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0章 潇潇怎么去了那里?
    暗夜行走夜总会大堂,我们找了一个不算太显眼的大桌,要了两打啤酒和两个大果盘,还有一些零食小吃,随便聊着闲天。

    像这种大桌,能坐下八到十个人的卡座并不多,从我们的角度,能够很清楚看到大堂入口处和表演池。

    现在客人上的还不多,三三两两,基本上都选择稍微僻静,并且能够很好观看表演的卡座,低声嬉闹说着话。

    和哥几个碰了一下杯,我说,“林哥,几位哥,今天咱们不是来找事的,所以咱不用非得跟对方矫情!就是我朋友可能遇到一些麻烦,我找不到她,心情不是很美丽…”

    喝了一口酒,林少校道,“不美丽没关系,咱就让心情美丽起来好了!小江,要不我找找人,今晚上咱给暗夜行走清场,不让丫的开门营业,就咱们一桌人喝酒,看那个傻逼乌经理是不是老老实实过来给我兄弟请安。”

    “没必要。”

    我摇摇头,笑笑,手指关节在桌面上不断轻轻磕着,说,“何必呢,林哥,你跟这种人计较,她转头就忘了,而你可能得气半天,划不来的!再说了,咱们找人是一方面,请哥几个喝酒开开心也是当兄弟的一点心意,没必要放着好好的酒不喝,跟丫一个夜总会舞娘犯冲…来,走一个,反正只要咱们离开之前得到我朋友的消息就成了。”

    林少校想了想,点点头说,“那也行,来,先不管别的,喝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陆陆续续,越来越多的客人填塞着暗夜行走的各个角落。

    霓虹灯不断转换各种色彩,耀眼的白炽大灯关掉,取而代之的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将一张张人脸照射成山魈的冷色调**灯。

    不时有些看着很有些门道的家伙吆五喝六领着一大帮随从进来,有的去了包厢,有的直奔已经预定好的大桌,甚至好几次,我看到乌青亲自陪着,笑脸相迎点头哈腰,却连看都没有看我们一眼。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快两个小时,表演池里,驻唱乐队声嘶力竭吼着时下流行的摇滚歌曲,夜总会里人声鼎沸,气氛热烈。

    我有些心焦,不断看手表。

    林少校看出我心不在焉,招呼一个侍应生过来,问,“小弟,你们潇潇经理来了没有?”

    “潇潇吗?她好像已经来了…”

    我一激灵,脱口而出,“小弟,你看见潇潇了?”

    可能这家伙刚才在大堂里服务,没有见到我们和乌青在迎宾厅差点干起来那一幕,很客气地回答我说,“是啊,我看见了,潇潇好像去了后台。”

    “后台?”

    我眯起眼,微微皱眉,问他,“潇潇经理不是大堂经理吗?她去后台干嘛?”

    我在酒吧干过,我很清楚,这种所谓的后台,其实就是酒吧歌手或者驻唱乐队换装、上妆以及调试音响的所在。

    而那些收银台、财务办公室、总务室、保安室,这些地方,在夜总会或者迪吧是不叫后台的,有的会称为院子里,有的夜总会叫后楼,但一般不会叫后台的。

    我清楚,潇潇的工作地点主要在两个区域,迎宾厅招呼客人,以及大堂里处理一些酒客的特殊要求,包括控制住喧闹斗殴。

    至于后台那里,除了酒店配备的表演司仪之外,别人是不会去的。

    那就有意思了,潇潇去后台干嘛?

    而且,听这个侍应生的说法,潇潇应该是一来就去了后台的,这又意味着什么?

    听我询问,对方想了想说,“哥,你认识潇潇吗?她去后台干嘛我不太清楚,好像听说有人要她上去表演,是不是去换衣服了?”

    “这样…”

    我思索片刻,从口袋里掏出两张老头票,塞进对方手里,说,“小弟,我和潇潇是朋友,你呢,帮哥一个忙,去后台看看,找到潇潇,告诉她江枫在大堂坐着了,让她先不要跟哪儿呆着了,立即过来见我!”

    “噢,您是潇潇经理的朋友啊,那成,我去和她说一声!”

    对方手一抖,二百块就像变戏法一样,顺着袖子不知道滑到哪里去了,手上空空如也。

    我笑笑,又拿出两张百元大钞,说,“行,话递到了,只要我看见人,这个还是你的!”

    那小伙就说,那感情好,哥你等着,话我肯定给你递到!

    心放下一半,我冲林哥笑笑,说,“林哥,潇潇你见过的,上次,就是那个边疆劳改农场越狱杀人犯,叫小五的,不是在这里闹事儿嘛?当时站在我身边,被小五要求换我女朋友岚澜当人质的女人就是潇潇,那天她好像化了一个烟熏妆,很浓的那种,你有印象没有?”

    “哦…我好像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人,长得挺漂亮的…小江,你小子行啊,什么时候把人家暗夜行走的大堂经理给俘虏了呢?”

    冲我坏笑,很少见的,林少校嘴角也带出一丝猥琐的韵味。

    因为知道潇潇的消息了,我的心情大好,于是大言不惭道,“哥,也不看看我江枫是谁,不就是暗夜行走的大堂经理嘛,有什么难度?哈哈,哥们的本分就是征服女人…”

    “草,见过嚣张的,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

    “就是,江哥,听过吹逼,没听过这么吹逼的!”

    “哈哈…”

    我们一桌人都笑起来,正聊得欢快,就见刚才那个去后台传话侍应生脸色很差,气急败坏向我们的方向匆匆跑来,而他的脸上…我看不清,但似乎是有血迹?!

    “哥,大哥~~~”

    还有两三米远,那小伙就冲我喊,哭丧着脸,委屈的不行,“我…我…”

    “怎么了?你,你这是?”

    我看清楚了,对方大口喘着粗气,鼻子那里肿着,嘴角破了,脸上有好几个血槽,从鼻孔那个位置向下滴滴答答冒着鼻血。

    “我…我这不遵照你的呢吩咐,想进去后台,把话传给潇潇姐的。”

    “对啊,怎么着,骂了隔壁的,是不是有人不让你进去传话,还特么动手打你?”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