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2章 她是不是爱上你了?
    没等我回答,墨芷舞却故意提高嗓门问了一句,“枫啊,这谁的电话?一大早打过来,还让不让人睡觉?”

    瞬间,我愣住!

    芷舞这丫头,她到底搞什么鬼?

    明明听了半天耳根子,现在却反过来问谁的电话,这不成心找别扭吗?

    很显然,大早上我和上官晓倩,尤其后来和姚静通电话,让墨芷舞不舒服了,于是采用这样的方式报复我!

    电话里顿时没了音,我伸手捂住话筒,冲着墨芷舞瞪眼,“芷舞,你丫的几个意思,这是对我有过很大帮助的…那个,朋友,你是不是成心的?”

    “朋友?朋友就朋友呗,我又没做什么,不就问了一句嘛,枫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既然是朋友,那你捂住听筒干嘛,继续说好了,人家穿衣服去了,懒得听你们腻歪呢!”

    我瞪着墨芷舞,眼睁睁看着她将身上的晨缕一点点脱掉,扭着丰腴的娇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耀眼白皙…这哪儿是穿衣服啊,分明就是诱.惑!

    叹口气,我知道这丫头吃醋了,醋海翻波,我也没办法和她更多解释。

    扭头,走向厨房,我松开听筒对着手机说,“姚静,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情…姚静,姚静?”

    一点回应都没有,低头看去,手机屏幕早就恢复到锁屏状态----姚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挂机了。

    犹豫半晌,我觉得还是应该给姚静拨过去,既然心中坦荡,何必非要弄得好像有什么事儿似的呢,回头还被墨芷舞抓住小辫子一顿狠啐…

    只不过,电话拨过去,长长的等待音一直响着,那边却没有接通,而当我第二次再打的时候,对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心中未免有些郁闷,我在厨房翻出一包长柄火柴,嚓地打着火,点上一根烟抽起来,心情忽然变得黯然。

    诚然,我和姚静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亲密关系,甚至都没有像洪蕾和方雅那样表白过什么,但姚静对我的情意,我又怎么会不知道?

    说起来就有些悲哀了,姚静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她在最好的年华,豆蔻芳龄刚刚到来的时候就被关在监狱,转眼服刑三年,情窦初开却没有机会接触男人,除了我。

    再加上某些特殊的原因,我和姚静的关系从管教和女犯人,演变成相互依仗,又发展成朋友,最后产生某些情愫。

    而随着姚司长的出现,随着姚静的身世之谜一点点被揭开,我们的关系就像仅仅隔着一层纸,如果捅破了,也许会呈现出另外一番天地。

    这之前,碍于身份,姚静从来没有对我明说过什么,但出狱后做的第一件大事,从家里出来的第一站,就是选择前往西京看我,帮我,她的绵绵情意还用说得更明白吗?

    想到这里,不由心疼起姚静来。

    这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孩子,最好的几年光阴身陷囹圄,而且似乎她获罪入狱的背后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隐秘,姚静应该是一场交易的牺牲品,是作为替某些人顶缸的情况,因此,我就更加不好受。

    现在,她不愿意接我的电话,甚至选择将手机关掉,其实已经表明一种态度---伤心,伤心欲绝!

    大早上的时候,我身边出现女人说话,而且能够有资格听耳根子,故意说什么穿衣服之类的暧昧言辞,这一切,只能表明一件事:我江枫昨晚和女人在一起,我们睡在一间屋里,甚至一张床上,而我和这个女人,已经如胶似漆,甚至彼此没有**可言!

    那姚静还要见我干嘛?

    事实上,我不相信这世上有无缘无故的爱情,有那种高尚无私到可以放下自己所有的事情,不远千里跑过来帮别人忙的情况,如果一定有,那就是双方之间存在情意!

    同性,则是深厚,长达数年以上交往,可以过命的哥们、姐们友情。

    而异性,只有爱或者恨!

    叹口气,我长长呼出胸中浊气,却没办法挽回什么。

    转念想来,我江枫已经太花心了,已经有了太多女人,既然不能对姚静承诺什么,那就不如放掉她算了,何苦非要拴住对方的感情,最终却落得一个郁郁寡欢黯然分别的结局?

    同样的,尽管心里不爽,但我还是能够理解墨芷舞。

    毕竟,她是爱我的,尤其在刚刚将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给我的这几天,独占欲会强烈到什么程度,对于专修心理学的我来说,完全能够理解。

    我没办法指责芷舞什么,因为她也委屈,觉得伤心。

    默默抽完烟,我从厨房出来,芷舞已经重新穿好衣服,脸色很难看,坐在沙发上发呆。

    走过去,伸手搂住对方,我不知道说什么,心情同样变得有些有伤。

    “枫,说说吧,她是谁,我认识吗?你们什么关系?”最终,还是芷舞没有忍住,率先向我发问。

    “唉~~~”

    长叹一声,我转过脸,捧起墨芷舞的俏脸,“芷舞,给我打电话的女人,她叫姚静,也许你们见过面吧,我不能肯定…她曾经是沙山女监一监区的女犯人,算是大姐头,在监狱的时候,我是她的管教。”

    “哦…继续说。”

    “司法部姚司长,不,已经是姚部长了,京城姚家你该知道吧?”

    “你是说,姚静是姚家的人?”

    墨芷舞终于有些讶然,显然,尽管姚家算不上声势烜赫的名门显贵,但终归算得上大家族,墨芷舞还是有耳闻的。

    “对,姚静是姚部长的侄女,她也是个可怜人…”

    努力平复心情,我简单将姚静的情况和墨芷舞说了说,最后道,“姚静出狱没多久,可能还不到十天。她过段时间也许会出国留学,因此,走之前想看看华夏的大好河山…姚静说了,第一站,她会选择十三朝古都的西京。唉,原本昨天下午她们已经赶往乾县和我会面,结果,因为遇到车祸给耽误了,所以一大早联系我!你说说你,吃的哪门子干醋啊,这事儿闹的,姚静已经不接我电话了…”

    “是这样啊…”

    墨芷舞也有些意外,似乎对于我和姚静之间的特殊情感,有些难以评估。

    默然良久,芷舞忽然问我,“枫哥,那你说,如果你和姚静只是因为曾经管教和犯人的关系,她会这样专程来看你吗?姚静…她是不是爱上你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