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0章 解开心结
    这些工作总是需要有人去做的,而我既然选择了,就会无怨无悔,并且义无反顾坚持下去!

    猛地听起来,墨芷舞的话有些空,就像在喊口号。

    但我的心却忽然震撼了,因为,相比于普通老百姓,我更了解也更接近墨芷舞长期以来的‘生命存在状态’!

    对,就是‘生命存在状态’这个词,我必须为自己灵机一动制造的词汇感到满意,因为,芷舞的生活已经超出绝大多数人能够认知的范畴,甚至在这个国度里,了解她工作性质的人员总数都不见得能超过二三十个。

    我当然不属于其中之一,但我总算是接近了!

    至少,我和芷舞一样,遇到并且经常遇到各式各样的危险,只是她或许是在战场上、在境外,而我则是在华夏的监狱里、在街头。

    因此,正因为经历过类似的危险时刻,我倒是能明白墨芷舞这句口号式回答所传达的深意。

    她并不是夸夸其谈地表态,说一些根本就是镜花水月的誓言,而是的确就是这样想,也这样做的!

    对于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意志,她的信念之力为何会如此强大,我并不能完全理解。

    事实上,墨芷舞虽然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但对于她,我仍然有很多方面完全不了解,而这些她不能告诉我的情况,也许正是墨芷舞希望和我能够在一起,实实在在做一回女人,却不愿意和我谈婚论嫁的症结所在吧。

    芷舞轻轻抱着我,胸前的丰腴紧紧贴着我的身体,有些动情,“枫啊,你说,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意义何在?就是渡过几十年的岁月,然后长眠于地下一无所知吗?”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没法回答她。

    芷舞又说,“其实这个问题对于一万个人来说有一万种不同的回答,比如商人,他们希望赚钱,希望穿金戴银,过上非常富足的物质生活,这样错了么?没有。比如科学家,他们希望能够探索宇宙、人类、社会和自然的秘密,如果有机会象牛顿、爱因斯坦一样名垂青史就更好了,可这也只是一种生活状态罢了,虽然很伟大但也不是人人必须效仿的。所以,在我看来,一个人存在于世上,莫过于做自己认为正确、认为有意义的事情,然后坚持做下去,让自己的理想得以实现,让自己的心情能够愉悦…枫,你真的没有必要想太多,几十年后,我们这些人,我们的父母亲人,包括我们自己都会离开这个世界,区别只是早点、晚点、开心点或者悲伤点而已,结局并没有多少差别的…”

    我低下头,开始亲吻墨芷舞的秀发,觉得她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枫哥,也许我还不能完全说服你,也不能彻底打消你心头的困惑,但我希望你别去想那么多了,好吗,因为你想的再多也不能左右什么或者改变什么的!比如,难道你不从事狱警工作,就能免除介入乾通水处理这件事吗?你姐夫向明就不会被恶人诬陷?或者,你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老百姓,你坐机关,是公务员,或者你在学校教书,你就一定能够躲开所有的飞来横祸吗?要真是这样,那些火灾、水灾、地震、交通事故、疾病造成的伤亡不就不存在了吗?如果人们只要选择安安稳稳的生活状态,这些意外都不会发上的话,那好,我建议你立即从沙山女监辞职,然后永远不要接触这样具有一定危险的工作!可是,谨小慎微就一定能够避免吗?不能的,枫哥,顶多几率小一些,但还是不可能完全避免…所以,亲爱的,你真没必要杞人忧天想这么多,更何况事已至此,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抱抱我,咱开心点顺其自然,好吗?”

    墨芷舞这番话完全打动我,忽然之间,我觉得墨芷舞说的太对了,太好了,一下说到我心坎里去。

    的确,我想得再多,心烦意乱又有什么用呢?该来的还是躲不开,有些人坐在家里都能因为被冷风吹到而中风,有的人从商场门前走过,就会因为一阵大风吹下的广告牌而砸死,这些是自己想躲开就能躲开的吗?

    倏忽之间,我的迷茫,我因为蒋淑山那两个特勤下属被肢解所带来的困惑,就那样在心里慢慢消散掉,有种云开雾散的感觉。

    伸手握住芷舞那一对丰满,动情地亲吻她,我轻声叫着,“芷舞,你这个小妖精,真没看出来你口才这么好,这么会说服别人啊!”

    她的身体便开始扭动,如同一条美女蛇缠绕在我身上,“枫哥,哦~~~枫,我…我想你了…”

    一番温存之后,墨芷舞脚步蹒跚去卫生间冲洗,我则披上睡衣,站在窗户前给蒋淑山打电话。

    抽了两口烟,我的情绪已经变得相对平和,“蒋先生,是我,江枫。”

    “嗯,我知道是你。”

    “那个…蒋先生,抱歉,您的嘱托我没有办到…找到人的时候,他们已经被分尸肢解,现场非常惨,我并没有亲眼看见。不过西京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张立队长亲口说了,从现场的情况看,死者应该是您的两名手下…唉,抱歉,有负重托!”

    电话那头开始沉默,良久之后,我听到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也许是蒋淑山在拿纸巾擦眼睛。

    “江枫,我已经知道了,之前田伯光和我通过电话,说了这件事…唉,行了,这也怪不到你头上,还是我的错啊,我太大意了,是我没做好充足准备就让他们身陷险境,我有罪…”

    我的心情忽然变得异常难受,似乎蒋淑山用这种口气,这种言辞自责,好像从来没有过,可见他的内心此刻该是多么伤感和内疚。

    两人忽然没话了,我抽着烟,听蒋淑山大口喘着粗气,压抑着不让伤感在电话里爆发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蒋淑山的情绪似乎稍稍平稳,叹口气终于开口,“好了,就这样吧,江枫,你注意身体好好休息,最后的决战马上就会开始,很快会有你出力受累的时候!”

    “嗯。”

    挂断电话,我的情绪放松下来,但心情却没有丝毫轻松。

    和乾通水处理的最后一战,会在什么时候开始呢?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