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1章 你怎么了?
    挂断电话,墨芷舞还没有从卫生间出来,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去厨房为她做午饭。

    这一觉睡得还算不错,我的精神体力得到基本恢复,而在鼓足勇气和蒋淑山通完电话后,心魔算是差不多消除掉,便更珍惜和芷舞在一起的时光。

    也许,我想或许用不了多久吧,墨芷舞又会接到新的任务,从我生活里消失掉,一去几个月音信皆无…我必须得让自己适应她这种工作性质,尽管可能做不到无怨无悔,但尽量要做到珍惜在一起的每一秒时光。

    将切片面包,牛奶和煎鸡蛋摆在桌子上,芷舞从厨房出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对我说,“枫哥,刚才你做饭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你手机响了,你快看一下,是不是蒋淑山又给你打电话了?”

    “是吗?”

    我连忙从沙发上拿起手机,发现并不是蒋淑山或者李侃、田伯光的电话,而是来自上官晓倩!

    心里一惊,我忽然想起,昨天下午的时候,上官晓倩曾告诉我,她和姚静已经从仙阳机场下飞机,并且正在前往乾县的路上,甚至还说什么一个小时左右就能赶到乾通水处理集团研发中心那里,让我等她们。

    结果,一忙起来我就给忘了,加上晚上连夜赶往香椒集抓捕六子,上官晓倩和姚静的事儿根本没想起来,而且很奇怪,她们竟然一夜也没有联系我…难道出了什么意外吗?

    我慌忙接通,立即就听上官晓倩冷着嗓子朝我吼,“江枫,你丫什么玩意啊,你是不是根本没把我和姚静放在眼里?我就算了,人家姚静呢?千里迢迢跑过来看你、帮你,你可倒好,电话打不通、人找不到玩失踪,草,你丫几个意思啊?”

    “我…别介,你说清楚了,谁的电话打不通?”

    “就你的,你的电话打不通!”

    我一头雾水,虽然觉得对方应该是错怪我了,但还是先表示出君子风度,道歉几句又问,“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上官,你不是说很快就到乾县了吗?那你们后来到底去哪里了?”

    “你总算有良心知道问了!”

    上官晓倩没好气地嘟囔一声,解释道,“本来我们马上就要下高速,结果在距离匝道一公里的地方,遇到车祸…不是我们的车,是前面的车辆发生连环车祸,一连七八辆追尾,吓死人了…”

    随着她的讲述,我这才明白,上官晓倩她们的车在下高速之前,被前面突然发生的车祸堵住,根本走不了。

    当时想要告诉我一下,姚静却说,我那边肯定忙着了,告诉我也没有意义,只能让我分心,还是等着交警来疏通处理吧。

    结果这一等,就是四五个小时。

    高速路上发生车祸原本已经很麻烦,再加上这种七八辆车连环追尾的重大交通事故,道路堵塞是肯定的,根本谁也过不去。

    等到交警从最近的收费口上来,赶到现场,拍照、处理一系列责任人,最后疏通交通之后,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都快夜半更深。

    而那时候,我们一行已经赶往大禹村,甚至动身前往香椒集花椒种植园的别墅区,而为了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出现任何意外,有一段时间,我们所有人的手机都要求关机或者放在飞行模式下,只有给六子姘头打电话的那部手机以及和后方通讯监控处联络的电话保持畅通之外,所有人都处在被隔离的状态,因此上官晓倩便联系不到我。

    就这样,阴差阳错之下,我们忽然失去了联系---她们遇到车祸的时候,我没想起这个茬,而上官和姚静觉得可以给我打电话了,我的手机却接不通,直到最后,我从飞行模式恢复正常,时间又太晚,她们总不可能半夜两点联系我的…

    我解释一通,信誓旦旦保证自己的确是忙昏头了,绝没有轻视或者厌恶对方的意思,上官晓倩才似乎消了气,说,“懒得搭理你,江枫队长,行了,有什么话你自己和姚静解释吧,我是没精神和你瞎扯淡了,真是的,还不如好好睡一觉呢,困死个人了…”

    很快,姚静结果电话,那种轻轻柔柔,清爽到极致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过来,第一句话就是替上官晓倩的态度向我道歉,“江队,你别生气啊,你千万不要和芈瑶一般见识,她就那样,嘻嘻,臭脾气呢。”

    “没有,哪儿能呢!”我讪讪地笑笑说,“姚静,我…”

    “嘻嘻,你刚才的解释我都听到了,没关系的,你肯定因为要出任务才没和我们联系,我理解的。”

    “这个…那就好,姚静,你和上官,你们现在在哪里呢?还在乾县吗?”

    “是呢!”姚静立即回答我,“昨天从高速出来已经很晚了,我们联系不到你,又觉得连夜去西京有些太赶落,万一你们还在乾县没回去,那我们不是还得再跑二趟吗?所以就在乾县县城里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住下了。”

    “哦,哦。好,这样好。”

    我想了想说,“姚静,这样吧,你和上官中午自己随便吃点,然后休息一下,养足精神头,下午来西京,先别跟乾县呆了,我现在就在西京,你们俩在乾县那里没意义的。”

    “嗯,成,我们下午去西京…对了,江队,我正好有些情况想和你说呢,这次手机千万保持畅通啊,嘻嘻,不然,去了西京又找不到你这个熟人,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说不定就会被人贩子拐走卖了呢!”

    我和上官晓倩还有姚静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躲着墨芷舞,这丫头也根本没见外,直接凑到我身边听耳根子。

    现在听到姚静这句有点嬉闹有点暧昧的话,顿时不依了,也没管我正在打电话,冲着我我的肩膀张嘴就咬!

    “哎呀~~~”我条件反射地一声惨叫,差点没疼得将手机弄掉了。

    电话那头,姚静显然听出我这边有异常,立即问我,“江队,你…你怎么了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