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1章 表演头牌!
    我没问的时候,侍应生只是黑着脸,一脸委屈,结果我一问,小伙儿眼泪的都快下来了,咬着牙骂,“额日他麻!哥,我不是去后台了吗,结果门口守着两个汉子,说这里从现在开始不能进人不能出人,不经过他们允许,谁也不能随意进出。”

    我拧着眉,闷声道,“接着说。”

    “我就说了,我是咱们暗夜行走的工作人员,我有事儿找潇潇,就传个话。”

    “这话没问题啊,然后呢?”

    “他说不行,谁也不能进。我就说,那大哥,你不让我进去也可以,你帮我把话带进去行不,真有急事的。结果对方烦了,二话不说,上来就给我两巴掌,又给脸上来了一拳,我,我…”

    听明白了!

    我顿时意识到,潇潇虽然来了,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在暗夜行走正常上班,一来就去了后台,这些诡异的情况看来和堵门守人的大汉有关。

    真特么嚣张!

    很显然,对方不是暗夜行走的人,不然,侍应生不会不认识,他们也不可能对自己人一言不合就下毒手殴打。

    可,要是暗夜行走这边没有人知道,并且甚至还包庇他们,我更不信!

    笑话,对这种大型夜总会的背景,我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甚至西京消防局的杨政委不是说了吗,人家很有门道的,能不直接正面冲突就别明着干,实在不行,那也要走正常渠道挑毛病,然后再封门!

    所以,除非大汉的后台来头极大,暗夜行走这边觉得惹不起,或者觉得没必要因为一个没啥社会地位的弱女子跟对方翻脸,进而默许对方为所欲为,否则,谁敢在暗夜行走的一亩三分地儿这么干?

    “那…小伙,你去后台的时候,听到里面有没有什么异常动静,比如,有女人叫喊求救这样的?”

    “这倒没有,后台那里没有门,用幕布拉着隔开一片空间,我看见潇潇姐了,她好像正在化妆,我只看到一个侧脸,似乎情绪不高,身边也没有别人,都躲着她的。”

    我点点头,又掏出几张老头票,差不多有一千块钱的样子,塞给侍应生说,“伙儿,哥对不住你了,这钱你拿下,想吃点啥买点啥,算哥给你的营养费!行了,这事儿你不用管,我心里有数了。”

    侍应生没说话,接过钱,急匆匆走开,看意思是找地方处理脸上的血渍。

    林少校一口将半瓶啤酒喝光,问我,“小江,咱要不要过去?”

    我没说话,静静抽了几口烟,摇摇头说,“先不用,我估摸着是有人逼着潇潇表演,为什么逼她,是谁在强迫潇潇,我们都不清楚,且看着吧,看看谁才是那个不知死的主儿,麻痹的,我江枫的女人都特么敢打主意,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林少校看了我一眼,有些惊讶,似乎是对我称呼潇潇为自己的女人有些意外。

    唉,别说林哥想不到了,连我都没有想到,莫名其妙的,潇潇就成我江枫的女人了,而我在西京这个古老的城市,又很意外地留下一段情,造出一出孽缘…

    经了这个令我烦躁的插曲,几人喝酒的兴致瞬间变得极差,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低头喝闷酒。

    又过了一刻钟的样子,一曲喧闹的摇滚结束,表演司仪上台,脸上带着猥琐不堪的表情,贼笑着,嘴都快咬到话筒上了,冲观众们喊,“诸位来宾,好朋友们,下面一个节目,是应以为身份高贵的神秘嘉宾要求,表演一段舞蹈!”

    于是,原本喧闹的夜总会大堂很快安静下来,报幕表演舞蹈很正常,没啥特别吸引人的地方。

    关键在于,对方说有什么神秘嘉宾,而且身份高贵,这就难免让客人们遐想连篇,好奇心被勾起,自然而然强化对下面舞蹈的期待感。

    “还有,好朋友们,爷们姐们,我可以告诉大家,下面这个节目是我们暗夜行走夜总会第一次推出的震场表演,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大家知道为什么吗?”

    嗡嗡声四起,有人喊起来,说别特么废话了,敢接说,说完看表演。

    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表演司仪更得意了,大声叫了出来,“因为,表演者不是一般人,不是驻场乐队,也不是我们找来跑穴的小明星,而是我们暗夜行走的头牌,大美女~~~”

    拖着尾音,司仪娴熟无比,轻松自如,已经将酒客的情绪带动到最高.潮,“她的名字叫~~~来,好朋友们,请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暗夜行走夜总会高级员工出场,欢迎,潇~~~潇~~~”

    这段报幕词出口,我的眉头已经完全拧到一起!

    不是两团,而是直接拧成一团疙瘩!

    骂了隔壁的,什么时候潇潇成为头牌了?

    知道头牌什么意思吗?这个词,原本是古时候称呼青楼红姑的特有称呼,后来演变到可以用来介绍旗下艺人。

    只是,现在这个场合可不是什么影片推介会,不是路演宣传,而是在夜总会!

    夜总会里,称呼一个姑娘是头牌,意味着什么,还用我说吗!?

    双手攥拳,我一遍遍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这才勉强将怒火压住!

    “音~~~乐!”

    “灯~~~光!”

    “掌声!好朋友们,掌声呢?呱唧呱唧~~~”

    如潮水如雷动的掌声响起,表演那里,灯光忽然暗淡下来,以红绿黄为主的暧昧色调变换着铺满表演池,音乐响起,麻痹的,听着就是那种让人欲.火升腾,浑身燥热的靡靡之音。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原本这首《痒》就很容易引起人们的无限浮想,现在,这种气氛、这种灯光、这样提前吊足胃口的报幕词,甚至连原歌曲调都改了,变得更加勾魂、魅惑…

    我面沉似水,慢慢站起身,向表演池的方向走。

    手,已经摸向后腰裤带那里,死死抓住那把三棱刮刀的柄!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