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1章 尘埃落定
    忍住刺鼻口腔气味,我又找了找,发现还有一根藏在对方舌下的银针,只有一厘米不到长度,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放得,特么不嫌扎得慌吗?

    心里很清楚,这些可能是其自杀或者最后的杀手锏,但全没用了,都废了。

    大口喘着粗气,我的身体终于完全松弛下来,浑身的力道仿佛从体内被抽走,坐在茶几上,我都快稳不住身形,摇摇欲坠。

    直到这时候,警铃大作,希尔顿的保卫才从楼上楼下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一个个跑得满头大汗屁滚尿流,显然是吓坏了。

    不管知不知道我的身份,恐怕陈经理保密工作做的好,一般员工并不晓得我是谁,但哪怕是一个普通客人呢,如果在希尔顿这种豪华宾馆被人无情杀死,遇刺身亡,酒店的名声可以说一夜之间,尽毁!

    “你…这是怎么了啊?老天爷~~~”

    一个小保安首先冲了进来,开开灯,看到屋里一坐一躺的两人,准确说一个我和一滩西洋烂肉,都特么吓傻蛆了。

    “报警吧。”

    我无力地挥挥手,骂了一句,“草,还愣着干什么,等哭丧呢是吧?赶紧打110报警!”

    虽然动手招数不多,时间也非常短,但已经差不多用尽我所有力气。

    我江枫不是钢铁炼成的,我也知道累啊。

    累体累魂,离心憔悴,如果这时候再来几个对我图谋不轨的家伙,我绝壁没办法反抗,只能束手待毙。

    毛了,我不得不承认,人力有时而穷,哥们是人,我需要时间休整缓冲。

    这时候,几个剃着平头穿着中山装的汉子悄无声息出现在保安和跑出来看热闹的客人中间,一个男子挤进来,向保安亮了一下证件,对我低声道,“抱歉,江枫同志,我们是墨队派来保护你安全的…真么想到,我们明明盯得紧紧的,这家伙是怎么上来的?他又是如何知道你住在哪个房间的?唉…对不住了!”

    我点点头,勉强闪出一丝笑容,说,“没事儿,对方是高手,要不是我用了计策,面对面真刀真枪对着干,我九成九不是人家对手…这怪不到你们头上,丫是赏金猎人,属于职业杀手中的顶尖人物,你们不晓得他的手段,这很正常。”

    很快,无关人等被驱散,而潇潇穿着睡衣,吓得花容失色,从外面冲进来,一下扑进我怀里哭道,“枫哥,哥~~~你怎么了啊,你被人打伤了,你死了没有啊?”

    我被气得屁都快崩了。

    妹子啊,我要是死了,你现在难道正抱着一个死尸哭诉吗?

    “没事儿,潇潇,我木事!”

    我爱怜地拍了拍潇潇羸弱销瘦的脊背,说,“走吧,扶着你家枫哥回去,我特么都快累成蛆了!”

    出现杀手的事情被严格控制,客人们得到的消息是我和外国鬼子原本是生意上的合伙人,有矛盾,然后深夜面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造成双方都带着伤了。

    只是我还能勉强坐在这里,大洋马只能倒在地上装僵尸。

    客人们都被劝回自己的房间,并且被温言勒令今夜不许外出。

    这要求没有受到任何反对,当然了,谁会在凌晨三点的时候跑出去找病,以为个个都是科比.布莱恩特,喜欢在凌晨四点看洛杉矶的太阳?

    希尔顿的保安甚至没有得到向我问询的机会,我和潇潇房间的门口,有两个墨芷舞派来的汉子守着,每层楼道还有保安执勤。

    很显然,他们也毛了,不敢躲在暗处观察,索性直接表明身份,在房间外蹲守。

    我无可无不可,反正第一波也是墨芷舞没有控制住的这个西洋杀手,已经被我干翻,另外两拨三个人,墨芷舞和第五迎风大哥承诺帮我搞定,对于他们,我有什么理由不信任呢?

    高度紧张和高强度体力透支的结果就是导致我疲惫不堪,几乎在被潇潇搀扶着进入房间的第一时间,我便倒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沉沉睡去。

    被叫醒的时候,我直接爆了。

    麻痹的,哥们特么才睡了二4十五分钟好不好,谁这么不开眼,这个时候打搅我?

    看见面前站着脸色阴沉如同涂了墨汁的大胡子张哥,我一下泄了气,跟谁急也不能跟自己好兄弟发飙啊。

    “张哥,你亲自过来了?”

    “嗯!”

    老张点点头,示意和他一起过来的刑警,还有潇潇先出去,回避,关上卧室的门,皱着眉头问我,“兄弟,你特么怎么还和国际杀手扯上关系了,尼玛的,这都怎么回事!”

    我能理解张哥的心情,毕竟西京这里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儿,如果时不时来几个全职杀手搞事,再暗杀个富豪权贵啥的,老张还不得疯掉。

    另外,从大胡子关切的眼神里,我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担心我。

    “张哥,我没和你说过哥们上了地下世界的悬赏榜吗?”

    “你说,你说个屁!”

    张哥怒不可遏,我也记不清了,怎么觉得告诉过他呢?

    或者并没有吧,这个消息是从墨芷舞那里得到的,墨芷舞的渠道神秘,老张等人真不见得知道,所以,如果我没告诉过他,或者我说了,他没在意又或许理解偏差了,当成乾通水处理本地杀手的报复,就很可能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尽管在乾县,乾通水处理公司研发中心大门口,老张、李侃还有田伯光,和墨芷舞有过一面之缘,但他们不了解,或者说,不确切清楚墨芷舞的身份,只知道墨芷舞也是军队口的人,是我的女性朋友之一,也许再加上一条为人可靠,说话不用提防,仅此而已。

    我苦笑,冲老张拱拱手说,“哥,我错了,你急啥啊,人家要干死的又不是你老张,是我江枫好不好?行了…张哥,来根好烟啊,我这嘴里都能淡出鸟了!”

    大胡子沉着脸,甩了一根玉溪给我,我则直接从他口袋里掏出放风打火机,点上,美滋滋地喷了一口,才说,“张哥,也别怪兄弟没有提早和你打招呼,事实上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哥们有幸上了地下世界悬赏的干死的光荣榜了!”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老张更来气了,“江枫,你妹的,你必须马上跟我说明白喽,不然,老子永远不认你这个兄弟!”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