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6章 精心部署
    ,精彩小说免费!

    就这样,整个下午的时间,我都在谋划这件事。

    到了傍晚,陈经理亲自将做好的外企包房房卡给我送上来,欲言又止,想要和我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摇摇头,狠狠和我握了握手,转身离去。

    我则在其离开之前,主动给陈经理来个大大的熊抱。

    男人之间有些话不用明说,有些感情不必外露,一切尽在不言中。

    回到卧室,我将睡得异常香甜差不多快有一下午的潇潇抱起来,弄醒她,笑道,“小懒虫,咱们该醒醒了好吧,你这么睡过去,还不得睡到地老天荒啊!”

    潇潇揉着眼睛,发了半天癔症,总算明白过来,娇嗔着将头埋进我怀里,说,“枫哥,讨厌死了,人家还没睡够呢。”

    “你咋这么大瞌睡啊?”

    “还不是因为你!”

    潇潇不依,闹道,“都怪你,臭坏蛋,大色.狼,你说说你自己,昨晚就像憋了多少天没见过女人似的,怎么都喂不饱!折腾死我了,人家下面…哎呀羞死人了,现在还不舒服呢。”

    “啊!?真的啊?”

    我没想到接连两晚上的恩爱之后,潇潇娇弱的身体已经不堪征伐,似乎受不了我了。

    “小可怜,真是对不起,那…要不…”

    “要不什么,今晚就放过我吧?”潇潇可怜兮兮告饶。

    我却哈哈大笑起来,“你家枫哥的意思是,要不今晚咱换个地方继续干,大干特干一整夜,敢叫日月换新天!”

    “你…坏蛋,恶魔,色狼,你坏啊你~~~”

    我们抱在一起,嬉闹了好一阵,潇潇的睡意终于全无,起来穿好衣服,从冰箱里拿出一串洗好的葡萄,俏盈盈挨着我坐下,一颗颗喂给我吃。

    “潇潇,我和你说件事。”沉吟半晌,我开口了。

    “说吧,啥事儿啊?”潇潇翘着二郎腿,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晚上我们换地方睡觉,不住这间屋子了。”

    “为什么?”潇潇一下紧张了,问我,“枫哥,是不是有危险了?郝家的人已经找到希尔顿了吗?”

    “不是的,你别乱想。”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和潇潇说明白,再把这妮子吓坏掉,这就得不偿失。

    “潇潇,那边是贵宾包房,这个套间只是普通套房,条件不好的,我就是想换个更好的地方住,没别的意思。”

    “嗯嗯,”潇潇点点头,说,“行,那就换,没问题,我住什么地方都行,只要和枫哥在一起就好。”

    和她说完,我又给墨芷舞打电话,让她确认到底有几波赏金猎人来到华夏,最有可能找到我们的是谁,人种是白人、黑人还是黄种人。

    墨芷舞当即道,“已经确认入境的有三伙,一共四个人都是男子,其中只有一个是白人,另外两拨,都是亚裔,一个是东南亚那边的,另外两个是韩裔。”

    “那谁已经以到西京了?”

    “这个…”墨芷舞犹豫一下,才说,“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好像只有那个白人已经抵达西京地界,东南亚裔和韩裔的赏金猎人,应该还有几天才能赶过来,我们已经锁定其中一拨,而另外那一拨,我告诉第五大哥了,他说他出面解决掉,让你安心。”

    “那就是说,目前来看,我只需要对付那个白种赏金猎人就行了?是这样吗?”

    “暂时的情况就这样,至于后面是不是还会有新情况,我不好说。”

    “成,那芷舞,另外两拨人就交给你了,对了,替我谢谢迎风哥,等我回到t市后,第一时间就去看他。”

    “好,自己小心,我会安排人在希尔顿周边布防保护你的。”

    “随便你吧。”

    我笑笑,心想,能锁定一组杀手恐怕已经让墨芷舞动用了无数关系,达到她能量的极限了,至于已经来到西京的那个白种人,我不会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墨芷舞安排的护卫身上的。

    “我们等到吃完晚饭,大概晚上十点多换地方。”

    我想了想,很舒服地躺下,‘命令’精神饱满的潇潇为我揉捏肩膀和头部穴位。

    她的手法当然很青涩,穴道也找得根本不对。

    我却龇牙咧嘴很舒服,没所谓啦,我要的是这种安宁祥和,并不需要专业治疗。

    就这样,我迷迷糊糊耗到晚上六点多,和昨天一样,依然是宾馆餐厅做好饭菜给我们送到房间。

    我注意到送餐的服务生没有换人,两天多的时间,五六顿饭,都是这个理着分头,看着很机灵很精神的小伙儿送餐。

    这次他的情绪没有任何异常,递给我们的饭菜的时候,手也没有一丝抖动,和前几次完全没区别。

    我点点头,打发走对方,和潇潇很快将餐饭吃掉,打开电视看起来,声音放得很大。

    潇潇慵懒得就像只波斯猫一样,时时刻刻腻乎在我身边,并且还总说,这两天‘胜利大逃亡’的时光,是她这辈子过得最舒服最安逸最没有任何焦虑的日子。

    我就无语了,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有时候心特别大,有时候又小得令人无感。

    真是没办法琢磨的美丽动物。

    就这样,卿卿我我,我们开着电视却没有心思看,说些闲话或者偶尔自己想些心事。

    时间来到十点半,我将电视关掉,又拉开房门把垃圾袋放在门外。

    当然这个动作有些多余,这种地方自会有服务生打扫房间。

    只是我们连续几天大门不出二门不入,将垃圾袋放出去,倒是符合我此刻如丧家之犬的心态。

    走廊里静悄悄的,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偶尔有人声和电视的声音传过来,却因为隔音效果良好而显得若有若无根本听不清楚。

    走到卫生间,我打开水龙头放水,将地面弄得无比潮湿。

    又去卧室,把床上的被子枕头放得七扭八歪,就像刚刚进行过一场男女之间的生死搏斗。

    做好这一切,我才对一脸茫然的潇潇说,“丫头,快点,穿好衣服,我们换房间。”

    潇潇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有些惊慌地问我,“枫哥,我们是要离开希尔顿吗?”

    “傻妹子,我说离开了吗?别担心,就是换个房间而已,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么,换成贵宾套房,就在同一层,左边。”

    “好好。”潇潇迅速穿好衣服,相跟着我,就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走出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