。

    玛德,经历上百天日日夜夜,我和我的亲人、爱人受尽委屈,终于熬到能够冤情大白的这一刻了…

    一想到我爸妈,还有姐姐小外甥,他们有家不能归,有工作不能干,只能选择和晨晖一起四处漂泊…

    美其名曰游山玩水,事实上却是躲避可能出现的报复和追杀,心里就特别难受!

    乾通!!!

    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幕后主使,犯下累累罪行的人渣,你们是不是早就想到自己也会有绳之以法的这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更没想到会栽在我江枫这个一介草民手里?

    情绪激荡,甚至,都没有等蒋淑山回答,我又追问一句,“蒋先生,是不是需要申请搜查令,对乾通研发中心彻查?”

    “搜查令?”

    电话里,蒋淑山冷笑,“搜查他们那是轻的!小江,我和李侃、田伯光分别向上面汇报了,上面意见统一后的意思是---立即封掉乾通在山溪省,包括西京和其他市县所有分公司、办事处、工厂和员工宿舍,全面对乾通水处理集团动手,有一个算一个,毫不姑息除恶务尽!”

    够狠!

    看来比起蒋淑山和田伯光他们,我江枫还是太嫩了。

    这些老狐狸,不出手的时候愣是按兵不动好几个月,那口恶气沉得都能将自己憋屈死。

    可一旦决定动手,直接就是雷霆一击。

    不动则以,动,就打你个稀里哗啦寸草不生。

    “什么时候开始动手?我呢,我能做点啥?”

    “已经动手了…哈哈!”

    蒋淑山终于发出久违而又爽朗的微笑。

    我能猜到蒋先生此刻的心情…是啊,对于乾通水处理集团,他比我的仇恨少不了太多。

    为了工作,为了任务是一方面,和李侃、田伯光不同的是,蒋先生的老命差点没撂在西京了,特么险险回不到京城,见不到自己的亲人。

    “小江啊,你已经做的够多了,而且剩下那些查账、找犯罪证据、抓人…这些工作你也插不上手的。所以,老老实实呆着,保证自身安全,防备对方垂死挣扎报复你就好,其他的,交给我蒋淑山了!”

    我立即问,“那我姐夫向明呢?他能不能立即无罪释放。”

    “这…”蒋淑山沉吟半晌,最后回答我,“立即释放向明恐怕不行,毕竟他也是涉案人员,我们还需要核实他的口供和案情真相是否一致!而且,向明就算没有收受贿赂,不存在受贿罪,但这件事上他终归有责任的…唉,小江啊,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情和法之间,却不能混为一谈,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心。”

    我不说话了。

    因为知道蒋淑山说的完全没有错。

    至少,我姐夫向明犯了知情不报、协助转移赃款或者非法侵占财产的过失,总归不可能完全免责。

    哪怕他其实只是被人家当成一杆枪,被无情利用、陷害而已,但错了就是错了,说什么也晚了。

    骂了隔壁的!

    我真想现在就找到向明,当面问问这个老实巴交却是非不分的傻子。

    当时你干嘛要替人家背锅?

    为什么主管领导没有签字审核的时候,你擅自使用对方账号登录、授权,最后转账成功?

    是,明眼人都知道你向明被当成替死鬼、炮灰,可你怎么就那么傻,有了第一次还有第二次,干嘛每次给这个特殊账号转账的时候,你的主管领导就会因为各种原因不在场?

    …

    越想越生气,可我却没有任何办法。

    最后只好问蒋淑山,“那…蒋先生,我姐夫的情况要判几年,还有,有没有可能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帮他脱罪?”

    “有的!”

    蒋淑山立即道,“主动坦白,戴罪立功,努力配合警方破案,这些都会在量刑的时候予以考虑。”

    “嗯。”我也没办法多说什么,也知道只能这样了。

    “还有,向明的情况毕竟属于被不法分子、犯罪嫌疑人恶意利用,而且他有主动坦白、检举揭发的立功表现,这些检方和法院在量刑的时候都会考虑的…而且我认为,全山溪省,甚至包括华夏其他省市、地区,类似向明的情况绝不在少数!否则就他转出去的百八十万,根本对乾通这个庞然大物没有丝毫作用!可是如果有十几个、几十个类似于向明的连带案件,哪怕一个账户非法转移过去几十万几百万呢,累积到一起就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了…基于这种考虑,向明案的典型意义并不突出,也许也是好的一方面吧。”

    “那就请蒋叔多多帮忙了,唉,我们这不也是没办法嘛,唉…”

    我连声叹气,嘴里苦的一逼。

    “好了,小江,我就是通知你一下,让你跟着一起高兴高兴!你最近不要再惹事了,消停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到所有涉案人员一一归案,生命安全不再有威胁,到时候你再抛头露面也不迟…嘿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提前有点心理准备啊!”

    “什么好消息?”我心道,还有比破获乾通案更好的消息吗?

    “上面希望在这个案子破获后,加强相关领域的监管、督管、严管,并且希望树立几个出大力、立大功的典型,我把你报上去了,一旦核查无误,小江啊,你就等着立功受奖吧!”

    顿时,我愣住。

    不过心情却有些怪怪的。

    诚然,听到蒋淑山说我有机会得到嘉奖甚至立功的时候,心情未免有些小激动。

    但…

    那种莫名复杂的感觉却很快包裹住我的身心,玛德,这些还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奖励,对我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

    而且,我真的需要并接受吗?

    义无反顾回到西京,背水一战和乾通集团斗得鱼死网破,我其实并没有那么高尚。

    我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我的父母、姐姐,也为了我自己而已…

    另外,我和我的亲人所承受的这一切灾难,难道能用简简单单的嘉奖来衡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