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7章 监控室
    这时候,暗夜行走夜总会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不,比一锅八宝粥还要乱。

    酒客四散奔逃,互相踩踏拥挤,不少人受到程度不一的轻伤,场面完全失控。

    我看了看躺了一地的几个郝家人,不再多言语,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英婕,我闯祸了,你管不?”

    “哟,在西京地面上,谁敢惹我们江大少啊,嘻嘻,小枫,你不会是在拿你家英姐开玩笑逗闷子玩吧?”

    “真的惹祸了,我打了人,嘿嘿,打残活了…就在暗夜行走夜总会,事情有点大。”

    “真的啊?”英婕的声音严肃起来,想必她也清楚,能让我求到她头上的肯定不可能是小事儿!

    二八八的屁事,我自己就搞定了。

    “打谁了?严重到什么程度,出人命没有?”

    “人命?那倒没有,都特么活着呢…”

    “哦,那就好,没死人就好。”

    英婕刚喘了一口大气,我已经接话道,“英婕,但我把对方的手砍断了,而这个人嘛,在西京多少也有些背景的。”

    “啊?你砍断人家手了?你…唉,你真是的,多大仇啊得下这么重的死手?小枫,你砍的谁?”

    “郝常狂!”

    “郝…谁?!!!”

    “西京郝家,郝常狂!”我重复了一遍,问,“英婕,你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名字吧?你没听说过郝常狂?”

    “卧槽!”

    电话里,英婕直接爆了粗口,恨声骂我,“江枫,你妹的…”

    “我没妹,我只有姐!”

    “你…你姐的!”

    “我姐叫英婕,英姐,我正跟你打电话呢!”

    英婕没了脾气,恨得直喘大气,过了足足十几秒钟才说,“我立即找人,你千万不敢再闹了,赶紧叫救护车吧,啥也不论,不管谁是谁非,立即送人去医院!如果手还能接上,那事情还有回旋余地。”

    我冷笑,“英婕,你怂了是吧?老实告诉你,要不是郝家是你们英家的对头,今天我这个电话都不会给你打!英婕,你说,要是换成你,你被人逼迫当着几百人的面跳脱衣舞,还要陪一个腌臜下三滥睡觉,甚至可能被人家拍色.情录像…你说,你会怎么办,我来救你,砍了这家伙的手,你还会因为对方是郝家大少,从而放过对方,并且还主动为他叫救护车?你自己说,换成你,你会这样仁慈吗?”

    英婕不说话了,也许在设身处地想我刚才这番话。

    再次沉默几秒钟,英婕终于说,“唉,那随便你好了,你不叫救护车也可以,但别人叫了,救护来了,你千万不能拦着了,别出人命。”

    我说行,如果别人报案、叫救护,我指定不会拦着的,让英婕放心,我只是针对郝常狂而已,并不是杀人狂。

    和英婕通完电话,我知道,来自西京地方官面上的威胁已经消除得差不多了,毕竟英婕的大伯,英家目前的顶梁柱英健,人家还在位,是山溪省政法委书记,这案子就算不包庇我,但要求警方秉公执法,绝不袒护郝常狂,却还是能够保证的。

    琢磨半晌,我并没有给大胡子张哥打电话,我江枫还没有那么不开眼,张哥、李哥、田伯光和蒋先生他们已经忙得火烧屁股了,我没能帮上太多忙已经不好意思,怎么可能添乱呢?

    这时候,潇潇突然对我说,“江队,你赶紧把三棱刮刀收起来,快!”

    “为什么?”我没有反应过来,问,“潇潇,你的意思是?”

    “江队,您在女监工作,你难道不知道凶器在案件定性时候的重要性?快点,一会儿警察来了就来不及了。”

    我恍然,潇潇说的对,凶器必须消失。

    虽然觉得有些可惜,这么趁手的兵刃,以后还不定从哪儿找呢,但我还是一闪身,贴在林少校身边,手中三棱刮刀已经无声无息交到对方手里,“哥,你们几个快走,我已经和英家联系上了,英婕说这事儿她来处理,你们快走!”

    这次,林少校没有墨迹,冲我点了一下头,做个动作,几个人没出十秒钟,已经冲出暗夜行走大门,消失不见。

    直到这时,暗夜行走夜总会的保安才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慢慢逼进表演池,动作出奇的迟缓。

    我没有反应过来,不明白为何暗夜行走直到这时候才出来控制局面,潇潇已经拉着我,低声叫着,“江队,快跟我来!”

    两人从表演池后方跑出去,我顺手拉下幕布,遮挡众人视线。

    潇潇喊我,“江队,这边,监控室!”

    我一下明白了,潇潇是想第一时间处理掉监控录像!

    这样,没有凶器,没有监控,警方也就无法尽快对案件性质定性!

    至于人证,别说这些目击者一个个吓得什么似的,恨不能脚下生风,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就算留下来被警方盘问,也不见得人人的说法都一样!

    何况,我们也能‘安排’进一些所谓的‘目击者’,颠倒黑白,将这件事说成是对方主动攻击在先,凶器是郝常狂的,我只是正当防卫…

    反正,只要这段时间的监控销毁,案情自然而然变得复杂,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就看双方背后的势力谁更牛逼了!

    其实我清楚,这里面依然漏洞很多,但潇潇的意见无疑在此刻是最好的办法,毕竟,我不可能完全免责,我只需要让案情复杂起来,并且赢得缓冲时间就行了。

    这种斗殴,想必在暗夜行走夜总会就像家常便饭一样,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根本不叫事儿。

    只是由于当事人受害者是郝公子,所以才存在捂不住的变数,麻痹的,换成两拨都是平头小百姓,我相信,警方都未必敢跑过来管,直接让暗夜行走这边内部处理了。

    仗着熟门熟路,潇潇带着我,七扭八拐来到夜总会监控室,我们冲进去的时候,监控室里只有两个员工,叼着烟,神情紧张,显然看清楚发生的一切,有些含糊。

    “老张,小刘,你们…”

    潇潇喊了一声,眼里露出哀求的神色。

    见有人闯进来,那个年龄大点的中年人先是一惊,看清楚是潇潇后,面色复杂地站起身,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