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5章 让时间来决定
    含着泪水,潇潇看着我不说话,双手十根手指紧紧地绞在一起,神情紧张。

    我明白,这一刻她多么希望我能说出某些承诺,比如永远不和她分开,甚至,未来某一天会娶她,让她当我的新娘…

    甚至我相信,只要我这么说了,哪怕还需要通过时间和行动去证实,但潇潇的心理阴影,这种恐慌感,对预期的焦虑感会瞬间减少、降低,要不了几分钟,她就能再次变成那个缠着我喋喋不休,在大床上欢蹦乱跳的青春美少女。

    只是,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我现在这样说了,给她太多希望,到时候如果我做不到,她会彻底崩溃的,那样就会毁了潇潇一生。

    默然良久,我慢慢将手里香烟吸完,最后还是决定尊重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说,“潇潇,我知道你最希望听到什么话,得到什么,但我不想骗你…枫哥没办法对你承诺能娶你为妻…”

    “我知道的,哥,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那个岚澜,还有这两天总来找你的墨芷舞,以及上次和你一起去过暗夜行走夜总会的那个漂亮女人,她们都和你关系很深吧?枫哥,我不奢求你会娶我,我潇潇没那个福气,我只希望你别不要我、不理我、不见我就行了。”

    我知道她嘴里说的漂亮女人应该是英婕,是,潇潇眼很毒,岚澜、墨芷舞和英婕,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尽管潇潇见到英婕的时候我们还没有真正发生关系,但后来,终于还是没有控制住,一夜欢好…

    但她们的情况又不完全一样。

    墨芷舞的态度很明确---不会和我结婚!

    也许她清楚自己的工作性质危险性太高,而且总会神秘消失一段时间,而我希望的是一个简单、正常的生活,她给不了我,所以也不奢望能和我终生厮守,结婚生子。

    英婕则是另一种情况,她最爱的还是那个和她好了八年却最终没能修成正果的前男友,我的出现只是在特殊的时期、特定场合下让英婕心里泛起波澜,并在这段时间里将我视为替代品。

    因此,在明知我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英婕还是希望和我好,哪怕一夕之欢呢,她也愿意的!

    对英婕来说,这只不过是寄托对那个因为飞机失事尸骨无存前男友的思念之情,而且她生理上也需要男人,找别人还不如找我江枫,至少英婕是喜欢我的,对我有感情。

    只有岚澜,她是抱着和我终老一生的念头,而我对岚澜的情感也尤其特殊。

    甚至潇潇和小娥嫂子、茹姐也不一样,这两个女人单纯善良,没有更多想法,能和我在一起就好好陪着我,如果到了某个时候我想要从她们生活里离开,她们也不会有任何一句怨言。

    也许洪蕾和晨晖的情况和潇潇有点相似,她们都希望能够在我生活中占据更多更重要的比重,具备一定的独占心理和排他性。

    但潇潇又很矛盾,她深知就算拼命争取也不可能单独拥有我,甚至不如洪蕾和晨晖清楚她们在我心里的重要性,所以洪蕾和晨晖尽管有时候也郁闷烦躁,但却始终信心满满,并不怕别的女人和自己争!

    潇潇总是觉得我们的感情基础太薄弱,而现在她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我,就特别害怕我会不要她了…

    这些念头和对比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缓缓吐出最后一口烟,我说,“潇潇,枫哥不想骗你…我不知道这样说你会不会失望,没错,单纯比较感情基础,你的确比不上那几个女人,但你是你,你对我来说同样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潇潇,我能给你的承诺是,如果你没有决定离开我,那好,走到哪里我都会带着你,尽量安排好你的生活!如果有一天你想明白了,决定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我不会拦着的,因为我没有那个资格…”

    “不,你有,我说你有你就有!”

    潇潇抹着眼泪,“哥,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真没有太多奢求的,我只想能经常看到你,只希望在想你的时候,你能出现在我身边就够了。”

    我苦笑,“潇潇,有时候这种简单的愿望也不见得能够轻易实现…唉,我江枫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没有三头六臂,我很可能分身乏术的…”

    我的意思她应该听懂了,瞬间面色变得苍白起来。

    心中不忍,我再次搂紧潇潇,说,“傻丫头,你以前所处的环境个太差了,你没有遇到过几个好男人,因此你见到我,又恰好看到我英勇无畏的一面,所以便身不由己疯狂喜欢上我了…可是潇潇,世界上比我更优秀更出色的男人实在太多了,等你回归正常生活以后,你会发现现在的想法很幼稚,很不切实际的…而且我太花心了,虽然没结婚但同时有好几个女人,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了,我觉得是我配不上你。”

    潇潇伏在我胸口,嘤嘤哭起来,哭得我心烦意乱,心乱如麻。

    好一阵,潇潇收起眼泪,对我说,“枫哥,算了,现在想这些、说这些都没有意义,反正你答应过我,只要我不主动离开你,你不会不理我不要我,对吗?”

    “...对,我说过。”

    “那好,那就让时间来决定这一切吧,也许有一天我会像你说的那样想通了,重新找一个更好更优秀的男朋友远走高飞呢…不说了,我饿了,咱们吃饭吧。”

    不敢肯定潇潇是否已经消除心魔,但我能感知到她的情绪已经渐渐变得平和,因此多少算是放下心。

    经过一哭一闹,潇潇的胃口竟然出奇地好,吃的比我还要多。

    撂下碗筷,潇潇伸手搂住我的腰,将俏脸贴在我胸口说,“枫哥,在酒店闷了好几天,现在没有危险了,我们能不能出去转转呢?”

    沉吟片刻,我觉得最大的危险已经消除,剩下的,只不过是乾通水处理找的本地小混混和西京郝家人的报复。

    而且现如今乾通方面自顾不暇,恐怕已经想着如何跑路了,很可能顾不上收拾我。

    同时,郝家那边英婕已经答应由他们英家出面解决,所以这个微妙的节骨眼上,就算心里恨死我,郝家多半也会选择按兵不动,等到乾通案水落石出后再找我麻烦不迟!

    点点头,我说,“成,那咱们就出去逛逛吧,低调点化个妆,尽量不要引起别人注意就好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