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9章 爱我的理由!
    我心里有些气不顺。

    噢,难道说,我被人欺负了,我的家人、亲人、朋友、女人被人欺负了,我还得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忍气吞声,然后被人家各种踩死吗?

    绝不能!

    不过我还是答应英婕,保证自己先人间消失几天,并且这段时间绝不惹事儿。

    而英婕则说,只要能查出暗夜行走往日那些兜不住的不法事实,他们背后的大佬恐怕这次也只能忍了,自认倒霉。

    至于郝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过不用我操心,英家和郝家就是死对头,别说我和英家关系很深,就算素不相识,本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原则,英家也不会放任不管,眼看着我被对方报复。

    看到火势一点点被控制住,一个多小时后,我和潇潇从暗夜行走附近的阴暗角落离去,悄无声息。

    这段时间里,我换掉了手机卡号,给岚澜、陈倩、晨晖、洪蕾、蔡笠、张斌还有山溪省委第一秘李阳以及蒋淑山等信得过的人发了新号码,只是说原来的号码暂时停用,让知道我新号码的人不要外传,我这边要蛰伏一段时间。

    蒋淑山的电话跟着就顶进来,第一句话就问我,“江枫,暗夜行走有人放火行凶,是不是你干的?”

    “是。”

    “那…”出奇的,蒋淑山没有问前因后果,沉默一会儿说,“李侃和老田他们都和我在一起了,你打算怎么办?”

    “凉拌!”我苦笑,“蒋叔,现在已经这样了,英家说出面保我,你们别管了,反正要是有什么急事联系我,就打这个新号吧,英婕说了,就几天,几天之后基本就能定性了。”

    “你当我乐意管你!”

    蒋淑山没好气道,“行了,有没有出人命?现场纵火,留没留下证据?”

    我说,“都没有,我这也是为民除害!”

    “滚蛋吧你,挂了!”

    蒋淑山没说别的,既没有骂我,也没有说帮我扛着。

    我倒是理解对方,以蒋先生的身份,能够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问这件和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已经难能可贵,要不是我救了他的命,搞定十八反下毒案,抓住六子,为乾通水处理案子突破立下汗马功劳,蒋淑山是绝壁不会插手的。

    虽然隐隐猜到蒋淑山李侃他们肯定会为我斡旋,但我明白,不能问,一个字都不能问,得懂事儿,守规矩!

    随后,陆陆续续接到岚澜、晨晖和洪蕾她们的电话。

    岚澜的语气还是那么不冷不热,只是问我什么时候回t市,换电话号码是不是遇到难处了,我简单说了两句,告诉她这边案子快要水落石出,如果顺利几周以后我应该可以返回t市。

    洪蕾、陈倩和晨晖的电话就热情并且焦虑很多,都在问我好不好,没问题吧,不然干嘛换手机号码。

    挨个哄了半天,我信誓旦旦保证没问题,让她们放心,说就是任务需要,很快还会恢复原号码的,这才勉强将几个女人心中的疑惑压住。

    这个过程中,潇潇始终盯着我,一眨不眨,表情越来越丰富。

    而一直让我忐忑不安的那个电话,大秘李阳的回应,却迟迟没有到来,似乎我的短消息石沉大海,对方根本没有收到。

    直到这些电话短信结束,潇潇才问我,“江队,你换了新号码,告诉这么多人,你不觉得根本无法做到保密吗?”

    “然后呢?”

    “什么然后?”潇潇没有明白。

    我苦笑,“做不到保密又能怎么样?我通知的这些人,都是我必须保持联系的人,哪怕几天找不到我也不行的…潇潇,人活在世上,总要有些抉择的,这些抉择无论是不是有风险,我都得去做!至少我相信她们,如果从她们那里漏出风声,我也认了。”

    潇潇看着我,不说话,眼泪却开始吧嗒吧嗒往下掉。

    我有些心疼,犹豫一下,还是伸手揽住潇潇,说,“傻丫头,你哭啥哭,我知道你找我了,我还知道…那晚你和我,我们…”

    “不许说,别说!”

    潇潇伸手摁住我的嘴,说,“江队,江哥,你别说了好吗,我不想说的那么明白…有些事是我自己愿意的,我不需要你负责任。”

    她都这么说了,我能装傻嘛!

    索性将潇潇抱进怀里,我说,“哎,我真不知道自己哪儿点好,让你对我以身相许!潇潇,你真傻,傻到家了!”

    “你真的不知道吗?”

    “不知道,知道才怪呢!”

    “江哥,”被我抱着,潇潇已经改变了称呼,说,“我十八岁出来混社会,ktv待过,酒吧待过,在暗夜行走干了三年多,什么样的腌臜货没见过?有些人看着特牛逼,几百几千的打赏、花篮、还有小费,眼睛不眨一下就能向外扔,可我们女人呢?混迹欢场的女孩子都可怜,全靠青春和新鲜的**吃饭,但他们谁把我们当人看啊!?从来都是追求的时候献殷勤,玩腻了说甩就甩了,甚至我亲眼看到一些在场子里陪酒的女孩子,被金主当成货物送给别的男人…你说,我天天面对的上就是这样一群人,我能对男人有好感吗?”

    我点点头,叹息,“是啊,潇潇,上次我就劝过你,这种地方不是长久之计,差不多赶紧脱身得了,呆的时间越长,耳濡目染,更加没办法走利索的。”

    潇潇抬手,轻轻抚上我的脸,语气出奇地温柔,“枫哥,我现在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我觉得,你就是我生命里的贵人,第一次看到你,看到你为了那个女人…她,她好像叫岚澜吧?你为了她,不计生死,宁愿自己去做那个杀人魔王小五的人质也要救自己女人的命,当时我就想,要是我潇潇有命能遇到像你这样的男人,和你哪怕只有一夕之欢呢,我也认了,这辈子算是没有白来人间活一遭!”

    我有些明白了,看来,正是那次意外抓捕边疆劳改农场越狱在逃重犯小五的时候,我表现出来的大无畏和豁出性命也要维护岚澜周全的行为,让潇潇怦然心动。

    “枫哥,我后来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有个男人能为了我也这样豁出去一次,我潇潇这辈子给他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看着我,柔软的香唇贴了上来,呢喃着说,“老天开眼啊,哥,让我再次遇见你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