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4章 恐慌心理!
    这一觉睡到天昏地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潇潇显然早就起来了,正坐在客厅对的沙发上嗑瓜子,二郎腿翘着,晃悠晃悠的,看着就那么让人心痒痒。

    悄悄来到潇潇身后,伸出双手一下捂住她的眼睛,我说,“小丫头,猜猜我是谁?”

    “你是大肥猪哥哥吗?”

    “我去啊~~~肥猪有这么帅的吗?”

    “那…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猪刚鬣先生啦!”

    “再猜!”

    “要不,你就是天蓬元帅下凡?”

    我气坏了,说来说去,原来我都是猪…

    从身后将潇潇抱起,双臂运力,我已将将她托到和我下巴颏平齐的位置,吓得潇潇花容失色,不断惊叫。

    我笑道,“小丫头片子,你说谁是猪呢?小样儿的,你家枫哥能被形容成猪八戒吗?”

    “快,快放下我啊,吓死人了…”

    潇潇都快哭了,不敢乱动,柔软的娇躯瘫在我的臂弯里,声音带着哭腔。

    我看她真是有点害怕,有些心疼,将潇潇重新抱进怀中,说,“潇潇乖,潇潇不哭啊,是枫哥不好,我不该逗你的…不过你至于对我这么不放心吗,我当然有分寸的,我怎么可能让你受到伤害呢?”

    潇潇哼了一声,双手遮住脸,装作受委屈哭鼻子的样子,哼哼唧唧道,“枫哥最坏了,坏死了,就会吓唬人家,哪天就把我吓成白痴了!”

    我的手从她贴身的衣服里钻进去,潇潇的身体顿时开始颤动,不由伸手将我的头抱进怀里,喊我,“枫哥,别…哦~~~”

    “别什么别?小别胜新婚,睡了一大觉,好几个世纪时间都浪费了,如此良辰美景,难道你还要让我继续虚度吗?”

    说着,我再次将潇潇抱进怀里,冲向卧室…

    这一次,我和潇潇没了心理负担,全情投入,显得如此疯狂又如此尽兴。

    一个多小时后,潇潇伏在我身上,一脸疲态,累得浑身瘫软。

    爱怜地亲吻她的额头,我起身,去卫生间冲了澡,换好衣服,亲自跑到宾馆餐厅点了饭菜带回来。

    潇潇却没有像我猜测的那样睡着,而是裹着被单坐在床上愣神。

    我有些诧异,问她,“潇潇,你怎么了,好像心事重重的,是不是有什么难处瞒着我呢?”

    她摇摇头,情绪显得很低落,回答我说,“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说不清楚的…”

    “到底怎么了?”

    “枫哥,我怎么觉得这几天就好像在做梦?我…有时候醒来,看到身边有你,我的心里就觉得特踏实,可要是一睁眼看不到你,我…唉,我就以为你离开我了,不想要我了,就像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那样,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见不着…我的生活里再也没有你,我们将永远没有交集了。”

    “说胡话呢?!”

    我叹口气,伸手将潇潇搂进怀里,说,“潇潇,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狱警吧,好像也叫管教?”

    “对的,我在t市女子监狱当狱警,管教一般是犯人对我们的称呼,她们会喊我江队或者江管教。”

    “嗯。”

    “但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为什么会去女子监狱的。”

    “是,有时候想起来,我也会好奇,枫哥,你怎么会去女监工作呢?”

    “因为我大学辅修的专业是心理学!”

    我笑笑,“我本来是学教育的,远程教育听说过么?嘿嘿,可我没有门路,想留在t市找到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很难…后来有个机会考上监狱系统的公务员,而女监这里正好需要一个心理辅导教师,专门为女犯做心理疏导,阴差阳错,我就进到t市女监了。”

    “噢,是这样啊!”

    “对…所以,你家枫哥是心理学专业人员,我帮你分析一下此刻的心态吧。”

    潇潇愣了一下,好像不太敢听却又很想知道,默然片刻,终于道,“那行,枫哥你说吧。”

    “你现在这种情况叫‘恐慌失去焦虑症’,又叫患得患失心理,或者,预期焦虑症!怎么解释呢?这种情况的出现,是由于患者对已经得到的东西,比如情感、实物、工作、待遇…等等很多类型,生出不自信、不真实心理,总觉得这些东西得到的太突然、太难以置信,它并不应该属于自己!而患者自身又特别在乎,生怕看不住抓不牢就会再次失去,所以才会产生这种焦虑情绪。”

    我点上一根烟,伸手搂着潇潇,又说,“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总担心事情的发展和预期不一致!比如,你现在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能看见我,可你却知道并没有完全抓住我、得到我,就像你自己说的,不知道哪次醒来,睁开眼发现我已经人去屋空,突然人间消失,你就算发了疯满世界找我也找不到,似乎我从来没有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潇潇,对未来、对预期无法确认或者无法证实,你就会焦躁不安,甚至产生幻觉。”

    潇潇拼命点着头,眼泪又开始刷刷流淌,哽咽道,“枫哥,那你帮帮我好吗,我真的害怕突然在某一个清晨醒来,或者某一天下班回家,发现你已经从我生活里消失了啊!一想到那一幕,我的心都要碎了,真的受不了。”

    “唉,傻瓜!”

    深深叹气,尽管我明白潇潇产生心理焦虑,心情忧伤的原因所在,但我却毫无办法。

    因为我不能通过最好的方式治疗她的隐忧!

    心理疾病中有一种很独特的治疗方式,尤其得病源头特别明确的情况下,通过这种方式对症治疗,效果最好。

    这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就是那个给潇潇感情和精神世界上了枷锁的系铃人!

    因为得不到我的承诺,不晓得在经历了这些危难之后,我还会不会留在她身边,潇潇便不由自主产生这种患得患失的心理,会觉得自己活得那么不踏实!

    看见我在她身边的时候,哪怕外面狂风暴雨心情也依然灿烂无比,而只要一眼看不到我,就会觉得世界末日来临了,她所得到的一切突然全都失去,感情世界完全崩塌…

    而且,尽管潇潇现在的状态还算不上精神上出现问题,但心理隐患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我能说出她想听到的某些话,给她一些能够接受的承诺并且付诸行动,随着时间推移,她内心的恐慌感会渐渐消除,最后完全恢复常态。

    可,我该怎么和潇潇说呢?我又怎么忍心骗她?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