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3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定要这样吗?”潇潇可怜兮兮侧过脸问我,“哥,我都二十多了,你让我跟着一帮十六七、十七八的小屁孩一起学功课,这不是难为我嘛!”

    “你也是小屁孩好不好?”

    我没好气数落她,“潇潇,听着,现在不是你和我讨价还价的时候,我说什么你必须听,竖起耳朵听清楚就可以了,明白吗,我不是和你商量,而是命令,要不我马上走,要不你就乖乖听话。”

    “那…好吧。”

    潇潇委屈死了,眼泪都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

    我搂住她,说,“傻丫头,你以后就会明白我的苦心,唉,哥就一个,你让我怎么分身、分心管你们一个个啊!到时候,十天半个月见不上一面,你就该成深闺怨妇,该恨我,该后悔了…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从现在就开始慢慢调整心态,最多一个月,我会安排你去t市的,至于以后,你的思想境界,你的眼界,还有你对生活的认知发生根本改变,你怎么想我不会指手画脚,更不会拦着,到时候再看吧。”

    “嗯,行,那我听你的…哥,我,我还想那个…来~~~”

    …

    就这样,我和潇潇在希尔顿一连住了五天!

    如同困在牢笼里的猛兽,我尽管坐卧不安,却又不敢在没有得到确切消息的时候贸然出去。

    毕竟,郝家在西京是可以和英家并驾齐驱的大家族,尽管我嘴里说着不怕他们,但心底下多少还是有些含糊的。

    这五天里,我和外界倒是保持着密切联系。

    电话每天都要打接几十个,主要是一群莺莺燕燕不放心我,还有就是时刻关注乾通水处理的案子。

    除了蒋淑山之外,李侃和田伯光还有大胡子张哥、林少校等人每天都和我通电话,因此我倒是对乾通案的进展跟得非常紧。

    我已经知道,山溪省工商管理局和山溪省、西京市国税局、地税局首先发难,从行政口干涉乾通水处理公司的日常经营。

    这样的动静当然不足以引起一般老百姓关注,甚至一周前我弄出的那个送活死人丧的焦点事件都比这些通告更能引起网民关注和兴趣。

    尽管事件热度不断降低,但仍然在千度搜索、往日头条、菠萝号、微醺新闻等大型传媒平台上占据过往一周热搜排行榜前十的位置。

    但和那些事不关己的吃瓜群众不一样,我敏锐地觉察出,上面的博弈终于有了最后结果!

    有大佬终于下了决心,对乾通水处理集团下杀手了。

    很多时候,当新闻报道说打掉一只大老虎,或者将某个大型集团公司法人、管理层双规,这时候其实已经是盖棺定论,甚至案子都快结束时才播报,而之前,一定是从工商、税务、经营这些正常渠道入手。

    不能授人以柄的同时,直追其软肋。

    毕竟,经商做企业的,十个有八个都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偷漏税、买通官员,违法违纪做虚假账目等等,手段太多了,而那种打政策擦边球的手段,甚至算得上清白得不像话!

    所以,当李侃亲口向我证实已经有五支由西京和山溪省分别组队,工商、税务牵头的联合调查小组进驻乾通公司在山溪省内的五家重要分公司和总部,我明白,打老虎、惩恶除奸的大幕正式拉开。

    而且,李侃还告诉我,在工作组进驻乾通下属公司之前,市里、省里已经双规或者调离、降至、限制出境自由…等等手段,处理了大约二十几名县处级乃至厅局级领导干部,我的血液都快沸腾了。

    真特么不容易啊,果然,这个案子的影响力大到无可想象!

    我好像从没听说过在调查初级阶段就会处理这么大范围、人数达到十人以上案例。

    一般而言,都是随着案情发展,至少也是中期,才能对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动手。

    因为,别说省部级了,哪怕厅局级、县处级,能坐到这个职位上的人,谁没点背景没有后台?

    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有实在保不住了,才会断尾求生。

    因此,开始阶段就能双规、限制自由这么多,可见乾通案背后的水有多深,将会导致多少人下台。

    这五天里,我只同意墨芷舞一个人来看过我,我没办法拒绝她,而且也没胆子不让她过来。

    墨芷舞见到潇潇后,彪了五分钟,然后这个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情敌便被无视,好像芷舞已经预料到我会和各路美女发产生关系,早早有了心理准备。

    只是在单独说话的时候,墨芷舞将我一顿暴打,当然是那种我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被她任意欺凌,最后芷舞说了一句,“行啊枫哥,我在外面为你遮风挡雨,心力憔悴,你可倒好,抱着美娇娘颠鸾倒凤夜夜笙歌,你个没良心的,你咋不去死呢?”

    “那你打死我好了。”我的回答很诚恳。

    芷舞就说,“美得你,我打死你,我还得给你一个花心大萝卜偿命,我傻啊我!反正我和你也不可能结婚,我们的关系是自由又紧密…行了,回到t市以后,我看你怎么面对那些醋坛子,有你好受的时候!”

    撂下这番话,墨芷舞便不再和我谈及男女感情,后面几天,每次来只是说乾通案子。

    只不过,芷舞的角度和蒋先生、李侃他们不一样,更多的是关于地下世界已经开始疯狂挖我这方面。

    墨芷舞显得忧心忡忡,说据她得到的可靠情报,已经有至少三个或者三组赏金猎人通过各种渠道入境,我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他们说不定已经来到西京。

    看来,乾通方面已经穷途末路,并且狗急跳墙,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我江枫这个始作俑者,一直咬死对方不放手的主儿,已经首当其冲成为他们必须干死而后快的第一人。

    “枫哥,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我和涛哥仔细研究后认为,不超过五天,你躲在希尔顿酒店的情况就会被对手察觉,甚至,也许只有三天他们就可能得到消息!”

    “骂了隔壁的,这么快?”我很郁闷。

    “快吗?”墨芷舞沉着脸,“我倒是觉得太慢了,就该现在找到你头上,将你从三十八层扔下去,摔成肉泥,死无全尸才好呢!”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