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3章 妞是不是姓萧?
    对墨芷舞这样的问题,我没办法回答。

    而且,就算我知道答案,也不可能承认什么的。

    女人吃起飞醋来,可谓醋海滔天,我可是见识过的,曾经洪蕾和岚澜,分别以不同方式和我各种发飙,以至于我的身上伤痕累累,伤心太平洋无数次。

    只好叹口气,苦笑道,“芷舞,这就不是我能回答,或者我该回答的了,毕竟,她到底对我是什么感情,这个你该自己当面问姚静。”

    “我当面问?我问得着吗?她知道我是谁啊?唉,也是,我墨芷舞算你什么人呢?名不正言不顺,甚至连情人都算不上,也许哪天就莫名其妙消失了,再也见不到了…”

    说着说着,芷舞竟然哽咽了,双手捂着脸呜呜抽泣起来,仿佛真的发生她所说的情况一样。

    我扎着两只手,半晌无言。

    女人心,何止海底针啊,简直就大西洋底一粒沙!

    彼此黯然,墨芷舞又突然停住哭泣,抓起我的袖子在自己脸上抹啊抹,鼻涕眼泪各种液体,全都擦在我胳膊上,好像不这样发泄一番就不足以解恨。

    折腾半天,芷舞又没事儿了,变得胃口大开,将我和她的早餐全都吃掉,最后打着饱嗝,挑衅般地盯着我说,“臭枫哥,死枫哥,我把饭都吃了,一片面包渣都不给你剩下,饿死你算了,哼,看你还有心思勾搭小妖精!”

    “不是小妖精,是姚静!”我正色道,“发音不一样,芷舞,你的普通话不标准!”

    “噗嗤!”

    墨芷舞笑了,狠狠捶了我几拳,说,“行了吧,唉,真是拿你没辙…算了,你有几个女人最难受的不应该是我,而是…嘻嘻,应该是岚澜吧?你的正牌压寨夫人!反正人家也没打算和你结婚,更不奢求能够终生厮守,你啊,想着以后怎么和岚澜解释这些数也数不清的女人吧!”

    我苦笑,狠狠摇头,苦逼的也是没谁了!

    总算,墨芷舞没事儿了,我却又开始担心姚静,不知道她那边心情怎样,现在还来不来西京?

    甚至,一气之下直接回去京城?

    墨芷舞看出我有些心生不宁,幽幽道,“枫哥,要不你还是想办法和姚静取得联系吧,我看你啊,身在曹营心在汉,人在我面前,心早不知道飞哪儿去了!而且这样也的确对不住人家,小丫头一片痴心跑来见情郎,结果却被我给轰走了…嗨,算了,我不掺和你们的事儿了,正好我要去找一趟洪大哥,给你点时间自己解决那个小妖精好了!嗯,一天时间够不够,要不,两天吧,反正现在六子归案,乾通方面已经乱成一锅粥,底层博弈恐怕也就这样,接下来该上面动手了,我估计,暂时你可以清闲两天的。”

    “没必要,我不去!”

    “快得了吧,一看你就是口是心非!”

    墨竹舞推我,“去去,换衣服,我们一起出门,唉,这男人啊,就是靠不住,什么时候能管住自己的心啊,那时候也该天荒地老,入土不远了!”

    被墨竹舞催促,很快换好衣服,那辆劳斯莱斯却谁也没有开,静静卧在庭院里,老实的就像一只小猫。

    英姿飒爽,墨芷舞最后对我说了一句,“枫哥,做什么事儿悠着点,你的胳膊总是还有伤,别疯得太过火了啊!嘻嘻,波一个,拜~~~”

    目送她上了出租车,一溜烟消失在视野中,我的心情说不出的纷乱繁杂。

    忽然之间,我好像成了一个大闲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有可无的那一个!

    想必,现在蒋淑山、田伯光以及李侃,正配合大胡子张哥一起布局,审讯六子等犯罪团伙的核心成员,深挖狠掘,势要找到能够打痛乾通水处理的实锤。

    而陈倩这几天都没有和我联系,不知道是不是西京女监异地互查工作已经全面展开,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也顾不上问我。

    至于英婕,这个性格坚强、特立独行的服装设计师,西京英氏家族的大小姐,也有两天没搭理我了,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而洪蕾和乔小娥已经离开西京去了t市,连带着给母亲守完三七的猛将哥,也被我安排缺了t市,一是尽快熟悉新环境,二来也保护洪蕾和小娥嫂子还有胖丫的安全。

    于是,我竟然在这样一个凛冬的上午,再次成为孤家寡人,偌大的西京市,竟然找不出一个可以出来坐坐,陪我唠嗑喝酒的闲人!

    似乎,也只有去找姚静了?!

    只是,上官晓倩的电话已经关机,而姚静的手机号码我根本不知道,也许她就没有办,我该到什么地方找她们呢?

    思考再三,我给上官晓倩的手机发短信,告诉她,看见短信一定和我联系,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姚静面谈,万勿忽略。

    就这样,我在西京的街头逛到日上三竿,两腿都有些软,最后思来想去还是去了虎哥的横冲直撞酒吧,实在不想一个人呆着。

    但即便如此,我也没有等来姚静和上官晓倩的电话或者短消息,俩丫头好像就这样凭空消失了,非得跟我玩躲猫猫!

    虎哥这里人并不多,必须的啊,有几个客人会在大晌午来酒吧这种地方买醉呢?

    好久不见,虎哥的态度格外热情,二话不说,先拉着我直接吹了一瓶小瓶装虎牌啤酒,这才抹着嘴角,嘿嘿笑着问,“哟,额说兄弟,撒时候回咱西京的?李哥知道不?”

    “前几天回来的,虎哥,这不案子的事情太麻烦了,我和李侃忙得火烧猴屁股,都快被烤熟了,实在没时间和你这儿叙旧,多担待啊!”

    “多大个嘶(事)!”

    虎哥豪爽地哈哈笑起来,伸手捶了我一下,神秘兮兮地说,“伙儿,你昨晚是不是没好好睡…嘿嘿,干了几次?”

    尼玛…

    我的汗都下来了,虎哥这厮也太豪气了吧?这都能问,而且,他是咋看出我那个了?

    不过,还真别说,人家猜对了,我是没忍住,就算胳膊有伤,而芷舞丫头破瓜没两天,也没有放过她,床特么都快被我们折腾塌了。

    “说啥呢?”我很不满地瞪了虎哥一眼,“哥,咱不带啥都打听的好吧?这事儿用不着你操心!”

    “嘿嘿,行!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一个!”

    “啥问题,你说!”

    “昨晚上跟你…嘿嘿跟你嘿.咻的那个妞,她是不是姓萧?”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