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3章 正好,一起去
    我的鼓励让潇潇心中升出希望,她拉着我转遍交大各个角落,时不时发出感叹和唏嘘。

    晃荡好一阵,夕阳西下,我抬手看看时间,发现已经快到下午六点,便掏出手机给任老师打电话。

    “是江枫吗?”

    “对的老师,是我…老爷子,您没想到吧,世上的事儿就是那么巧,我也在西京,正好今天来到交大,又刚刚好听到您讲公开课…老爷子,怎么样,晚上有没有安排啊,找个地儿咱们爷俩好好唠唠?”

    “你个臭小子,人在西京也不想着和我联系一下?”

    我有些委屈,辩解道,“老爷子,我哪儿知道您也来啊!对吧,要是我提前知道,早就去机场接您,绝壁全程陪同的,怎么会现在才给您打电话?”

    “哈哈,我当然知道的…那行吧,小枫,晚上西京交大这边有个接待晚宴,我脱不开身。不过十点以后应该就没事儿了,这样,你大概十点半的时候直接来宾馆找我,我住在…”

    和任逍遥约好,我带着潇潇去交大食堂,厚着脸皮找了一个长相单纯的女生,塞给对方四十块钱,让她帮我们刷卡买饭菜。

    用消毒托盘托着满满两盘大灶饭,找到一个角落坐下,我笑着对潇潇道,“看到没,大学的伙食现在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价钱还特别便宜,东西也不差,至于味道嘛,肯定比不上下馆子,但也不至于难以下咽,潇潇你尝尝,提前感受一下大学生活。”

    四十块钱买的东西可真不少,我和潇潇吃的各种撑,说说笑笑,似乎回到当年在学校和初恋女友林芬一起卿卿我我的岁月。

    饭后,我送潇潇回到喜来登,看着她洗白白,又给岚澜、陈倩、洪蕾、晨晖和英婕众女以及大胡子张哥、林少校、蒋淑山和老蔡、张斌等哥们打了一圈问候电话,直接说到手机快没电,贴在脸上都发烫,这才如同完成一项使命重大的任务那样长出一口气。

    潇潇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着我,等我彻底挂断手机,才说,“枫哥,我决定了,明天就回老家办学籍,我真的很羡慕你有这么多朋友…唉,也许大学经历会让一个人的世界观、眼界和心态都完全不同吧,我想上大学,我会好好努力的!”

    我明白潇潇该是触景生情了,也许她的生活里根本没几个可以说的来的知己朋友,因此见我打一圈电话竟然花了一个多小时,肯定有些触动并且感慨。

    就说,“潇潇,你的选择是对的,当你进入大学,开始一段新生活,你会发现原来人生还可以这样活一次!你会认识来自天南地北的同学,会在熄灯后和同寝室的室友说些好笑的八卦消息,会和喜欢你的男生一起打球、看电影,也会在知识的海洋里充实自己,让精神得到升华!”

    我坐到潇潇身边,伸手搂住她,“潇潇,正因为你提前进入社会,因此你比那些应届大学生多了一份世故、见识和成熟的心态,但也少了几分简单和纯真…潇潇,大学真的是个好地方,它能让你洗尽铅华,重新做另外一个自己!”

    潇潇不住点头,只有在我说到她会和喜欢她的男生谈恋爱的时候才拼命摇头,说,这辈子她是不会爱上别的男人了,她的眼里,她的世界里,只有我江枫一个人!

    我并没有立即反驳潇潇,但却知道,这话只是潇潇此刻的正常心理反应,而当她真正经历过某个阶段后,她的思想肯定会发生变化的!

    我爱潇潇吗?

    我相信,肯定有爱的成分!

    她阴差阳错成为我江枫的女人,我不可能对潇潇完全无感,我做不出来那种只是想着玩玩对方,贪恋她美丽青春的身体的事儿。

    但我又不能向潇潇许诺什么,我的女人已经太多了,不能再耽误潇潇。

    有些情况只能让时间来慢慢分解、转变,我没必要非得惹潇潇哭,从而在这个刚刚让她恢复对美好生活信心的时候打击她、伤她的心。

    又说了一会儿话,看看时间差不多,手机也充电到百分之三十几,将潇潇抱了抱,我告诉她要去见任老师,问她愿不愿意一起。

    潇潇的小脑袋瓜摇得就像拨浪鼓,说她才不去呢,她不敢。

    我哈哈笑着,也明白和老师私下会面这种场合的确不适合她,便没有勉强,告诉潇潇让她锁好门,乖乖在宾馆等我回来。

    出了喜来登,我接到墨芷舞的电话,这妮子开口就怼我,“枫哥,你和你的小情人下床了没有?”

    知道芷舞有些吃味,我没敢和她硬杠,柔声解释道,“我今天带着潇潇去了西京交大,潇潇的感触很多,她说可能明天就会回老家办理学籍,然后努力一年试着考大学。”

    “是吗?”

    墨芷舞有些意外,因为她很清楚潇潇以前是干什么的。

    也许她不会相信吧,一个混迹风尘三年的女孩子,怎么会选择重新念书这条路。

    “是的!”我想了想说,“芷舞,我觉得潇潇年纪并不大,还没你我大呢,所以她有机会也有时间拼一把!哪怕底子太差了,到时候只能考上大专或者自费三本也行啊…而且我希望她能有机会重新选择人生道路。”

    “嗯,也是。”

    这次墨芷舞倒没有怼我。

    比起来,她和潇潇算是情敌,心态很复杂。

    但墨芷舞倒是对潇潇没有太多敌意,也许她知道潇潇和我是因为一夜意外才发生纠葛,也许墨芷舞并没有想着和我结婚厮守终生,所以能够接受我有其他女人吧。

    她和岚澜、洪蕾、晨晖不一样,倒是和英婕的心态有几分相似---既然不可能永远占有我,又不愿意改变自己的生活迁就我,那索性享受和我在一起的时光好了,偶尔吃吃干醋,也可以当做对生活的调剂。

    芷舞便又问我,“枫哥,人家明天就要回老家了,那你怎么不在宾馆陪她呢?咦,我好像听到有汽车喇叭声…你从希尔顿出来了吗?这是准备去哪儿啊,别告诉我又去见什么晴儿吧?”

    我没有隐瞒,将遇到任逍遥,并且和他约好晚上见一面的情况‘汇报’给芷舞,她立即说,“任老师的大名我听过,正好,我也有点问题想请教他,枫哥,咱们一起去行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