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5章 是不是出事儿了?
    “有人找她搭讪?”

    我的眉头瞬间皱起,顿时气儿不顺了!

    不爽了,老子就特么不爽了!

    我知道,我江枫这种霸道的,占有欲极强的个性,在社会上可能会被很多人不齿!

    可,不齿又能咋,麻痹的,那些看不上老子的家伙,有本事你咬我啊!

    你可以说我江枫大男子主义,你可以骂我虚伪,砸挂我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可你真的敢扪心自问吗?问问和你上过床的女人,除非你像讨厌一只苍蝇那样讨厌她,否则,但凡还有一丝留恋,你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哪怕是曾经的旧爱,被别的男人染指吗?

    至少也会心里不痛快吧!

    而我,则是将这种不痛快无限最大化的一种类型,极品!

    所以,尽管我知道算不上爱潇潇,最多也就有些好感罢了,但我仍然对有人胆敢‘花叫’(骚扰勾搭)潇潇,非常不爽!

    我的女人,就是我江枫的禁脔,谁也不能碰!

    除非潇潇自己愿意找别的男人,那就算我有些难受,但也不会阻拦,相反,会竭尽所能帮她的,谁让人家跟我睡了呢?要了女人的身子,就要做点什么补偿的!

    眉毛快要竖起来,我咬着后槽牙问,“虎哥,骂了隔壁的,都谁勾搭我女人?”

    “哈,草,你瞅瞅你那逼样!”

    虎哥抽了一口雪茄,哈哈笑起来,“兄弟,这种装逼的,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的主儿,在我们酒吧每天都能碰见三五个,我能说准确谁特么花叫你女人啊?不过放心吧,至少在我的横冲直撞,潇潇从来没有吃过亏,哪个男人也别想靠近她的,连一根指头都别想碰!”

    “不是吧?总有胆儿肥,想着玩出圈色胆包天的主儿!虎哥,是不是你帮她拦了几次?”

    “嘿嘿。”

    老虎有些不好意思,挠着自己锃明瓦亮的大光头,说,“既然是来找我江枫兄弟的,那就是我老虎的弟妹,我能眼睁睁看她受欺负却不管吗?”

    不禁感慨,真是感谢李侃,要不是他家里老太爷就是老革命,自己也是红三代,当过兵,我也不可能通过他结识虎哥这种够义气的汉子,从而阴差阳错保护了自己的女人。

    是,至少现在这一刻,我已经将潇潇看做自己的女人了。

    心放下一半,忽然又感慨了,唉,真不知道为什么那次潇潇不明着告诉我呢?

    真当我江枫是提上裤子不认人的男人吗?

    就算给不了她什么名分,但我也不会不认账,能做的,我一定会补偿潇潇。

    可是这些日子,为什么她却突然开始四处找我?也许仅有的几次接触,潇潇也只是知道我有时候会来横冲直撞酒吧,所以才会守株待兔苦等,别的地方她也没处找啊,真是难为潇潇了。

    又不禁胡思乱想,以她的性格,既然当时选择不和我挑明,就是不希望彼此成为对方的牵绊,那现在却被变卦找我,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想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跟虎哥说,“哥,不行,我得过去看看…麻痹的,心总是放不下,觉得好像要出事儿。”

    “不至于吧?”

    虎哥胡撸着自己的大光头,有些疑惑,“兄弟,按说潇潇该有你电话吧?还有,即便没有,要是她真的有急事找你,完全可以问我要啊,只要说清楚了,我当然会给她的。”

    “这…”我想了又想,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只好说,“这我就不明白了,也许,也许她遇到难事了,却又想自己扛着,能在横冲直撞遇到我就当缘分了,看不见人,她觉得那也是命,不想专门找我吧…唉,哥,我这心里啊,乱成怂了,不想猜谜,我得去找她一趟,当面问清楚。”

    “那,也成!要不我跟你走一趟?”

    “不用,你忙你的,没啥事,我要是搞不定,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好了。”

    “行,就这么着,有事儿call额!”

    …

    从横冲直撞出来,我却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潇潇的手机号码!

    真特么悲催!

    只好华山一条路,去暗夜行者夜总会找潇潇了。

    然而,现在只不过晌午时分,夜总会九成九没有开门,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在那里找到潇潇。

    管不了那么多,去了再说。

    果然,当我来到暗夜行者,这里还没有开门营业。

    敲开门,进去找到值班经理,我开门见山说要找潇潇,这个体态丰腴的中年女人的脸色就有些古怪,对我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后,问我,“先生,您是潇潇经理什么人?您找她有事么?如果您和她没关系,就是…嘿嘿,就是想要打听潇潇的联系方式,那么对不起,我无可奉告!”

    “嗯?”

    听着对方有些阴不阴阳不阳的怪腔调,我的心里各种不爽,眯着眼,我说,“我是潇潇老公,怎么,我没有权利找她吗?”

    “她老公?你是说,你是潇潇经理的…丈夫?”

    “对!就是她男人!”

    “这…”

    值班经理和围过来的几个服务生互相对视几眼,语气开始变得不善,话就更难听了,“哟,潇潇结婚了?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先生,既然你是她老公,潇潇在哪里,她的手机号是多少,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这就有些不好解释了吧?老公不知道婆姨的手机号码,还要问我们外人要,这事儿说出去谁信啊!先生,你这种人我们见多了,劝你一句,该干嘛干嘛去,别跟我们暗夜行者起腻,这里不是你能搞事儿的地方!”

    我没有立即说话。

    心想,你特么的成心找别扭是不是?!

    谁还看不出来啊,我这么说就是因为老子不爽了,并非我江枫真的是潇潇法定意义上的丈夫!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我明明有急事想找潇潇,你们可以盘问我,或者和我问清楚到底有什么情况,怀疑也行,慢慢说嘛…这些我都能够接受!

    可,干嘛上来就用那种口气和我说话?

    还说什么想要打听她的联系方式无可奉告,说我这种人见多了,暗夜行走这地方不是我能搞事的!

    草,要没急事儿,要是不认识,我急赤白脸找潇潇干鸡毛啊,真当我是那种浪迹街头不入流的小混混,除了花叫女人,半点正事儿不干吗?

    我点点头,指着对方说,“x66,乌青,是吧,行,你就这态度,等会老子要不让你哭着跪.舔求我放过,上赶着跟我说怎么才能找到潇潇,特么我跟你丫姓!”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