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8章 聚合人马
    掏钱走人,我想了想,又从附近的裁缝铺买了一条粗麻裤腰带,栓在运动裤里面,将三棱刮刀斜插进去,动了动身体,感觉没有任何影响,这才拍了拍大胯,多少算是满意了。

    不懂的人会觉得三棱刮刀个头不大,好像不如匕首和军刺拿在手里显得厉害,能装逼,但事实上,三棱刮刀曾经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甚至九十年代初期,在北方盛极一时。

    尤其西京、京城、邻省的太远市,河背的世家庄,这些地下势力一度很猖獗的地方,更是凶名赫赫的短兵器。

    一刀刺进去,手一搅,血跟着往外喷,就算不是致命伤,也很可能由于大出血而使得伤者在短时间内丧失战力,甚至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昨天回来路上,我的枪已经上缴回西京刑警大队,而我晚上已经准备好了去暗夜行走搞事,没有一把趁手的家伙怎么行?

    准备停当,我又去渭水河边转了一圈,买了一捆渔家特质的细丝尼龙绳,装在塑料袋里,这才重新往西京市里赶。

    这个过程中,墨芷舞曾经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我找到姚静和上官晓倩没有,我含糊其辞,只是说有线索了,正在和对方联系云云。

    墨芷舞也没有多问,说她晚上要和洪涛大哥去临县一趟,好像是接什么东西,让我自己回北郊的四合院住,并叮嘱我注意安全,这个风口浪尖上,一定要低调。现在我们一方准备收拾乾通水处理集团,对手绝不可能坐以待毙,疯狂反扑可以预见,而我江枫,很有可能是乾通方面垂死挣扎前,打击报复的重点人物之一。

    蒋淑山倒是主动给我打了个电话,主要说的是关于六子犯罪团伙交待的种种情况。

    无出我所料,自打我给六子露了一手,让他意识到,警方这次的打击决心、力度、广度和深度绝对不是他所能想象的,弄不好,真有可能没等到六子身后的大咖出手捞他,这货就得莫名其妙死在看守所,这之后,六子的态度便非常好,戴罪立功的愿望极其强烈,唯一的要就是,最后量刑的时候只要不判其死刑立即执行,死缓或者无期他都认了。

    也许是因为六子意识到乾通水处理集团大势已去,也许是求生的**占据了绝对上风,反正六子的表现根本不像一个黑道大哥,完全没有那种雄霸一方的枭雄强硬态势,积极主动配合,老老实实交待问题,几乎可以算得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于是,几方联合突审,分审,独审,复审…确认六子的供词可靠程度达到百分之九十左右,剩下的就是将这些口供进行汇总、梳理,按照时间序、案件序、区域序等几条分类标准进行拆案或者并案,最终形成关于打击六子犯罪团伙的一整套卷宗…

    这其中,已经证实的包括:买通威吓王猛,逼迫其给蒋淑山的稀饭里下十八反的对冲毒药;在乾县地界上,为乾通水处理公司扩张势力、霸占农田和宅基地修筑污水处理厂;指使打手殴打、买凶杀害商业竞争对手;通过其在香椒集的花椒种植园,每年都会进行大宗花椒收购、分销、运输和制成调料的生意,为乾通水处理洗黑钱…

    蒋淑山的心情明显非常好,电话里说个不停,而李侃和田伯光以及大胡子张哥等人应该和蒋先生在一起,时不时插上几句话,向我传达案情。

    心事放下一大半,我并没有告诉蒋淑山等人晚上准备出手搞暗夜行走夜总会,毕竟,找到潇潇只是我江枫个人私事,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肯定有太多棘手事情需要处理,我没理由也不需要让我这点破事儿给蒋先生等人添乱子。

    还有一条,我也不一定非要干死暗夜行走夜总会,我之所以进行各种准备,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如果能够顺利找到潇潇,解决她面临的难题,我有什么必要非得和一个与我没有多少关系的夜总会结仇呢?

    对吧,我江枫不是搅事儿精,同时心里也清楚,暗夜行走的幕后老板能在西京最繁华的地方开这样一个大型夜总会,要是背后没人撑着,没有点什么门道,根本没戏!

    没过多久,英婕给我发了一个号码,我立即打过去,对方姓杨,果然是西京市消防局的政委,听我说了情况,杨政委问我,“小江,既然你是小婕的朋友,那咱们就是自己人了,有啥事说在明处比较好。”

    我连连点头,回道,“杨叔,您有什么建议,尽管照直说,我都行。”

    “小江,你反映的情况如果属实,那暗夜行走夜总会的安监消防措施肯定是不完善、存在极大漏洞的,至少也属于没有按照国家对娱乐场所明文规定的要求进行改造,咱们想收拾他暗夜行走,分分钟的事儿,不算以权谋私打击报复。不过,我听说暗夜行走的背景不一般,你可以先探探对方的口风,要是他们懂事,那就不宜动静太大,黑猫白猫,能解决问题就是好猫!如果对方仍然很嚣张,不把消防安全条例放在眼里,那没得说,我安排消防检查办公室的同志过去封门,办丫的!”

    没口子道谢,我也觉得杨政委的提议更好,先礼后兵,这才是王道!

    就这样,直耗到晚上七点多夜总会开门营业,我和林少校在暗夜行走大门前碰面。

    林哥穿着便衣,带了五六个弟兄,手里也没有明显的管制器械,只是人人都带着背包,显然里面有东西。

    一见面,林少校便朝我喊,“小江,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田海、这是李涛…都是我的好兄弟,身手没得说,都是过命的交情。”

    那几个兄弟纷纷和我打招呼,也不计较我的年龄明显比他们小,喊我,“江哥,我们老大说了,今晚咱们就是专门过来搞事儿搅场子的,让我们哥几个听你吩咐…说吧,咋整!?”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